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6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乌克兰变局余波荡漾 中媒忧成冷战新场


反对亚努科维奇的乌克兰民众2月27日聚集在基辅国会大楼外

反对亚努科维奇的乌克兰民众2月27日聚集在基辅国会大楼外

乌克兰剧变,从上周末开始的“变天”局势动荡,还没有尘埃落定。被赶下台并遭到通缉的前总统声称自己依然在位,并要求俄国保护。亲西方和亲俄两派还在拉锯。“东拉西扯”“东倒西歪”局面尚未明朗,整个乌克兰何去何从,有中国媒体担忧,乌克兰有可能成为新的冷战前线。

*亚努科维奇 “人还在,心不死”*

2月27日傍晚,新华社发出快讯说,被乌克兰现政府罢黜并遭到通缉的前总统亚努科维奇在同一天发表声明说,他依旧是乌克兰合法总统,并要求“俄罗斯保护其人身安全”。新华消息来源是俄罗斯非官方通讯社国际文传电讯社。

这条简讯并无说明亚努科维奇是在何地发表此声明的。乌克兰现在正通过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亚努科维奇,追究其“屠杀”人民的罪责。在上星期发生的“警民”冲突惨案中,有将近百人死亡。乌克兰现政府要求亚努科维奇为此惨案负责。

从国际文传通讯社这一消息分析,这位前总统依然在乌克兰境内某亲俄地区停留,尚无“去国”。但也有报道称,该人已经身处莫斯科郊区。

*乌克兰亲俄区余波荡漾*

从各国报道来看,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局势基本已经稳定。但在亲莫斯科的克里米亚地区,局势依然动荡。中国日报等国营媒体周四报道,就在2月27日,乌克兰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的政府议会,被一群身份不明的武装人员占领,然后升起俄罗斯国旗。中新网说,有“数十名”武装分子占领了议会和政府大楼。

报道说,乌克兰危机令该国地域裂痕加深。乌克兰西部一直亲欧洲,而南部的克里米亚则是俄罗斯势力根据地。之前有消息说,亚努科维奇就是“逃”到了克里米亚。克里米亚面临黑海,港口城市塞瓦斯托波尔有良好的军港,是前苏联和俄罗斯黑海舰队所在地。是俄罗斯必争的兵家战略要地。

*新华:西方和俄罗斯已就乌克兰开始“新角力”*

新华社周四发出报道(英文)说,美国国务卿克里说,要给乌克兰提供10亿美元的援助。北约也表示要提供援助。表示要提供援助的还有乌克兰邻国波兰、斯洛文尼亚等国。新华社这篇报道说,西方和俄罗斯就乌克兰变局开始了新一轮的“政治角力”。

*乌克兰或成冷战前线?*

环球网今天(2月27日)发表民意调查题目是:你如何看“乌克兰或称新冷战前线”的担忧:小问题是:日前俄对中西部军区突击检查引关注。评论称一旦俄军事干预乌克兰局势,新冷战恐将开始。你怎么看?在记者截稿时,有2500多网友参加,其中85%以上的说,他们有这样的担忧,认为乌克兰有可能成为冷战前线。

环球时报这一问题是基于新加坡联合早报周三一篇社论题目是:慎防乌克兰沦为新冷战前线。社论说:“这轮由民众起义导致的政变,导火索正是亚努科维奇在加入欧盟问题上出尔反尔。若俄罗斯同欧美接下来继续交锋,乌克兰危机不无可能升级为一场新的冷战。”

社论还说:一旦俄罗斯决定军事干预,除非西方袖手旁观,否则一场新冷战恐怕将要开始。“就算俄罗斯暂时按兵不动,如果西方援助来不及制止其经济崩溃,则更大的内部政治动荡将随之发生,甚至不排除东部及南部地区宣布独立,到时非但乌克兰分崩离析,内战难免一触即发,让莫斯科更有军事介入的理由。”

