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式治理制度”是不是长远发展之计


人民大会堂(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人民大会堂(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的政治制度和西方民主历来是学者和专家们研究和争论的焦点。随着中国经济不断发展,在全球的地位不断提高,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欧洲各国和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仍在挣扎着重新振兴之时,中国继续保持强劲的发展势头,让人困惑,国家发展到底是否必需民主?“中国模式”才是行之有效的吗?

上周,《当中国统治世界》(When China Rules The World)的作者马丁•雅克(Martin Jacques)在《金融时报》发表文章,题为“应重新评估中国式治理制度”(The myopic western view of China’s economic rise),并提出未来西方治理的问题可能比中国更加严峻。

*中国经济发展获巨大成功*

马丁•雅克在文章中说:“中国的治理制度三十多年来取得了非凡的成功。 在这种制度下, 中国进行了现代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改革。”他认为中国政府的能力、战略眼光以及务实和大胆,帮助人民生活水平大幅快速提升,因此也获得了群众的支持。他表示,随着经济快速发展趋势的继续,人民对于这个政权的支持率上升的可能性大于下降。

改革开放前,中国是世界上最贫困的农业国之一。30多年过去了,共有6亿多人摆脱了贫困。国际货币组织(IMF)最新研究结果显示,中国2014年的经济规模达到17.6万亿美元,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世界银行前驻华首席代表、现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资深兼职教授鲍泰利(Pieter Bottelier)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表示,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方面获得的极大成功是无庸置疑的。中国政府成功地推动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和投资,刺激民间私人投资,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等等。

雅克在其文章中说:“西方正在衰弱,欧洲衰弱得尤其快。”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导致各国金融市场受到影响,更是引发了经济的衰退。美国、欧洲各国的反应尤为明显,在民主制度之下,应急方案需要经过讨论、投票才能决定是否通过、实施。其中,美国政府动用7000亿美元国库资金援救大银行就被65%的美国民众反对。反观中国,一党专政的政府快速作出决策,宏观调控、扩大内需,使经济很快复苏。

鲍泰利教授认为,自金融危机发生以来,欧洲和美国确实存在严重的经济问题。他指出很多欧洲国家2008年以后几乎没有任何发展。这是令人痛苦且不可接受的。他说:“在一些方面,比起民主制度,对于需要完成事宜的关键方面,中国更容易作出决定。”

这是否证明,就如雅克所说,中国的治理制度是非常成功的,值得西方民主国家学习的呢?鲍泰利教授不完全同意,他认为关于治理制度的问题除了经济,还有很多其他方面。

*中国仍需可持续发展的政治制度*

雅克在文章中表示,西式民主不应该被视作评判政权合法性的唯一标准,中国政府的合法性植根于历史,而中共这几十年的成就帮助重塑了“其核心地位、能力、贤能治理、合法性以及效力”。他认为人们对于西方民主制度的看法已然脱离历史现实。他举例称,“美国民主制度已日益变得失灵、短视、两极化,容易受到即得利益集团的挟持。”

鲍泰利教授说:“我同意他(雅克)的说的。在美国,我们的政府确实已经功能失常了好一段时间。造成这个情况的原因很多。我依然认为美国精神,美国价值系统是合理正确的,但是政治上发挥不好。”

鲍泰利认为雅克的文章漏掉了很重要的一点,如果制度的其他方面不到位,那么经济系统也不能成功地可持续发展。他指出,尚且不能称中国的发展为“中国模式”(China Model),除了经济,中国在政治方面仍需做出很多努力。

他说:“国家推动的经济发展系统在中国如此成功,如果想要长期可持续发展,就需要可持续政治制度的支持,以及如法兰西斯•福山所说的民主问责制。”

法兰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是一名国际政治经济学的教授。鲍泰利教授援引福山教授的观点,他不认为民主制度的根本不是多党制选举,而是官员的民主问责制。他同意中国不是一个纯粹的独裁国家,如雅克所说,中国政府经历了很多重大而持续的改革。鲍泰利教授相信中国正在朝着民主问责和法治的方向发展,但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自1978年邓小平开展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政府和决策的颁布就以经济发展为首要前提。鲍泰利教授认为继续将经济发展作为当务之急是好的,但是随着社会越来越富有,中产阶级高等教育的人群不断扩大,认识到其他需要优先考虑的方面也是很重要的。

他说:“中国的中产阶级越来越庞大,意味着过去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方面现在成为了众人的优先事宜,例如更大的责任,更多的透明度,和法治系统更加严肃的执行力。”

上周结束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上,依法治国成为主要议题。鲍泰利教授举例指出,这次会议提出要将各地法院独立出地方政府和地方政法委,拨款方式也将改变,这些都是朝着正确方向发展的重要步骤。然而,他也说道:“我认为中国最终不能成为真正的法治国家,因为共产党明确地将自己置于法律之上。”

*中国治理和西方民主既有竞争又有合作*

正如雅克在文章中所说的,鲍泰利教授也认为,中国在过去的30多年间以理性的方式进行改革,比任何其他国家都要迅速和成功。他认为从中国经济发展中总结出的经验对于西方国家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都有益。

雅克在《金融时报》发表的文章说:“西方民主国家将面临艰难而不确定的未来”,还指出“西方在治理方面遇到的问题将比中国更严峻”。

对于中国和西方国家两种非常不一样的制度,鲍泰利教授认为双方应该既存在竞争,又进行合作。他说,中国和美国两大经济体在市场份额、科技创新上的竞争不可避免,也必然造成一定程度的分裂。但双方都应该认识到,在一些领域的合作能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例如环境变化、恐怖主义、能源、疾病控制,和金融市场稳定等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