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1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北京对“喜马拉雅伟哥”警告背后或见政治动机


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当地藏民在寻找冬虫夏草

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当地藏民在寻找冬虫夏草

在青藏高原的高山草甸上,早春五月是匍匐在陡峭山坡挖割冬虫夏草的好时机。

被誉为“喜马拉雅伟哥”的Cordyceps Sinensis在亚洲更为人所知的名字是其传统藏名“yartsa gunbu”(冬虫夏草),按字面意思翻译是“夏天的草,冬天的虫”。既不是草也不是虫,这种备受追捧的珍贵药材是风干后的蝠蛾幼虫真菌花。在中国,它常被加入到健康饮品中或是成为高档饭店大餐的点睛之笔。尽管每磅冬虫夏草的价格高达数万美元,但是它蕴含着的治疗百病的医用价值已经被其更具有市场价值的高能壮阳功效所掩盖。这种商业动机也成为了许多生活贫苦的西藏牧民的致富之路。

因此, 一群知名科学家想知道为何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对支持其发布的公共健康警告的这项研究审查得如此宽松。2016年二月,一份声明指出了冬虫夏草中含有高浓度致癌成分微量元素砷,这使得一个专门为促进它的商业发展和销售而设计的试用项目不得不中止。而当科学家们在质疑这个决定背后的科学理论支撑时,一些支持西藏独立的人士说,科学和这件事没有什么关系。

追溯高浓度砷的来源

当喜马拉雅地区进入冬季后,寄生于海拔三千至五千米以上的冻土层里的真菌开始蚕食穴居的毛虫,在他们体内不断侵蚀繁殖,之后穿过死去毛虫的头部,生成细细的菌座。这些火柴棒一般细的草菌在春天生长的灌草和杂草中很难被看到,所以往往需要靠小孩子敏锐的目光来发现。而这个时候,为了照顾那些靠产物收成生存的家庭,学校通常也会停课。

收割冬虫夏草者。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收割冬虫夏草者。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詹华强说,“冬虫夏草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有药用价值的药材之一。”他表示这种稀有的真菌据称能够增强免疫系统,养葆青春,提高性能力,甚至可以治疗某些癌症。它的这些健康效益可以追溯至约一千年前的相关资料,因此,詹华强决定要对几处西藏牧场耕地的土壤样本进行研究。

香港的冬虫夏草市场十分兴旺。在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加大公共健康警告、宣布结束2012年8月推出的冬虫夏草试行项目之时,詹华强在香港政府的资金支持下开始了他的研究。据新华社的报道,这个为期五年的试行项目曾批准了几间大型制药公司把冬虫夏草作为一系列保健产品的原材料。如果这个项目长期进行下去,其所签订的收割合约可能会为藏民们带来更多的收益。而在这些地区,冬虫夏草早已成为其农业经济的支柱。

然而,詹华强研究小组的发现引发了更多的问题。虽然来自西藏的三个土壤样本中的砷含量要比香港周边土壤中的高,但初步研究结果显示农作物被土壤污染的可能性不大。

正常的砷含量

自然分布在地球地壳中的微量元素砷通常在糙米等主食中出现。然而,2011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发表的一份工作文件中指出,稻田灌溉的方式是这种现象的罪魁祸首,而不是土壤污染。

文件中讲道,“生物圈中自然的新陈代谢过程使得砷元素以有机或无机的化学形式存在于大量食物中”,但“时至今日,还无法精准地分析出食物中总的砷含量”。

文件还提到, “对于人类可能接触到的无机砷,现有数据表明,人类每周在安全范围内允许的接触量正常情况下不会超标,除非摄取的饮用水中有大量的砷”。

詹华强说,由于不同产地的砷元素含量不一样,需要对其数量进行追踪。而他手上的土壤样本并不含有无机污染物,更不用说关系到公共健康的土地了。此外,高山草甸的水分补给来源只是雨水和一些冰川融水,并不是人工灌溉。事实上,价值堪比黄金的冬虫夏草对公众健康造成的可量化证实的威胁只可能来自于不合理的大剂量摄入。

他表示,没有人会一次性吃下100克,更何况把它作为膳食常规要付出高额费用。如果从数量上来看,我们在一段特定时期内摄入的砷元素都可以说是很少量的。

当地藏民展示冬虫夏草。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当地藏民展示冬虫夏草。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米歇尔∙斯图尔特博士是阿姆赫斯特学院的环保主义者,她对西藏的冬虫夏草生产进行了实地考察。她说,虽然个别冬虫夏草中可能含有砷,但这些是独立的个案。