*联早:中国崛起使新冷战更甚*

联合早报的这篇社论还提到了中国。“这场源自高加索地区的战略博弈,也会有深远的国际影响。同美苏冷战时代相比,中国的崛起将是个新的重要变数。鉴于中美因为东海及南中国海主权争议陷入猜忌,中国又借强化与俄国关系作为抗衡,新冷战的冲击势必会更甚于前。”

就在2月27日,中国日报网发表署名评论文章题目是:乌克兰将长期动荡 俄与欧洲角力或升级。这篇文章说:如果将乌克兰冲突事件比作一出戏剧,乌克兰总统维克托 亚努科维奇的突然垮台,堪称是这出戏剧的高潮。高潮过后,不会一切风平浪静,可以预见的是,乌克兰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还会处于一种内部混乱和潜在的躁动不安中。

这篇社论认为,乌克兰“选边站”未必是最好的结果。评论说:“基辅被认为是俄罗斯文化的发祥地”,“在东西方文化鸿沟面前,乌克兰更接近俄罗斯而不是一体化的欧洲。”这篇社论还说,乌克兰没理由至此远离俄罗斯,更没必要为加强与欧盟联系而牺牲俄罗斯利益。“它完全可以左右逢源,而不必在普京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间急于作出选择。”

*中国基督徒网友看乌克兰剧变*

针对乌克兰剧变,中国网民评论如潮。有一位网友“基督徒曼德”从基督教的角度来审视一事变: 从桑德牧师先知般的话语中,我们就可以看到乌克兰教会是一个多么具有社会关怀特色的教会;这次乌克兰民众在抗议运动中的获胜,与乌克兰教会的社会公义关怀有关。但愿中国家庭教会的弟兄姐妹能从乌克兰信徒身上学到上帝所赐的眼光、勇气和能力、效法他们在国家转化、民族进步的剧变中所扮演的积极角色!

*中国法学者就乌克兰之变辩论*

在重庆唱红打黑运动中支持李庄律师并历数这样运动之弊的童之伟(华东政法大学宪法学)教授,这次站在“合法民选政府”一边,发博文反对推翻民选总统亚努科维奇。童之伟说:乌反对派行为违宪,暴力夺权是政变,遗患无穷。

有网友宪政学人华炳啸说:@童之伟教授说:乌反对派行为违宪,暴力夺权是政变,遗患无穷。我认为乌国水深,泡坏了一纸宪法。和平抗争演变为反宪政之政变,宪制显然成了欧俄较量的牺牲品。如何收拾乱局、重建宪政制度还需观察。我并非支持鸟总统或“玫瑰”,而是对任何反宪政的政治图谋保持警惕。面对(国际)政治,宪政很难!

童之伟教授还说:“乌的冲突从根本上说是族群利益冲突”。另外一个被华东政法大学下课的教授张雪忠,则不同意童之伟的说法:@童之伟老师说:“乌的冲突从根本上说是族群利益冲突”。这显然是不对的。乌主要人口是乌克兰族人,约占4/5,族群冲突并非国家生活中的支配因素。乌的冲突,涉及的是国家发展方向:是完善自由民主,还是走回头路?亚氏被废,主要是因其在加入欧盟问题上欺骗选民,并试图颠覆乌的民主制度。

还有网友陈小伟律师,针对童之伟和华炳啸的观点发表了评论:两位好像都是搞宪政的学者,目前对乌克兰事件的评价多数云山雾罩。关键是:1、乌是宪政体制吗?建立后是否被专制还魂?2、2004宪法和被废的宪法有和 异同?3、这场民众运动是追求民主的革命还是一群暴徒?美欧和俄的背景对运动有插手吗?一句话:革命还是政变?

中国知名法律学者萧瀚周三发表文章说:乌克兰此次事件在中国舆论界也引发了大量不同的声音,在许多人羡慕、敬慕乌克兰人追求自由和民主的英勇精神同时,也有许多质疑反对派政治反对行动是否足够正当的声音。

萧瀚说:“且不论此次乌克兰事件的最后结果该如何定性,对引发此次事件的诸多因素做些梳理,似乎更有其必要,说不定也是将来中国会遇到的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