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中网络博弈 - 下一代人的新冷战(7): 网络冷战触发热战?


美国网战司令部司令最近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表示,他正在领导组建一支有攻击性能力的网战部队,随时准备在美国关键网络遭遇重大打击时发动还击。

在纽约时报披露中国解放军61398部队向美国发动了大量网络攻击后,陆续有美国政府负责国家安全和情报的高级官员和将领发表讲话,强调网络入侵正给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严峻挑战。

奥巴马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Tom Donilon)3月11日在亚洲协会的一场演讲中要求中国公开承认网络间谍问题的紧迫性。他说:“国际社会不能容忍这种行为。就像奥巴马总统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所说的,美国会采取行动应对网络威胁保护我们的经济。”这是奥巴马政府首次就网络安全问题公开点名批评中国。

而就在两天前,刚刚离任中国外交部长的杨洁篪仍然对中国军方涉嫌参与了针对美国的网络间谍活动予以否认。他在全国人大召开记者会时说:“出于政治目的,编造和拼凑耸人听闻的新闻,既抹黑不了别人,也洗刷不了自己。”

在美中两国就网络安全问题的口水战升级之际,美国网战司令部司令基思·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在美国国会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作证时首次公开披露,美国正在组建一支有攻击能力的网络作战部队。他说:就像你们很多人所知道的,我们已经在组建一支部队,包括部署这支部队所需要的战术、技术、程序和理论,其重点在于防卫美国的网络空间。我要声明的是,这支部队并不是一支防御性部队,而是一支供国防部调遣的攻击性部队,用于在美国网络空间遭到袭击时捍卫国家。

美国网战司令部2010年5月由前美国国防部长盖茨成立,首任司令亚历山大还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在国家安全局内部,美国官员曾经讨论美国在面临一场大规模网络攻击前是否可以发动先发制人的网络袭击。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警告说,网络等手段的出现使战争的定义被扩大了。“我们对战争的定义现在还包括“软性”的版本,”克拉珀说。“金融和网络都可以被用作武器来对付我们,而且这类攻击的发动者可以否认,也可以隐蔽他们的行踪,”他说,“因此在今年的证词中我们把网络列入特别领域,它的重要性不容我们忽视。”

传统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表示,网络上的敌对行为使战争的定义变得模糊。“网络行动将伴随我们,不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实际上,有人说,网络世界的冲突把和平与战争的界限变得模糊了。”

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欧文·勒晁(Irving Lachow)表示,如果不对各国在网络安全领域的行为加以规范,网络领域的摩擦将很有可能引发现实世界真刀真枪的冲突。他说:“网络袭击是绝对有可能导致另外一方采取非网络行动予以还击。行动可以是在经济领域、可以是通过外交渠道,也可以是军事行动。而且还会导致局势升级。所以说,网络战引发热战是绝对可能的。”

国家安全网络的研究员比尔·弗伦奇认为,两国之间已经存在的危机或冲突会加剧网战演变热战的可能性。他说:如果世界上已经有一场危机,好比说中日在钓鱼岛上的争端。很有可能双方你来我往的常规网络间谍行为会因为目前的危机而被双方误判。

显然,美中两国亟待制定一套网络安全领域的行为准则,以避免这个21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因网络领域的冲突而陷入危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