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藏族牧民定居,感觉各不相同

  • 美国之音

中国政府计划,在2015年末,对草原游牧民全面实行定居。面对这一巨大变化,一些牧民感到舒适,另一些人感到生活中增添了一些困难。

在四川阿坝自治州的草原上,14岁的琶度(Paldron)和她的姐妹以前一直过着几百年来都没有改变过的生活。在夏季的几个月里,住在毡包里的藏族女孩们和家人依靠牦牛维持大部分的日常需求。

琶度说,“起床,就挤牛奶,然后就吃饭,妈妈和姐姐去山上挖蜱,然后就我们四个。”

现在,他们周围的生活正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大多数藏族游牧民在中国政府的政策下定居下来。根据中国国务院2011年发布《关于促进牧区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到今年年底,中国的游牧民要全面实现定居。

据报道,2009年至2012年,阿坝地方政府在给藏族游牧民定居的住房上投入了29亿元人民币。

上周,一些外国记者在中国政府的安排下,到四川阿坝藏族自治区采访当地定居牧民。

刚定居的18岁藏族少年杰瓦泽达(Jiehuazeda)说,他很高兴离开草原。

杰瓦泽达说,“之前是比较简陋的。现在我们住得有点舒服,比较舒心了。”

中国政府说,定居能给牧民提供医疗和教育的便利,并能给他们提供在旅游业等领域工作的机会。

政府官员鼓励新建村庄参与到旅游业中。四川阿坝州川盘村委会主任夏郭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时说,旅游村建成的第一年,川盘村盈利20万人民币。

夏郭说,“旅游方面他们很多人就搞不懂。搞不懂,搞不明白。村委会知道这个的人就给他们组织介绍会,然后他们就听明白了。听明白之后,都喜欢参加这样一个旅游方面的接待。”

而这只是中国政府希望外界看到的正面景象。上周政府组织外国记者在阿坝采访当地官员和定居牧民,一切都是在政府官员的监控下进行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从旅游业中受益。一位定居后的60岁牧民依然只是挣着糊口钱。

一位阿坝州牧民说,“怎么说呢?有些家庭已经很差了,现在一切都变得很贵,(因为)现在你必须买所有东西。以前的食物和衣服已经不能满足我们。正因为如此,在一些地区缺钱了,所以有些事情就有点困难。“

四川阿坝州外宣办副主任白迎春说,政府没有强迫牧民定居。

他说,“政府并不直接参与决定定居的这件事,它是由群众自愿自发的。就是通过了解群众需要,群众提出他们要建设的这些要求,根据本地的一些特点或特色来进行修建。“

但一些活动人士表达了担忧。他们认为中国政府的主要目的是要加强对流动人群的控制。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发言人凯特 桑德斯说,政府并没有给藏族牧民选择,他们只能配合。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发言人凯特·桑德斯说, “是的,毫无疑问,它是中国加强政治上总体控制的目标的一部分。对定居的群体进行行政控制要比对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容易得多。中国当局还设定针对性的政策,以达到消除分裂主义和消除西藏民族主义的表达的目的”。

新华社的报道提到,在使牧民定居的同时,中国政府招募了800多名志愿者到藏族自治区,参与当地的教育、医疗和农业生产活动中。一些人士认为,这是中国政府企图同化藏文化的做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