她告诉美国之音,“我不会以此为理由对冬虫夏草产生过分忧虑。” 她还说,但是一个可持续的,收益可观的冬虫夏草市场可能会妨碍中国长远的区域发展战略实施。

她认为,中国理想中的西藏发展模式很可能是把游牧人口安置在城市地区,再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把他们转变成乡镇低级劳动力和个体小商户。而冬虫夏草的经济模式其实可以让藏民在保留游牧生活方式的情况下赚钱。

对于中国西藏政策的强硬派批评者来说,突然取消此试行项目有点像施加经济霸权。

拉嘎∙加姆是在印度达兰萨拉的主张西藏独立者,他最近在竞选西藏流亡政府政治领导人一职。他说,中国人是西藏的殖民者。

他控诉中国在密谋削弱壮大中的西藏中产阶级。他表示,殖民者不希望被殖民者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发展和他们并驾齐驱。当中国政府看到西藏人民在经济上取得成就,就会从根本上感到威胁,他们不会真心希望西藏有好的经济发展。

格桑∙ 坚赞∙巴帕分析中国政治,是流亡藏人议会成员之一。他也谈到了在一些藏族社区中生活稳定和政治激进之间的联系。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政府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功地利用了经济发展来换取藏民对她的服从。他把那些包括公务员和退休人员在内的领中国政府工资的西藏人称作“政治残疾”。

当地藏民寻找冬虫夏草。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当地藏民寻找冬虫夏草。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他还说,那些财务上不依靠中国政府的西藏人会更愿意独立思考,因此会支持西藏自治。

在三个月内,至少出现了四起向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出的邮件和电话请求,希望对发布的公共健康警告和受到的批评作出回应,但是都没有得到答复。

管控下的发展

自从前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提出了“西部大开发”政策,中国政府采用了一系列补助和免息贷款条件来加大吸引西藏的农民和牧民接受新的房产开发政策。为了实现在2020年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中国政府大力发展高铁和基础设施建设,但是这些宏伟的经济战略在提高藏民家庭平均收入方面都比不上这小小寄生虫的能量。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冬虫夏草经销商表示,在收成期的两个月内,收割丰盛的家庭可以赚到100万人民币(约15万美元)。这是一个经济得到切实发展的显著标志。2014年,新华社报道说,西藏自治区预计有32万5千辆私家车,相当于该地区每十人有一辆车。这些拥有车的藏民大多集中在生产冬虫夏草的热点地区。

一位当地买家在称量一把冬虫夏草。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一位当地买家在称量一把冬虫夏草。中国青海省西部,贵德县拉鸡山。

根据chinadialogue.com上的消息,西藏每年的冬虫夏草收成可以为当地采割者带来十亿美元的年收入。但这份出自双语出版物的报道也表示,实际收入可能会比上报给官方的数据还要多。来自西雅图的生态学家丹尼尔∙温克勒对冬虫夏草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他说每年冬虫夏草的全球产量有100到200吨。而这其中96.4%的全球供应量来自西藏,因此其年收入很可能超过20亿美元。

与反腐同步进行

任何一种稀有商品的高额销量背后都不可避免地遭到贪婪和腐败的觊觎。随着习近平主席反腐运动的推进,冬虫夏草很容易成为打击目标。它常常被用于拉近“关系”。在这种人际关系网里,交换昂贵和独特的礼品是在政商界获取影响力的主要方式。

二月,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冬虫夏草危害公共健康的声明,这正好是习主席反腐运动在全中国发展势头强劲之时。

随着“走关系”这个被一些人称为贿赂的现象受到整顿,在过去的一年里,冬虫夏草的价值稍微有所下降。

对于中国政府声称的有关冬虫夏草造成的公共健康隐患,目前还未看出其背后是否有任何政治动机。但是詹华强教授仍在继续检测土壤样本。他说,任何针对冬虫夏草的监管举措都会不可避免地影响到藏民的生活。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声明还未影响到冬虫夏草在香港的价格。他提到,一个eBay卖家最近销售的冬虫夏草标价每磅7万8千美元。

詹华强指出, 在西藏,当地人民每天的收入都来自冬虫夏草的采集。所以他认为在试行项目中止之前要把一切事情弄清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