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45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中国运用“软实力”声索南中国海主权


柬埔寨首相洪森2016年2月15日在美国加州。

柬埔寨首相洪森2016年2月15日在美国加州。

上周,在海牙永久仲裁法院就菲律宾就南中国海主权争议诉中国一案做出菲律宾胜诉的裁决几天之后,北京开始采取大规模公关行动,以强化中国的立场。

中国采取的部分行动包括争取更多国际支持以谴责这个裁决,要求其他国家表达对北京的支持。得到中国大量援助的柬埔寨,就是最早支持中国立场的国家之一。

那么,中国会怎样运用一些人所称的”支票本外交” 呢?

米尔肯研究所亚洲研究员陈天宗表示,“我认为中国和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一样,试图通过提供开发援助,通过外交,通过其软实力,来推动国家利益。这是可以理解的。因此非常明显的是,当你看东南亚,不论好坏,中国都扮演着重要角色。从中国和东南亚国家之间的贸易关系中可以看到这一点。在亚洲各地,中国都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贸易伙伴,因此中国用支票本、用外交所做的事情,就是通过投资来努力结交朋友和伙伴。”

兰德公司亚太政策中心副主任斯科特·哈罗德表示,东盟成员国“总体倾向于认为东盟是东南亚国家的生存之道,东盟所有国家都比中国、日本、美国、印度、俄罗斯和澳大利亚这些邻国弱小。东盟成员国认为,东盟模式是让那些更弱更小的东南亚国家拥有更大影响力的途径。”

哈罗德指出,有时东盟成员国可能努力采取一致行动,应对诸如南中国海这样的议题。“但是当中国向一些弱小国家、更小、更穷、腐败更严重的国家明确表明,他们会因为与中国不好而付出代价的时候,你会看到像柬埔寨和老挝这样的国家就会退却。”

陈天宗表示,中国对金边的援助,包括最近承诺的6亿美元,和北京的通常做法一致,因为“对柬埔寨而言,中国是其最重要的伙伴。每个国家都寻求推进自己的利益,柬埔寨从中国得到大量金钱。”中国不认为援助是一种交换,但是中国的努力确实使中国得到了在东南亚地区推行自己主张的盟友。

兰德公司的哈罗德表示,当中国使用这种策略的时候,会招致不满和愤怒,他说,因为“当北京说,跳吧,你唯一的权利是问得跳多高。这种做派不大受人待见。我认为真实的现实可能的确是小国家只能是国际体系的被迫接受者,但是小国家并不喜欢这种处境。”

展望东盟的未来,陈天宗表示,过去一些年来东盟国家的外长、财长们在面对中国相关的问题时,一直没能以一个声音说话。因此如果中国能够通过外交或者金钱或者双管齐下,离间东盟的成员国,那么东盟很明显会受害。

哈罗德表示,尽管中国在东盟内部拥有影响力,但是一个更糟糕的问题是,该组织一些大的或者战略性成员国的领导力不够有效。

哈罗德表示,这不是说中国有时的卷入对破坏东盟的团结没有影响,但是北京看来对在东盟成员国之间打入楔子没有长期的兴趣,因为坦率地讲,东盟本身就因为不少争端陷入分裂状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