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在美投资(2):美政府用“国家安全”打击中国企业?


中国最大的重型机械制造商三一集团就投资风力发电项目在美国受阻一事起诉奥巴马政府一案前不久在华盛顿特区的一家法庭开庭。美国国会下属的一个委员会稍早时候公布的一份报告说,中国对美国直接投资正在急剧增加,但是好处并不大,反而是“潜在的特洛伊木马”,并建议国会严格审查中国国有企业的投资。美国人为什么有这样的担心?美国各州和地方政府对中国投资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VOA卫视记者斯洋和金刀专门制作了中国在美投资的系列报道。下面请看报道的第二集:美国是否以“国家安全”为幌子,在打击中国企业?

“我们只是寻求一个公正公平的解决,对我们造成的损失,以及加在我们头上的不实之词。”

这是中国三一集团副总吴佳梁在华盛顿的一家法庭就三一控告奥巴马一案举行首次听审后,在接受记者提问时说的一番话。

今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行政令,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三一旗下的罗尔斯公司收购俄勒冈州的风电场。“危害国家安全”就是吴佳梁所说的不实之词。三一随后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以及奥巴马总统告上了法庭。目前,案子还没有任何结果。

三一并不是第一个被美国政府冠以“危害国家安全”的中国公司。今年10月8日,美国众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发布报告称,中国通信公司华为与中兴如果参与美国电信基础设施建设,将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2005年,当中海油希望收购美国优尼科公司时,也被拒绝,理由是:中海油作为国企是中国的国家代理人。

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资深研究员史剑道(Derek Scissors)说:“‘国家安全’概念确实太模糊,这在全世界都存在问题,包括中国在内……适用于中国投资的国家安全考量是不会加在法国企业身上的, 美国和中国是很有可能陷入某种军事冲突的两个国家,因为台湾或是其他的突发事件,甚至朝鲜都有可能。美国是不可能与法国陷入军事冲突的。”

他还说:“他们(中国企业)对中国政府有责任, 他们不得不执行(政府的)要求。在中国没有法律保护中兴或是华为。如果中国政府说,我们希望你们采取这样的措施来对付美国, 他们就得必须执行。他们没有保护。因此他们的投资无法接受。”

纽约咨询公司荣鼎集团研究部主任韩其洛(Thilo Hanemann)说,“中国经济中的一些特点造成投资并不是纯粹受商业利益的驱使。投资中有政治成分 的存在。比方说,中国对某些工业领域有着非常特殊的关注,在某些领域, 在某些技术领域,中国政府希望取得突飞猛进的进展。有人担心,这些企业对外并不会进行长线投资,只是购买技术,然后将技术送回中国。

尽管如此,实际上,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真正启动审查的收购项目很少。1988年到2010年23年间,外国企业共向CFIUS通报了将近2000个投资项目,被CFIUS启动审查程序并被否决的只有70个,占3.5%。需要说明的是,外国投资委员会只审议对美国企业的兼并和收购,并不涉及新建投资。

另一个值得一提的事是,CFIUS当年顶住了国会和行业协会的压力,坚持不对鞍钢在密西西比州的投资启动安全审查。

韩其洛说,中海油当年收购优尼科失败, 阻力并非来自美国政府,而是国会和各种利益集团,包括希望收购优尼科的美国石油公司。2010年,中海油对得克萨斯页岩气股权的收购却很容易通过了外国投资委员的审查。

马里兰州企业和经济发展部亚洲区主管季伯利(Bradley J Gillenwater) “事实是,中国的投资很重要, 真的只是这些少部分的案子得到了媒体的负面关注。 以马里兰为例,马里兰目前有19个中国投资项目,但一个也没有遭到联邦政府的调查。”

与纽约以及加利福尼亚等在中国知名度较高的州相比,中国在马里兰的投资起步较晚,开始于2005年。不过,马里兰州政府和及其下属的各级地方政府也在积极寻求机会,吸引中国的投资。以马里兰华人聚居的蒙哥马利郡为例, 由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和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都坐落在该郡,生物科技是蒙哥马利的优势项目。他们目前正在和中国的西安和本溪两个城市在联系,看看能否有合作的机会

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郡长办公室特别项目经理齐丽丽说:“我们希望能够结合两边的优势,美国这边的高新技术,特别是生命健康和医疗方面的高新技术和这边的人才。 中国的市场和中国的资金。如果能够将两个方面结合起来, 就能更有效更快地把科研成果推到市场上。这叫科研成果市场化。”

天津天士力集团将投资4000万美元在马里兰州建立集中医药生产、展示、培训于一体的基地,并在位于蒙哥马利郡的霍普金斯大学建立中医药研发平台。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企业和监管科学项目主任琳内.兰格说:“因为我们与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有很密切的合作,也因为我们在管理科学方面有很高级的项目。中国人对此很有兴趣,他们想了解中国生产制造的药品,要经过哪些必要的程序,才能得到FDA的批准。这对我们双方都有利。”

与马里兰不同,临近的维吉尼亚州是美国吸引中国投资众多的一个州。维吉尼亚州的州长麦克唐纳任用了来自台湾的郑叔霆为商贸厅长。自他2010年上任以来,维吉尼亚州已经在上海设立了一个办事处,与中国签订了大量商贸协定。

麦克唐纳说:我去过中国好几次了。中国人民积极进取的企业家精神令人惊叹。他们想和维吉尼亚州和美国各地做生意。他们是不可思议的企业家。他们在美国寻找投资的地方。有许多新的商人在维吉尼亚投资。”

南卡罗莱纳州是中国制造商比较青睐的一个州,也是吸引中国投资的先行者。中国家电制造企业海尔就把美国的工厂建立在南卡。南卡前州长马克•桑福德(Mark Sanford)在任的时候,采纳了大量吸引中国投资的政策。

桑福德说:在南卡罗莱纳州,我们欢迎贸易伙伴中国。如果你到位于南卡的卡姆登,这里有海尔公司的一家工厂,而且运营良好。沿途到南卡北部,还有许多相关企业。我会说,中国在南卡、坦白讲在整个美国的投资令人感到欣喜。

不过,“国家安全”还是无法回避的一个话题。例如,马里兰州的另一项优势是航空航天与国防技术。全球最大的国防设备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就坐落在马里兰,但是这个领域却不对中国开放。洛克希洛.马丁公司还是美国总统专用直升机的制造商。

马里兰州的季伯利说:“就中国方面来说,你当然看不到任何从事航空航天和国防科技的中国公司在这里运营, 但是,以色列有好几个公司在这里。这里有政治的因素。在马里兰,40%的中国公司都是从事生物科技, 他们在这个领域做得相当不错。”

荣鼎咨询公司的韩其洛说:“在吸收外国直接投资时对国家安全产生顾虑一点也不奇怪,中国并不是特例。世界上大部分国家都设立了特别机构来应对国家安全的顾虑和担忧。美国有外国投资委员会,许多欧洲国家,英国和德国都有,中国也有类似的机构来审议外国的投资,因此,这一点也不是新鲜事,也并非针对中国制定。”

荣鼎公司预测, 到2020年,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可能会高达一万亿到两万亿美元,对美国的也会相应增长,有望达到4000亿美元。那么,中国人为什么投资美国?他们的未来又会有哪些遭遇? 我们将在下集继续为你介绍。

任禺阳、岳诚对本文也有贡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