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城镇化: 路径与误区


2013年8月6日中国江苏省南通市工人走过住宅施工现场

2013年8月6日中国江苏省南通市工人走过住宅施工现场

在11月即将召开的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城镇化改革预计将成为会议主要看点。此前,中国国家发改委原计划在今年上半年推出的城镇化发展规划一再推迟,显示高层尚未就城镇化的路线图形成定论。最近,世界银行官员在中国警告说,城镇化并不等于城市蔓延。世行官员呼吁中国在城镇化过程中防止盲目扩张、环境污染和交通堵塞等并发症,并充分保障农村人口的权益。

在中国,城镇化常常被戏称为“摊大饼”。最近公布的官方数据表明,中国各地政府在城镇化的大旗下,把饼摊得更大的热情持续升温。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最近对中国部分省区进行的调查显示,12个省会城市规划建设55座新城城区,平均每座省会城市要建4点6个。调查涵盖的144座地级城市计划建设200个新城城区,平均每市增加1点5个。

在改革开放后的30多年时间里,中国城镇人口从不足两亿人增长到超过7亿人。中国领导人时常把中国城镇化称为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中国计划在未来十年里把城镇人口再增加4亿人。届时,中国城市化率将接近发达国家水平。

在中国试图摆脱过度依赖出口和投资的转型过程中,城镇化被认为是释放内需的一把钥匙和中国经济新的增长引擎,也是“李克强经济学”的主要组成部分。

*城镇人口比例≠城镇化程度*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上星期在访华期间表示,城镇化并不等同于城市蔓延,而是应该让城市服务于人民,高效的城市应该促进增长。金墉还表示,中国城镇化的其他重要课题包括保障农民土地权益以及地方政府扩大财政收入来源,使其不必过于依靠土地出售。

总部设在伦敦的凯投国际宏观经济咨询公司中国经济师王秦伟说,城市人口比例的增加未能准确反映中国城镇化的速度和质量。

他说:“我们在统计城镇化数字的时候,包括了很多农民工。在户籍统计上,还是区分城市户口和农村户口。但实际上,农民工和户籍意义上的城市居民在教育、就业、福利等方面的差别仍然非常大。”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访华期间透露,世行正在和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共同撰写一份关于中国城镇化报告。他说,这份综合性报告将支持中国政府逐步推进的户籍制度改革,为流动人口提供负担得起的社会服务。这样既有助于提高贫困人口收入,也有利于通过释放消费来保证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户籍、土地改革同步进行*

总部设在深圳的民间智库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说,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必须与户籍制度以及土地所有权的改革同时进行。

他说:“城镇化之后,农民的利益是否能得到保障。大家比较关注的是农民的土地。一种看法是,让农民进城,给他们城镇户口。但一个条件是把他们的土地拿走。这样的城镇化可能是对农民权益的很大侵害。”

2012年,中国城镇化率超过了百分之52,但城镇户籍的人口比例只略高于百分之35。这组数据的反差表明了中国人口城镇化的迫切程度。

*呼之不出的发展规划*

中国政府原定今年上半年召开全国城镇化会议,为中国的城镇化进程制定全面的路线图,但会期一再推迟。据悉,会议推迟的原因是决策高层对于城镇化发展规划草案仍不满意,认为修改的空间很大。

本星期,中国财经媒体援引官方消息来源报道说,这次会议将在年底前召开。

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说,无论中国政府年底前公布的城镇化发展规划具体内容如何,成功的城镇化过程必须包括赋予农民土地权和打破教育、医疗和养老等社会福利的城乡差别。

但刘开明预计,这种改革将在地方政府层面遭遇重大阻力。

他说:“目前最大的阻力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需要的是廉价劳动力,也就是农村人口,而并不需要人。廉价劳动力是可以创造财富的,而人是要消耗资源的。”

*盲目城镇化的债务风险*

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师王秦伟指出,中国城镇化进程中必须警惕城市群布局的盲目性和无序性。他认为,在中国一线城市房地产市场趋向饱和的情况下,大量房地产开发商涌入二三线城市。而地方政府借助地方融资平台获得贷款用于新城建设则可能进一步增加地方债务负担和银行系统的压力。

他说:“这一方面增加了地方政府的财政负担和债务风险,另外也造成了投资的浪费。”

中国房地产市场调查机构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统计显示,在2010年到2012年间,接受调查的61座三线和四线城市中有60座城市商品房供销比小于1,显示市场消化能力不足,商品房供过于求。

在今年早些时候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强调,有序推进农业人口市民化、有效的城市化布局、提高城镇可持续发展以及推动城乡一体化将是中国政府城市化发展规划的四大战略重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