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8 2016年10月02日星期日

喝尿是忽悠老人还是为国分忧?专访尿协会长


这是饮用前的啤酒,不是饮用后的液体。不过,中国尿协会会长保亚夫坚持说,喝下人体自身排出的尿液有助于治疗癌症等很多疾病。

这是饮用前的啤酒,不是饮用后的液体。不过,中国尿协会会长保亚夫坚持说,喝下人体自身排出的尿液有助于治疗癌症等很多疾病。

在中国有一群“主要由老党员、老干部、老知识分子”组建的社团最近登上了多家媒体的版面。他们不遗余力地组建协会,举办活动,印制宣传材料,只为一件事——喝尿。这些“尿友”们坚信通过喝尿可以帮助治病,而且“尿”效显著。但是他们的组织只能在中国大陆境外注册。“中国尿疗协会”的会长对美国之音说,媒体对他们的抨击和讽刺都是不实之词。

中国民政部6月20日公布了第八批共84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同时还公布了截至6月20日民政部所掌握的共748家“离岸社团”“山寨社团”的名单。在这数百家社团中,有一家名为“中国尿疗协会”的机构名列其中,并且是民政部第一批公布的“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之一。

中国民政部公布第八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网络截图)

中国民政部公布第八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网络截图)

民政部表示,这些机构“主要是内地居民利用境内外对社会组织登记管理制度的差异,在登记条件宽松的国家和地区进行注册,多数都冠以‘中国’、‘中华’、‘全国’等国字头字样,与国内合法登记的全国性社团名称相近甚至相同”。民政部称这些“离岸社团”“山寨社团”主要是通过发展会员、成立分会收取会费,发牌照、搞评优颁奖活动收钱,以及搞行业培训收费等方式在中国境内敛财。

媒体报道不实?“尿协”会长有话说

中国一些媒体注意到了“尿协”这家名字略显奇葩的机构,并对其进行了报道。在报道中,媒体指出“尿协”存在通过向会员兜售介绍“尿疗”的书籍以及一种名叫“七味果晶蜂胶素”的药品从而敛财,并且宣传“尿疗”包治百病等问题。此外,一些报道还称“尿协”并不属于其所谓的“非牟利性民间团体”。还有人说,尿协的出现是“科普不给力,法治不到位”。

“尿协”会长保亚夫坚持说,这些报道与事实不符。

他称他和其他“尿协”成员只是想为国家和社会做一点有益的事。

他说:“那纯粹是胡说八道。我跟你讲,我们中国尿疗协会是一批老党员、老干部、老知识分子为主体组建的。所以我们的成员在六十到九十岁这个年龄段的人很多。我们这些人离退休之后,生活有保证,(但)总不能成天打麻将吧?总希望做一点对国家、对社会有益的事。”

保亚夫称,他们宣传“喝尿疗法”只是想“为国家节省一点医疗资源,为老百姓能够节省一点医疗费用”。

他说:“我们的想法是共同的。我们做不了大事,我们已经退下来了。但是我们又不能闲着,所以我们说我们来搞尿疗法就是为国家节省一点医疗资源,为老百姓能够节省一点医疗费用。”

他还表示,“尿协”会员每年会费是20元,且“农民免交,下岗工人免交,学生免交”。他说协会一千多名会员中真正缴纳会费的只有四、五百人。会费用于租用集会场地、印制宣传材料,以及支付其它会务活动的开销。

关于媒体对“尿协”兜售药品的质疑,保亚夫说,他们认为好的产品、药品会给会员推荐,但没有收取生产厂家任何广告费。此外,他还强调该机构不销售推荐的产品、药品。

这些产品主要是“七味果晶蜂胶素”,他说这种药物对配合尿疗、提高免疫“有一定的效果”。

保亚夫还说,媒体报道说他宣传喝尿治百病,这是有意曲解、删减他的话,刻意抹黑“尿协”。

保亚夫说,中国一家国家级报纸和两家地方报纸的记者在采访他之后没有原汁原味地引用他的话。他强调,任何媒体采访他时他都指出“尿疗”和西医与中医一样不是万能的,所以他们提倡“尿疗”与“心疗”、“食疗”、“体疗”、“药疗”“五疗”结合,走“大医学”的路。

