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1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郭伯雄遭查,严惩或特赦贪官孰能救国


2005年11月,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左)和公安部长周永康(右)参加庆祝神舟六号完成航天飞行的仪式

2005年11月,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左)和公安部长周永康(右)参加庆祝神舟六号完成航天飞行的仪式

中共十八届当局开始正式调查十七届政治局委员郭伯雄。与此同时,围绕特赦还是严惩贪官的讨论再度展开。有专家认为,特赦贪官有利于改革,但多数网民认为,对贪官严惩不贷才能拾回党心民心。也有网民说:贪官泛滥是文化和制度造成的,特赦保护的是人性和人权。

有关上将郭伯雄被调查的消息已盛传多时,但“第二只靴子始终未落地”,导致外界依旧猜测不断。设在香港的亚洲英文大报南华早报(4月20日)报道:北京决定对退休上将郭伯雄展开正式调查,已经向军队高层通报此事。南华早报的消息来源是“接近军方高层人士的两个独立消息来源”。

事实上,路透社在本月初(4月2日)就从北京报道说:72岁陕西礼泉人郭伯雄已被调查。有迹象表明,郭伯雄下场将和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差不多。

如果前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也是大老虎,早报说,他将是被打下的胡锦涛主政时期的第二名军委副主席(政治局委员)(第一名是徐才厚上将)。消息人士说:当局4月9日在京召开了七大军区负责人会议,中纪委和军纪委下发会议文件称,对郭伯雄及其家族展开调查。

贪官和家族式腐败

从中枪落马和被拿下的“大老虎”来看,不少都是“家族式塌方”腐败,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人民日报(4月20日)发表辛士红文章(新华网等多家媒体转载)说,周永康、苏荣、令计划等“大老虎”落马的背后,都呈现家庭式甚至是家族式贪腐的特征。“正是因为家教不严、家风不正、让他们把家庭当成了权钱交易所,把家人当成了利益共同体。”

文章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前门当官,后门开店’,‘结果,人前‘同气连枝’,狱中‘同病相怜’”。

同一天(4月20日),财新周刊发表社评题目是:反腐何惧怠政。文章是力挺王岐山反腐的媒体人财新网老总胡舒立写的,同期发表在财新网“舒立观察”专访上。社评说:两年多反腐力度空前、效果显著,深得民心。但一些政府官员出现不思工作、不愿揽事等消极现象,可统称为“怠政”。

胡舒立:反腐更要反对怠政

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在财新传媒公司的成立仪式上

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在财新传媒公司的成立仪式上

社评说:在反腐斗争不进则退的关键时刻,那些公然怠政、贻误大局的行为,其实是对反腐重拳还以颜色,是一种用心不良的“不合作”态度。“这不过从反面证明,多年来,一部分人谋求官位、用权弄权,正是贪欲驱动下的寻租激励。社评说,这是价值观严重扭曲的的表现,是邪恶对正义的嚣张的示威,只能以坚定不移的反腐予以回应。

“舒立观察”援引王岐山多次讲话说,反腐败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胡舒立说:“倘若对腐败分子心慈手软,对怠政现象束手无策,后果将不堪设想,腐败将变本加厉。”

纽时弗里德曼:习近平要干啥

上周末,纽约时报(周五)发表佛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文章(What’s Up With You?)说,习近平的反腐运动显然旨在扼杀任何一党制度的最大威胁:因为腐败猖獗而失去执政合法性。文章说:不过,习近平似乎也在铲除潜在的政治对手。但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改革还是原地踏步?

中共高层有人主张特赦?

