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空降孩”被判重刑引发的“谁之过”讨论


洛杉矶时报大篇幅报道美国南加州三名中国留学生被控欺凌同学案星期三宣判(洛杉矶时报网页截屏)

洛杉矶时报大篇幅报道美国南加州三名中国留学生被控欺凌同学案星期三宣判(洛杉矶时报网页截屏)

星期三,洛杉矶一家地方法庭对三名中国留美高中生涉绑架、攻击另一名中国留学生分别判处了6至13年徒刑。这一事件经报道在中国引起强烈反响,也使人们对越来越多被称为“空降孩”——父母在中国,孩子只身留学美国——的留美高中生更加关注。有被告和家长感叹,美国自由太多、孩子太小被送出留学,导致了孩子犯罪;但教育专家告诉美国之音,缺乏法治观念才是这些中国小留学生走到这一步的根源。

319岁小留学生被判重刑

星期三,加州波莫纳法庭对均为19岁的中国留美高中生翟芸瑶、杨雨涵和章鑫磊涉绑架、攻击和导致严重人身伤害罪分别判处13年、10年和6年监禁。服刑期满后他们将被驱逐出美国。

根据18岁的受害者刘怡然(音)的证词,2015年3月30日,上述三人将她绑架到附近公园,脱光衣服,用高跟鞋踢她、扇耳光、剃头发,并用烟头烫伤她乳头,持续时间达5小时。

据报道,受害者刘怡然被绑架和攻击是因为与被告因一名男子起争议,以及餐厅吃饭付账问题而起。

此案涉案者共10人,除三人年满18岁被判刑外,另三名被告不满18岁,由青少年法庭处理;10人中两名涉案被告逃回中国,还有两名为受害者,其中一名不满18岁。

他们上法庭时全懵了

据中国媒体报道,被告的律师邓洪向媒体表示,翟芸瑶和章鑫磊被捕后第一次出庭时“两人完全懵掉了”,没想到自己竟然闯了一个美国法律有可能判决“终身监禁”的大祸。

此案被告被起诉时,除了6项绑架、4项人身侵害罪,还包括了两项虐待酷刑罪,而酷刑罪最高可判终身监禁。最后的刑期是法官根据被告与检方达成认罪减刑协议后取消了酷刑罪指控做出的。

都怪自由太多了吗?

这些被“弄懵”了的“空降孩”在经过了美国的司法起诉程序后,如梦初醒、感慨万分。洛杉矶时报报道说,被告之一的杨雨涵通过律师宣读的声明说: “这是对‘空降孩综合症’的警示。家长一片好意把孩子送到万里之外,但没有监护、太多的自由,终于酿成了灾难。”

独居南加州的翟芸瑶在认识到“她太对不起父母”的同时,也在感慨中认为她犯罪可能是因为自由太多了。翟芸瑶说:“父母送我到美国来,是为了让我过更好的生活,受更好的教育。同时也给了我自由,可能就是因为给了我太多自由……在这里,我感到孤独和迷茫。”

另一名被告章鑫磊的父亲,在听完宣判后提醒中国父母,不要轻易把年幼的孩子送到国外读书,他说,“如果他呆在我身边,一定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没法治观念才是根源

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林晓东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林晓东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但是,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终身教授林晓东告诉美国之音,她不认为自由太多或年龄太小是导致他们犯罪的原因。林晓东认为,问题的关键是在“国内无法无天的环境里这些独生子女根本没有法治观念”。她说:

“你不能说你家孩子没有法治观念,你千万别让你家孩子上大学啊,就在家里绑着别让他出来。不是这个问题。有很多很小就出来的,那人家美国孩子怎么办,不也是离开父母从西部到东部去上学,到更远的地方去,人家也没有说犯这种罪,人家从小就有这个法律教育。”

她认为对孩子的教育是个巨大的问题,“问题之一是美国接受这些学生,根本不知道接受什么人。没有对这些人进行教育和约束。中国家长把孩子送出来,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干嘛,而且自己就没教育好孩子。”

选好学校和监护人也很重要

这些孩子没有选好美国的学校和找对监护人可能也是原因之一。林晓东说,美国的高中在接受一名外国学生的时候必须要得到家长或监护人的同意,获得所有家庭讯息。

被告章鑫磊的父亲说,章鑫磊开始在一所教会高中就读,后来转到牛津高中,该高中只有几间简易教室,体育设施简陋:三个破旧篮球架、一个排球网和在一小块干枯草地上的一个足球球门,每年学费高达1万3千美元。章鑫磊大多数同学来自中国,说英文机会很少。

章鑫磊的父亲说,他通过中介在美国为孩子找了一个墨西哥裔美国家庭作为寄宿家庭,每个月费用约1500美元。

美国海外留学生交流与服务中心教育总监大卫·丁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美国海外留学生交流与服务中心教育总监大卫·丁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美国之音曾经采访过在纽约专门为小留学生提供监护人服务的美国海外留学生交流与服务中心(之前为“伯乐国际”),该中心教育总监大卫·丁说,该中心目前为数十位小留学生提供服务,他们中许多就读位于宾州的卡森隆军事学校。

大卫·丁说,有几个被中国激烈竞争升学制度“抛弃”的孩子,在卡森隆军校得到军事化管理和教学,明显在领导能力、性格、个人组织能力上有改变和提高。其中包括该中心创办人凌捷的儿子陆铭凌,现已成为该校学生领导人之一。

大卫·丁说,该中心为小留学生提供假期、出行、学业等数十项服务,特别注重与学校、家长和孩子间的沟通。他举例,有一个中国小留学生,自行在学校组织团体,自立规矩,包括打人、发动其他学生孤立不听他话的学生等。

由于中心有渠道从学校和同学那里了解情况,很快派人到学校就此事跟这位同学沟通,在鼓励他创办学生组织积极性的同时,指出他打人等做法违法,及时阻止了更坏情况的出现。

跟章鑫磊就读学校的学费和住宿费相比,卡森隆一年两个学期学费,包括食宿,为4.3万美元;纽约国际学生交流与服务中心提供的包括假期住宿在内的全套服务约为1万美元。

相关视频:VOA连线(凌捷):凌虐同学,中国小留学生在美获重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