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暴力拆迁愈演愈烈维权网发布调查报告


暴力拆迁问题在中国城镇越演越烈。民办的维权网日前公布中国《城镇房屋暴力拆迁问题调查报告》,通过实例分析,对十多年来中国各地强制暴力拆迁问题进行剖析,指出原因,并提出法律政策方面的建议。

报告说,强行拆迁、暴力拆迁的问题在中国非常严重,已经构成对公民生命权和财产权的严重侵害,可能会演变成严重的社会问题。

维权网发布的《城镇房屋暴力拆迁问题调查报告》指出,中国国务院自1998年发布《关于进一步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加快住房建设的通知》以来,随着住宅全面商品化的趋势,中国房地产开发进入了井喷行情。

*强迫拆迁在各地蔓延*

报告说,由此而来的经济疯狂增长没有给普通百姓带来福音,反而使许多无辜的城镇居民和近郊区的农民卷入强制拆迁乃至暴力拆迁的旋涡之中。

无锡市滨湖区太湖湖东村居民沈果冬昨天在网上申诉,房子被当地政府违法暴力强拆。美国之音采访了这位居民。

沈果冬说:“把门砸开,把人从家里强行拉走,关进宾馆,然后马上就把房子用推土机扒掉了。”

他说,为此他的母亲上访曾被被非法拘禁。 她的妻子因苦于法院不立案、没地方说理, 在博克上发发唠骚,说没有别的办法就只能去上访了。

*上访也被当局当成违法*

沈果冬说,地方当局发现了这则申诉后,“9月28号下午当地派出所副所长、民警以及社会人员等9人在未出具任何司法文书的情况下”强行把他的的太太丁红芬押上警车带走,然后被送进了封闭的所谓学习班。

沈果冬说:“把人关起来,关禁闭,关在一个黑房子里。一直这样关着,不让你和外界接触,不让你吃饱,也没有电视看,晚上睡觉也要吵闹,不让你睡。目的就是逼着你签字呀。”

他说他的太太之所以被拘禁,就是因为派出所说他们有“上访之嫌”。

*莫少平:政府三方面问题处理不当*

维权网日前发布的《城镇房屋暴力拆迁问题调查报告》指出,暴力拆迁问题严重,如果不能采取措施扼制事态的发展,将引起严重的社会冲突。

中国著名律师莫少平指出,在拆迁问题上,中国政府的定位不准,公共利益或商业利益分不清以及赔偿不合理等关键的三个方面都存在严重问题。

他说:“政府在拆迁当中自己角色的定位不准,和开发商搅在了一起,而不是政府作为老百姓的代言人、作为平衡利益的机制,因此是导致目前拆迁的一个主要问题。”

*暴力拆迁大行其道*

北京居民吴田丽因为拆迁问题长久得不到补偿,不断上访,已经成了上访专业户。 强迫拆迁使她深受其害,也让她感到深恶痛绝。

她说:“强迫差遣特别恐怖,比鬼子进村厉害多了。比如李丽荣,三个警察把她的爱人按在地上,连看都不让看,把家就给拆了。把人推倒,电线杆底下一按,头都不让抬,想看?门儿都没有。后来拆迁更厉害, 有的直接就拘留了。宣武区的赵小山(音)直接被拘留了三天,还被法院拘留,不给传票,给了传票后还不准申诉。”

因为房地产开发中有巨大的经济利益,很多人怀疑政府中的腐败官员和开发商勾结坑害百姓。吴田丽说,过去对政府深信不移,但是越来越多的事件,让她不得不对官员的做法产生怀疑。

*开发商和政府官员勾结?*

她说:“我们在中国长大,一直受党的领到,这么多年了,认为政府说的一定都是对的,不会说一个不字。2003年以后越来越明白了,后来(拆迁)就都是暴打了。来一帮人真揍。丰台区有一个叫金家村的,在拆迁过程中有人被打折了腿的,有把脑骨打坏的,到医院手术把碎骨头弄出来,类似情况有得是,有好几家。”

维权律师莫少平说,政府本身不应该作为拆迁纠纷的裁判者,应该依循法律程序。但强制拆迁受害人多数都认为无法得到法律的保护。无锡居民沈果冬说,他的问题法院根本不给立案。北京居民吴田丽认为,开发商因利益驱使,又有经济实力, 在被迫拆迁户寻求法律帮助过程中,开发上就用金钱手段达到目的。

她说:“法院就是政府的裁判院。如果我不同意拆迁,开发商到建委一个拆迁科去裁决,拆迁科裁决要收一万元。被拆迁户不服,就到法院起诉,到了法院,法院收一万,法官个人收5万,都是开发商交钱。等于是开发商花钱雇法院了,而只要通过了法院就变成了司法强拆,如果各区政府的法制办裁决,又收一笔钱,最终还是强拆。这么说吧,反正是老百姓吃亏。”

*事态严重应引起高度重视*

维权网的调查报告指出,中国的暴力拆迁正从深度广度,施暴手段和时间持续性等方面呈现日益恶化的状态。这不仅是中国社会的毒瘤,也是一场严重的人权灾难,如果不采取措施有效遏制侵权邪恶势力的蔓延,中国将面临更为严重的社会冲突和矛盾。报告从法律政策的角度进行了分析,并提出了改进的具体建议。

关键词:暴力拆迁,维权网,房地产开发,社会冲突,被拆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