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北京与梵蒂冈即将和解?各方不乐观


梵蒂冈圣彼得广场(资料照)

梵蒂冈圣彼得广场(资料照)

路透社近日报道说,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决心突破梵蒂冈与中国的关系僵局,并称双方有望达成协议。但是对于这个消息,中国媒体反映冷谈。一些天主教人士对此也存有忧虑。

路透社的报道根据对香港、意大利和中国大陆多位消息人士的访问披露说,北京与梵蒂冈有望就除全面外交关系之外的其他一些核心争议性问题达成协议。报道说,双方已在过去几个月进行了多次谈判,而且在4月设立了由双方代表组成的工作组,并于5月举行了会谈。

中梵关系会否有突破?

此举被认为是中梵关系的重大突破。但是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枢机主教陈日君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对协议的达成持悲观态度。

他说:“在很多地方都已经让步了,看起来中方已经没有理由让步了,因为他们已经很稳定地控制天主教了,他们为什么要放弃他们控制的权?……如果谈得成,我就担心了,因为在现在这个情形下,梵蒂冈让步就得放弃自己的立场才可以,不然中方不会接受什么。”

他说,现在很多问题涉及的都是双方原则性的问题,难以有所突破。

梵蒂冈一处入口(资料照)

梵蒂冈一处入口(资料照)

主教任命

路透社的报道说,工作组在谈判的内容包括主教任命在内的双方长期存有争议的问题。

中国方面一直要求自行委任教区主教,认为梵蒂冈不应干涉,也就是所谓的“自选自圣”。但是,梵蒂冈要求遵照天主教传统由教宗任命。这两种选圣方式的区别是,前者要求效忠共产党治下的国家,而后者必须是效忠教宗圣座。

在过去,北京与梵蒂冈之间在这个问题上也达成过一定程度的谅解,有多名获得中梵双方认可的神职人员获祝圣为主教,也有许多中国“自选自圣”的主教获得教宗的认可或宽免。

路透社引述一些消息人士的话说,在选择主教人选问题上,目前讨论中的一个解决方案是,中国提出主教人选,教宗有权否决他认为不合适的主教人选,但是梵蒂冈需要提供相关证据,而此间的一个担忧是这类证据难以获得。

路透社的报道还说,北京方面与领导层有联系的消息来源说,在未来主教选择的问题上已达成初步协议。

目前尚不清楚协议的具体内容。但是或许很难有一个让所有人满意的方案。

天主教上海教区教友高依纳对美国之音表示:“难道说让圣座在一些他不情愿看见的名单里选择新主教是符合教会法典的么?真不知道这是谁在干涉谁的事务,圣座最大限度的让步只能是如此了。对于一些实在过分的候选人名单,教廷只能无法任命,若这成为了自选自圣的借口,那我只能说十分悲伤。”

在中国自行任命的100多位主教中,仍有八位未获教宗宽免,因此在梵蒂冈看来,他们仍然是“非法”主教。

路透社援引了解中梵谈判内容的消息人士的话说,教宗方济各准备宽免这八位主教,而时机正逢天主教会在2015年12月8日至2016年11月20日举行的慈悲禧年,这一禧年的目的是让天主教徒积极参与修和圣事,并为自己所犯之罪忏悔和寻求宽免。

爱国会和“地下”教会

陈日君枢机说,除了主教任命问题,还有其他的问题还需要解决,比如还有坚持效忠教廷的主教仍被关押和软禁的问题。如果这些问题没有解决,许多教友也许是难以接受的。

而这涉及到另一个难以绕开的问题,那就是官方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和人们所说的“地下教会”的关系。

在中国与罗马教廷断交之后的1957年,中国成立天主教爱国会。这个机构是官方性质的宗教管理组织,与1980年成立的中国天主教主教团称为“一会一团”,奉行中国所谓的“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宗教政策。北京要求主教、神父和教友必须服从它们的领导,形成中国政府认可的“官方教会”。但是“一会一团”未获罗马教宗承认。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教会拒绝服从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对宗教事务的领导,而是只效忠罗马教廷,通过私下渠道与梵蒂冈保持宗教关系,形成了所谓的“地下教会”,他们自称为“忠贞教会”。这些“地下教会”的主教由教宗任命,但是中国政府将其视为“非法”。

