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2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何清涟:中国股市:一台由政府操控的财富榨取机


一名上海股民在一处证券交易地点观看电子屏幕显示的股市行情 (2015年6月30日)

一名上海股民在一处证券交易地点观看电子屏幕显示的股市行情 (2015年6月30日)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自从6月12日之后,中国股市的“不稳定因素”已经由党的宣传机器公示于天下,那就是“在中国股市套现获利离场的外国资本”。如果说中国人不熟悉前些日子被点名的几家外国投资机构,那么6月28日的股灾之罪魁祸首已被宣传机器锁定,即著名的美国高盛公司。

愿这项天方夜谈式的指控能够抚慰那些破碎了的股民之心。但我还是想讲一下中国宣传机器永远不会触及的真实情况,指出中国股市到底是由谁操控的财富榨取机。

股市是国有企业的提款机

股市是国有企业的提款机。朱镕基总理主政时期就定下“股票市场要为国有企业脱困服务”的基调。简言之,当时,中国政府将股票市场作为搞活国有企业,甚至实现国有企业“三年脱贫解困”目标的工具,把一批经营不善甚至难以为继的国有企业推上股票市场。因此,在政府主导下,股份制改造、发行股票上市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国有企业的专利,非国有企业很难有机会上市融资。在政府政策鼓励下,国有企业将股票市场作为圈钱渠道,母公司又将上市的子公司当成“提款机”。据研究者称,中国股市的市场规模“10年走完国外100年历程”。陈东升在《朱镕基开启了混合所有制 把国企推上市》一文中回忆说,“朱镕基还做了一个大事,所有企业的都去上市。……当年的资本市场改革很清楚,……一个省分一个亿的指标,都想上,搞5家、6家,中国的今天资本市场怎么来的?最初资本市场是为国企圈钱、解困,今天还是这样一个东西,为什么资本市场搞不好呢?今天还是这样,新华国有,总理一批就上市,这是一个事实存在的。”

以后的国企改革基本沿着这个套路进行。今年6月12日,《第一财经日报》发表《国企涌动改革潮:股东频频套现或因地方政府缺钱》,再次详细揭露了中国股市成为国企提款机这一事实。

由于实行了对外开放,中国股市这一提款机功能,有时也被外资加以利用。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当年曾想在华尔街大展宏图,通过IPO上市圈钱,为此诚邀新加坡的淡马锡(Temasek)、瑞银(UBS)、美国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RBS)等多家外国银行及李嘉诚基金会做为“战略投资者”入股,将自己包装成符合美国口味的“现代金融机构”。后来因当时的美国证监会主席考克斯防范甚严,中资银行不得不改在香港及大陆上市。这些外资银行因为与中国银行业同进退,享有中国政府提供的种种便利,在中港两地股市赚个盘满钵满,到了三年“锁定期”一过,就将手中股票出手。中国有人对此很气愤,认为当年让这些外资银行贱价买进国有银行的股票,如今让它们在中国股市上提款走人,实在太便宜这些外国银行了,因此提出要追查当年中国金融行业贱卖国有资产之罪。只是气愤归气愤,这一追查行动永未成行。

股市是国企高管财富变现的洗钱机

中国国企的重要改革之一是 “经理人持股”(亦称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 Buy out,简称MBO),对于这一改革,外界一直认为是国企高管层凭藉职权瓜分国有资产,新华网亦曾发表《高管持股难逃“自肥”责难》(2006年2月16日),对此提出质疑。李小琳等在国企任高管的红色家族后裔是这项改革的最大获利者之一。

质疑归质疑,国企经理人持股并拿特别高薪酬的“改革成果”,却一直延续下来。习近平的反腐终于让国企管理层的好日子到头了。近两年来,中国当局反复强调党对国企的终极领导权,并于2014年11月成立了“国务院国企改革领导小组”。由于在十八大以后的反腐中不少国企高管落马,国企高管们担心以往那种“空手套白狼”的经理人持股会被划于“腐败行为”之中, 于是纷纷将自己持有的国企股票在股市上套现。据统计资料,截至2014年10月17日,中国上市公司高管大幅度减持股票,套现474.31亿元。2015年才过去半年,国企高管减持套现已达5000亿,创史上最大规模减持潮。