在中国成立非政府组织不容易

对于“尿协”是否属于“非牟利团体”的问题,保亚夫表示他在1994年就准备筹建“尿协”,并向民政部社管司递交了报告,民政部答复成立“尿协”需要得到卫生部的许可,卫生部同意作为“尿协”的主管机构,民政部方才会批准申请。但卫生部拒绝了这一申请,据保亚夫说,当时卫生部给出的理由是整个卫生部没有人了解“尿疗”,所以无法管理。保亚夫表示,他此后又持续申请了十四年,但都未成功。

保亚夫说,后经香港朋友推荐,他尝试在香港登记协会,后在香港税务局登记。

他说:“所以2008年,出于无奈,我到香港去找香港的政府咨询。香港很简单,你是牟利还是非牟利,我说我是非牟利。他说非牟利就好办,你到税务局去登记,你不要到公司登记处去登记。但是当时我就想:(为什么)不到民政部去登记,到税务局去登记?香港民政署答复说我们香港是小政府大社会,一个单位批了就行了。所以我们在香港税务局商业登记处登记的”。

他还补充说,“尿协”在2008年10月份登记之后,在12月向中国民政部民间团体管理局以及湖北省民政厅和武汉市民政局进行备案,反映“尿协”活动的简报每期都寄送至民政部民间团体管理局。但保亚夫表示,现在“尿协”已停止与民政部联系,也不再寄送简报。

保亚夫还提到了将于明年生效的《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他表示“尿协”将遵从这一规定的有关要求进行活动。

中国当局近年来对于民间团体的管控不断升级。中国人大于今年4月28日通过了《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规定了各种严格要求,并且加大了公安部门的监管权力。这项法律受到西方民间组织的关注并遭到人权团体以及联合国、美国、英国、加拿大以及欧盟的多方批评。

喝尿协会有壮大?

有中国媒体称“尿协”成员高达十万人。保亚夫回应说,他从来没有说过“尿协”有十万人。这个数字他认为是有人杜撰出来的。他说据他所知,“尿协”登记在册的会员数量约为一千人左右。他还推测中国不公开喝尿治病的人数远高于十万人。

他说:“中国有多少尿疗者我也说不清楚。因为很多人实行尿疗是不公开的。要是按照我的判断,大概是一百万人左右。有的(媒体)报道(接受尿疗者)三百万人,有的报道三千万人(笑)。最后媒体的报道是中国有三百万尿疗者。这是2001年(的报道)。2007年,新华社记者谢芳芳在西安这些地方采访以后,她报道中国的尿疗者有一千万人。我只掌握一个数字,就是中国尿疗协会的会员,只有一千多人,一千人多一点点。”

保亚夫称,中国尿疗协会对吸纳会员入会有着严格的要求,不仅要亲身喝尿,还要“喝出效果,并以真实身份公开宣传尿疗的效果”,才能成为会员。他还表示,现在在中国大陆,除了西藏以外,各省、市、自治区都有他们的会员,此外港、澳、台三地也有他们的会员。

尿液真能治病?是“为国分忧”还是忽悠人?

喝尿治病似乎并不是新招,自古以来不同文明地区据说都有些通过饮用尿液来治疗各种疾病的说法,但没有看到现代主流医学证据证实尿疗有效。

去年在家中专访了保亚夫并且亲口尝尿的英国《每日邮报》记者在报道中说,一名中国肾脏科医生对表示饮用尿液对身体没有益处。这名医生表示,尿液中有百分之五是人体排出的含氮废物,其中主要是尿素。余下的百分之九十五全部是水。他还补充说,病患的尿液中可能还含有糖、蛋白质、红血球、白血球以及酮体,人体排出的有毒物质最后可能会经尿液等代谢产物排出体外,因此饮用尿液毫无益处可言。另一名执业医生罗伯•希克斯博士对《每日邮报》表示,尽管长久以来有很多人都声称饮用自己的尿液对健康有益,但据他所知并没有科学证据支持这一说法。

一位华人泌尿科医生也对美国之音说,尿酸和尿素都是废物,对人体无益。

不过,保亚夫说,就他所知,他们的协会成员接受尿疗之后“没有没效果的”。

他说:“你(媒体)不要干扰我们。我们又不干扰谁。我们喝我们的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