北京切断与罗马教廷关系时,上海神父龚品梅拒绝认同爱国会,为此坐了30年的牢,出狱后旅居美国,在2000年去世。已故教宗约翰·保罗二世于1979年秘密册封当时仍在狱中的龚品梅为枢机主教。

据报道,过去几十年来,“地下教会”的一些神职人员遭到政府当局长达多年的拘押,还有几位主教死于狱中。

也有知情人士说,有一些中国天主教信徒既参加官方爱国会的活动,也参加“地下教会”的活动。也存在原本是地上的信徒变为地下的,本来是地下的后来成为地上的。

路透社的报道说,梵蒂冈希望北京能将宽免八位“自选自圣”主教视为善意,并且希望北京认可30多位 “地下教会”的主教。

但是路透社也指出,如果中梵达成协议,那些长期受到打压和迫害的“地下教会 ” 成员或许会感到背叛。

陈日君枢机对美国之音表示,爱国会是绝对不能接受的,因为那违背教义,但中国应该也不会同意让“地下教会”自由实践宗教。他认为,如果协议达成承认了爱国会,对那些坚持教会原则的教友是不公平的。

他说:“如果中方说,如果有个协议,我们承认的,你们也承认了,就是地上的教会,地下的要取消了,那么如果这样的话,我们觉得这个情形比以前更不好了,对地下的很不公道,他们是照他们的良心,教会的道理,过他们的信仰的生活。如果新的协议把他们这一点自由也没有了的话,我看是很可怜。”

上任教宗本笃十六世曾于2007年发表过一封《致中国教会公开信》。他在信中说:“某些由国家建立的、与教会的架构无关的机构,企图凌驾于主教之上,以领导教会团体的生活,并不符合天主教的教义。”教宗方济各也表示教宗本笃的这封信仍然有效。

上海教友高依纳对美国之音说:“我也十分难理解如何让一个基督徒为无神论政党所创立的组织服务。”

中国方面似乎不会在爱国会的问题上让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在宗教工作会议上表示,宗教工作要“坚持独立自主自办原则,以及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决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防范宗教极端思想侵害”。

路透社的报道也指出中国当局对外国势力的担忧。报道援引与高层有联系的消息人士的话说,中国对教廷仍持怀疑。

如何和解?

在陈日君枢机看来,中梵和解,关键在于中国政府。

他说:“希望他们明白,现在有很多文明国家,他们都让我们天主教自由的,他们绝对不觉得我们教会是威胁了他们的政府,他们的国家,所以希望中国政府也明白,可是他们就是不容易明白。”

上海教友高依纳对美国之音说,他希望中梵关系能够改善,但他认为,宗教自由、主教任命、爱国会、台湾问题等这些实质性的问题没有解决的话,“任何意义上的关系改善都是纸上谈兵”。他表示,这些都是“非黑即白的问题”。

如果梵蒂冈与北京建交,势必抛弃与台湾的外交关系。梵蒂冈目前是台湾在西方唯一的邦交国。

另一方面,也有教友对教宗方济各试图改善与北京关系的努力表示高兴。天主教通讯社天亚社援引一位教友的话说:“说明教宗的努力没有白费,也说明在重大问题上双方都让了步。让步不等于失去了原则,旨在寻求双方都能接受的积极的共识。”

教宗方济各的努力始于去年。路透社说,去年9月教宗曾希望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席联合国大会的间隙举行会谈但没有成功。

今年2月,教宗还向习近平发去中国春节祝福。他在出访墨西哥回罗马的飞机上,还向记者表示非常想访问中国。

中国反应较为冷谈

天亚社的报道说,过去中国媒体对于中梵关系改善的消息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关注,但是此次反应比较冷淡。

官方的公开表态只有外交部在被问及相关问题时的回应。在路透社7月14日发表那篇报道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月15日表示,中梵双方目前有畅通和有效的对话接触渠道,而中国“愿意本着有关原则继续与梵蒂冈方面进行建设性对话”。

他说:“我们也希望梵蒂冈方面能够同样采取灵活务实的态度,为双边关系改善创造有利条件。”

陈日君枢机说,从中国反应的程度上来看,或许协议不太容易达成。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