股市是吞食股民财富的老虎机

从1992年至今,中国股市已经历了十余轮大涨跌。从中国股民炒股的历史来看,亏者多,赢者少。但是,希望赌博致富的大有人在,通过股市轻松赚钱的愿望支撑着他们屡败屡战,直至无法再战。

以下是2008年以来中国股民的集体成绩单:

2008年的A股市场,以超过70%的巨大跌幅载入中国股市史。《上海证券报》联合证券之星做了一次《2008年股民生存现状大调查》,全国25110位投资者参加了该项调查,结果是逾九成股民亏损,其中在股市中亏损幅度超过70%的,占比多达60%。截至调查时止仍有盈利的股民仅占6%。

2013年中国股市被称之为“亚洲表现最差股市”。新浪网做了一项调查,在这篇《2013年中国股市投资者大面积亏损》(2014年1月)中记载,2013年亏损者占比约65%,其中,26.3%的人亏损了20%至50%,7.5%的人亏损高达80%以上。因为炒股,有32.2%的人生活水平明显下降,9%的人生活面临困难。

今年才过去半年,中国股民损失惊人。据《2015年上半年股民亏损多少》一文的统计数据显示:5月下旬以后的近两周,已有13.26万亿市值消失,仅6.26一天,两市市值就蒸发4.5万亿。仅有4%的股民实现盈利,八成股民亏损超过10%,有人两周炒丢一套房。按股民人数来算,人均损失达14.7万元。全国平均工资为年收入5万元,也就是说,股民近两周人均损失接近3年工资,损失堪比2007年“5.30”。

中国股市集中体现了攫取型经济的特点

中国股市上述特点,正好验证了制度经济学一个著名论断,即制度在经济发展中起巨大作用,决定一国贫穷还是富裕。美国新制度经济学家达荣·阿西莫格罗和詹姆斯·鲁宾森曾合著《权力、繁荣与贫穷的根源:为什么国家会失败?》,书中提出了解释国家繁荣与贫穷根源的两个重要概念,即“包容性制度”(inclusive institutions)和“攫取性制度”(extractive institutions,也译成“榨取型制度”)。包容性制度指一种多数人参与、利益分享,因而人们具有劳动与创造积极性的多元制度;攫取性制度指权力和财富高度集中,被少数人垄断,整个国家制度建立在剥夺多数人而为极少数人服务的基础上,大多数人没有劳动和创造的积极性。根据作者的大量研究,世界上所有国家和地区,凡是选择了前者的,都实现了经济的持续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持续提高,而选择后者的则相反。

中国股市与西方股市有几个本质差别,即:

1、中国股市只有投机者,没有中长期投资者。从来没有人在意企业的真实经营状况,只在意这只股票是否被机构资金或者炒作者拉抬,股价完全脱离企业经营业绩、财务状况,随机构炒作者与操盘者的炒作行为涨跌。西方国家的股市如美国股市,是短期投机者与中长期投资者都有,企业经营状况与盈利能力是股价的基础。

2、中国政府是股市的操盘手,用各种政策与方式调节股市的涨跌。而美国政府只作为股市的看守者,用成熟的法规规范管理股市,绝无中国政府类似作为。

3、众多股民参与不意味中国股市是多数人参与,利益分享之地。所谓中国股市融资成本低,实际上是参与者重在投机获利,不看重企业的赢利能力及股票分红。全世界只有中国股市,才让绝大多数投资者血本无归。

本文的结论是:中国股市是国企的提款机,也是国企高管等既得利益者将巧取豪夺来的不义之财变现的洗钱机,同时也是利益相关者依靠政策、内幕消息与位置优势敛钱的财富榨取机。所有这些特点,完全符合攫取型经济那种剥夺多数人的利益为政府及少数人服务之特点。通过分析中国股市提款机、洗钱机与老虎机这几大功能,可以管窥中国经济的攫取型特点。

附录:《权力、繁荣与贫穷的根源:为什么国家会失败?》,英文名: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 Why Nations Fail,达荣·阿西莫格罗(Daron Acemoglu)和詹姆斯·鲁宾森(James A. Robinson)合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