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记者手记:天安门事件25周年 中国高度紧张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的天安门广场

“六四”二十五周年前夕的天安门广场

在中国政府对媒体的严厉控制之下,记者的工作非常困难,尤其是在当局所谓的“敏感时期”。今年,中国政府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学生运动周年之际不仅是“敏感时期”,而且是“高度敏感时期”。

每年这个时候,政府警告活动人士和“六四”死难者的家属不要接受媒体采访,甚至对部分人士进行软禁。

今年,维权律师浦志强等人仅仅因为私下讨论25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遭到拘押。与敢于讨论这一话题的很多人一样,浦志强的罪名是聚众闹事。

国际特赦组织说,最近几个星期,很多人被警方软禁、拘留或者讯问。

中国政府还增加了对记者的压力,警告一些记者要面对严重后果,并试图阻止他们报道天安门事件。

许多驻北京的外国新闻机构被警告说,不要到天安门广场去作报道。一些记者在远离广场的街上,试图和路人就1989年六四事件进行简单的交谈也遭到骚扰。

中国当局说,六四事件太敏感,试图通过骚扰记者和那些愿意接受采访的人,来阻止新闻报道。

中国政府在召集外籍记者开会时提醒说,外媒在当地雇佣的助理不能单独采访。当地雇员通常比外国记者更容易融入当地人群。虽然中国法律规定,记者可以采访任何愿意接受采访的人,可是中国当局现在表示,在天安门广场等特定地点采访需要特别许可。

我在中国工作了差不多两年,和中国当局有过几次接触。最近几个星期来,当局在天安门事件周年之际的严密控制,让人不得不疑惑,中国取得了那么多重大进步,政府为什么仍然严厉压制不同声音?为什么中国领导人看来如此惧怕自己的公民?

中国政府面对的危险当然与日俱增。

自从去年10月天安门广场发生当局所谓的恐怖袭击以来,北京不断加强治安。在我居住和工作的十字路口,晚上常常看到安全人员在路边检查开往天安门广场的车辆的车牌。

在发生昆明火车站持刀行凶的悲剧和新疆爆炸案后,警方最近几个星期加强了戒备。

6月3号下午,大约在25年前学生和进京清理广场的解放军之间的关系开始紧张的同时,我骑着自行车,沿着北京的主干道长安街前往天安门广场。

在每个路口和每个路段上,四面八方都有警察,天安门广场附近地铁站的入口更是戒备森严。故宫入口处加强了安全检查,使得游客大排长龙。

虽然天安门广场上还是有些人,不过警察和有特别许可证的小贩比游客多。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我在一个路口停下,向北京饭店张望,一名青年以血肉之躯只身阻挡坦克的照片就是在那里拍摄的。

我坐在那里,看着疾驶而过汽车和自行车,面对骄阳,很难想象一个人孤身阻挡隆隆逼近的坦克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几条街道之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再次表明政府对天安门事件的立场,他说,中国政府早就对这场动乱做出了结论。关于中国的异议人士,洪磊说了这样一番话:

“在中国只有违法者,没有所谓的异议人士。”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