中共十八大政治局7位常委 步入记者会会场,会见新闻界(2012年11月15日)

中共十八大政治局7位常委 步入记者会会场,会见新闻界(2012年11月15日)

就在南早报道郭伯雄被查的同时,海外互联网上一些中文媒体纷纷报道了中共高层对反腐的态度。这一报道来源是香港电子刊物动向去年一篇报道。报道说:中共高层(政治局常委、委员会议)多次讨论反腐道路如何走下去事宜。常委会上,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反对特赦贪官,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支持特赦,张德江弃权。

在政治局委员层面上,支持特赦有8人,反对者12人,弃权5人。报道援引习近平多次讲话说:如果特赦,宽免,党就要垮台。

这篇报道没有给出任何消息来源。按照中共明规则潜规则,政治局开会一般都是党的机密或绝密消息。新华社不对外报道,外人一般无从得知会议内容。

不过,从中国某些报道倒也可看出蛛丝马迹。北京青年报(2015年2月24)发表社评说:出现反腐逆流,总是与大老虎落马时间吻合。社评说:一年来,反对反腐的言论潮流至少有三次,每次都和高官落马有关。社评说:去年夏天,中共决定开除徐才厚党籍,7月就有“反腐亡党”论调出现;7月79日,中央宣布周永康立案审查,8月就有腐败反扑论出现。去年底,令计划被调查,“之后不久,‘一阵风’论调就引起中央纪委的关注。”

王岐山:特赦现在不到时候

王岐山2009年出席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 (图片来源:AP)

王岐山2009年出席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 (图片来源:AP)

今年初,中纪委刊文称:反腐处在胶着状态、决战时刻,远未到鸣金收兵之际。这样的说法也反映了王岐山的态度。香港凤凰网(4月17日)发表叶鹏署名文章:特赦贪官,王岐山在等什么?文章说,王岐山说,目前特赦贪官,“还不到时候”。这是社科院中国廉政中心副秘书长高波对外透露的。

文章说,以特赦贪官方式来反腐,绝大多数人都难以从情感上接受,但从历史经验教训来看“它也许是一种无奈之下的次优选择。” 王岐山曾对中纪委老干部讲过,腐败有“存量”和“增量”之分。18大以前积攒的是存量,18大之后还不收手继续腐败的案例是增量。

叶鹏这篇文章说,反腐面临最大问题是存量。因此,一些学者认为,特赦贪官有助于减少存量。“适度妥协,可减少反腐阻力,并不一定意味着倒退。”叶鹏文章说,王岐山说特赦贪官不到时候,长叹一口气,“从王岐山以往的个性和反腐铁腕手段来看,一声长叹,意味深长,既有对贪官的痛恨,又有些许的无奈。”

显然,反腐遇到瓶颈和重要关口。是否只有靠“特赦”贪官才能救党救干,挽回损失?从相关议题引起的网民反应来看,特赦最具争议。英国电讯报采访了中国反腐专家何家弘并援引何的话说:中国必须赦免两百万腐败官员才能避免恶性循环和政府垮台。何家弘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法学院证据学研究所长、刑事法律科学中心副主任。他和李永忠、许小年等人都属于“特赦”派。

有专家学者建议,特赦贪官,就是以某个时间为结点,此后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此前的官员财产只要全部申报、退出赃款,既往不咎。他们认为,腐败面积大,办案人力精力有限,如果把可以挽救的人都推到对立面,“他们抱团死磕,办案难度将会极大”。叶鹏文章还援引某地方纪检干部话说:“谁都想除恶务尽,但在现实的官场生态和文化背景方面,抓再多的人不见得能达到想要的效果。”

特赦管用?

叶鹏文章也承认,赦免贪官做法成功例子并不多。以深圳为例,该地在1997年曾试行过“廉政帐号”:官员只要将赃款汇进政府指定的账户并留有凭证,将来事发后可作为免追究刑事责任的证据。文章说:“开通此帐号两个月后,据说只汇进两笔钱,一笔300多元,一笔1000多元,廉政帐号无疾而终。”

在凤凰网叶鹏文章后,有一千多网友参与讨论,一百多留贴留言,绝大部分都反对特赦。在搜狐网,去年也曾就此话题展开讨论,两万多人参与,一千多人留言,其中大部分也反对特赦。有网友说:中华民族宁可倒退五百年!绝不能姑息贪腐的卖国贼!

不过,也有网友同意特赦:抓贪官,先考问自己的管理体制,不要把共产党员看作神,他们其实也是人,要吃饭要生活,有欲念的人,你给了这么大的自由权,又有这么多的物质美色金钱让他垂 手可得,又沒人管,就是你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抗拒,你当了这样的官也必定是贪官,你要庆幸,看贪官你可作傍观者,更要理性对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