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对联合国人权特使的特殊接待


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左)在北京准备举行记者会。(2016年8月23日)

联合国赤贫和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左)在北京准备举行记者会。(2016年8月23日)

联合国等待了十年多之后,北京终于同意让负责赤贫和人权问题的特别报告员访问中国。不过,当北京最终批准请求并允许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本月来访之后,当局却派人跟踪他,并禁止他与学术界人士会面。

人权倡导人士说,奥尔斯顿访问期间所受待遇显示当局缺乏诚意。中国否认限制了奥尔斯顿的活动并指责他说谎。

受访者被休假

在九天访问之后,奥尔斯顿举行新闻简报会并告诉记者说,他递交了一份在访问期间希望会面的学者名单。当他抵达后,他被告知,很多人被劝告去休假。

他说:“中国政府的理解却是,特别报告员跟外交来宾差不多,应当加以全面的安全保护,他走到哪里都要有安全人员跟随,而保证这位来宾安全的方式是,不事先通知政府就不允许他与任何私人会面。”

奥尔斯顿称赞了中国近年来摆脱贫困的努力,称这是“非凡的”。他重点提到了中国政府在解决贫困问题方面所具有的独特而强大的政治意愿。

但与此同时,他对中国城乡之间的“高度不平等”表示了关注。他警告说,如果中国不采取行动,将面临动乱和群体抗议的风险。

钳形攻势挤压空间

习近平主席上台后,中国一直在大力镇压维权人士和民间团体。当局说,这一举措是为了根除外国影响。

奥尔斯顿说,虽然政府在官面上表示支持这类组织和公众参与,但现实情况是相反的。

他说:“我看到的不幸趋势是,如今有一些举措正汇集到一起,形成我所说的钳形攻势。我们看到的是,民间社会有一些行动,希望促进讨论政府的政策,试图来调整或修订这些政策,而不是简单地接受上面的决定,但这些行动的空间急剧缩小。”

加强党对社会控制

奥尔斯顿的中国行让他略微领教了其中一些民间活动的现状以及中国民间组织和维权人士如今的感觉。国际特赦组织的研究员潘嘉伟(Patrick Poon)说,奥尔斯顿被跟踪,而且不准见一些他想见的人,这给访问抹上了污点。

他说:“如果中国政府真心诚意安排这次访问,他们就不应当阻止他去见他想见的人。”

中国共产党党员人数不到全国人口的10%,但共产党正在扩大对各种形式公众讨论的控制,包括学术圈和社交媒体。

中国正在推出一部新的有关外国非政府组织的法律,将把这些组织置于公安局的管辖下,并将实施一长串的清单,控制它们的运作。

在过去这个周末以及在奥尔斯顿访问期间,当局宣布新一轮对社会组织的控制措施。这些措施将要求非政府组织、社会团体和工会设立党支部或者联络干部。

潘嘉伟说,这样的要求只会加大民间社会团体面临的艰巨挑战。

他说:“对整个民间社会组织来说,新规则发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那就是今后只有党才能控制这些组织。”

失败的发展模式

在星期三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断然否认奥尔斯顿被禁止与学术界人士见面,并说他有关这次访问的评论“与事实不符”。

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说,除了他的官方行程和磋商外,他与联合国驻中国的官员、外交官、非政府组织和一些个人在私下里见了面。

他说:“我是想说啊,如果说这些人真正关心的是人权,关心的是真正的人权事业,关心的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社会和经济发展进步,那么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客观地看待事实,真正地做一些严肃的思考。事实上,他们所推崇的一些发展模式,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并没有给绝大多数人口带来进步、真正的人权。”

中国做出允许奥尔斯顿来访的决定是罕见之举,但这是经过了多年的酝酿。据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公署表示,最初的要求是在2005年提出的。中国还收到了十几个由联合国专家提出的访问要求,目前还没有批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