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0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网络观察:安妮遭毒手


安妮.弗兰克的蜡像2012年3月9日在柏林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展出(左);张安妮(右)

安妮.弗兰克的蜡像2012年3月9日在柏林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展出(左);张安妮(右)

20世纪惨遭纳粹德国毒手的荷兰犹太人少女安妮·弗兰克(1929 -1945)做梦也没有想到,她有一天会成为世界名人,她在躲藏纳粹追捕期间写下的日记会被翻译成60多种语言,在世界许多国家成为文学、哲学、伦理学、心理学、宗教学的教材。

时代进入21世纪。因自己父亲的政治观点问题而被安徽合肥当局派遣的四名大汉揪出学校、至今不能返校与同学一起上学的中国少女张安妮(2003 - )做梦也没想到,她的遭遇会成为千百万中国人学习政治、认识善恶的活教材。

荷兰的安妮已经载入史册。中国的安妮则正在成为千百万中国网民关注的对象,热议的话题。

*两个安妮,东方西方*

两个安妮,一个在西方,一个在东方;一个死于纳粹集中营,一个仍然活在中国;无论是死去还是活着,两个安妮都时时刻刻对成年人的世界发出挑战,时时刻刻拷问成年人的良心。

死去的安妮留下的最令人痛心又最令人百感交集的话是,“尽管发生了种种事情,但我还是相信人心确实是好的。”

依然活着的安妮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表示,她依然期望未来光明,期望得到好人的帮助,期望坏人会受到惩罚。

前一个安妮死在德国纳粹统治区。后一个安妮活在当今中国大陆。纳粹统治区毫无人权可言。当今中国的人权状况按照中国官方的说法则要比民主自由国家的美国至少好五倍。

前一个安妮在希望中默默地死去。后一个安妮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活在希望中。如今世人已经不能再为死去的安妮做什么。如今世人能为活着的安妮做什么?

尽管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掌控下的主流新闻媒体对活在中国的困境中的安妮保持了整齐一致、振聋发聩的沉默,但纳粹统治下的安妮和中共统治下的安妮已经在互联网世界比翼齐飞,并肩携手,向世界、向世人发出呼吁,求救,控诉,谴责,挑战。

中国的网民在回应安妮的挑战。中国当局也在回应安妮的挑战。

*两个安妮比翼齐飞*

世界各国各民族习俗风俗各不相同,但各国各民族都认为对儿童残暴、对孩童下毒手是最恶劣的残暴。显然是出于这个原因,中国安妮的遭遇在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一传开,中国的网民立即不约而同地把纳粹统治下的安妮和生活在中国的安妮联系起来:

@晚到的冯强:张安妮小朋友是安徽合肥琥珀小学四年级学生,2月27日下午放学时,年仅10岁的张安妮被四个身份不明的强壮男子从琥珀小学带走,后被带到合肥市琥珀山庄派出所单独关押3个多小时,后不准她回该学校上课。

@吉檀迦利G:2013年,清华大学才子张林因言获罪,其女张安妮受到株连,被国安强行从合肥琥珀小学带走。之后,小安妮被琥珀小学拒之门外,至今无学可上。

@宋雨桐-开封:朝闻道:安妮·弗兰克,德国犹太少女,15岁死于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安妮亲历二战的《安妮日记》,成为了二战期间纳粹德国灭绝犹太人的著名见证,成为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图书之一,有多国语言的翻译版本。张安妮,中国女孩......

@阿森纳温格:中文版“安妮日记”,日记描述的是荷兰女孩安妮在纳粹集中营的遭遇。而安徽省的张安妮在被拘禁期间没有饭吃,严寒地冻中过夜没有被子盖,所受的不人道遭遇如现实版的集中营。如安徽省有关部门有人性的话,请保障小孩生活的权利和上学的权利。

@怪獸小波:張安妮應該寫一本中國版《安妮日記》

@新传媒帝国:张安妮 —— 合肥市琥珀小学一个10岁的小女孩,牵动无数网友的心!!

*安妮引发赞美和谴责*

死于纳粹统治下的安妮留下的日记,让后世的千百万读者不由自主地发出对善心的赞美和对邪恶的谴责。生活在当今中国的安妮依然在展开的经历,也让千百万中国网民发出赞美和谴责:

@吉檀迦利G:1957年,美国阿肯色州州长派国民警卫队占领小石城高中,阻止9名黑人学生上学。总统艾森豪威尔随即命令101空降师空降小石城,让全副武装的空降兵护送黑人子女上学。

@姚健说:我看到一张很赞的图片,分享一下:上图:【2013年某国出动警察把10岁女童张安妮赶出校园】;下图:【1957年夏天美国总统出动101空降师全副武装护送9名黑人儿童上学】

@安徽人张林 有任何问题,都牵扯不到他女儿张安妮身上,合肥某些部门神经错乱,光天化日将一个四年级孩子从课堂带走,严禁回校上课。谁愚蠢疯狂到在21世纪搞株连!谁就是全民公敌!警察没有孩子吗!抓孩子的时候有没有带着良心!教育部和妇联都变哑巴了吗?!一群畜生!

@老爷990:【少年强则中国强】请问一个不让小女孩上学的政党还能执政吗?如果小孩连学都不能上了,中华民族的希望又在何方? 讓安徽人张林的女兒張安妮上學!

*网民的强烈谴责*

中国网民的强烈谴责对象,不仅仅是在他们的眼中尸位素餐的政府部门以及政府和中共控制下的官方妇女儿童权益团体,而且还有中共及其政府掌控的新闻媒体,以及总是为中共帮腔的所谓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毛派名人、媒体名人:

@刘小勇2001: 面对张安妮的失学,CCTV不发声,环球时报不登载,吴法天不讲法了,孔三骂理性对待了,申纪兰不代表了,杨澜不担心孩子的前途了,司马南不讲为人民服务了,芮成钢不讲代表亚洲发言,这个国家之所以被搞乱,就是因为太多垃圾为了一己之私,只对权势发情,不为正义发声

(注:CCTV,中国中央电视台英文缩写;《环球时报》,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子报,一向宣称以报道“复杂的中国”和反映中国真实民意为己任;吴法天,孔三骂[妈](真名孔庆东),司马南,著名毛派名人,平日总是宣称为中国草根阶级说话;申纪兰,中国资格最老的全国人大代表,以从不投反对票而自豪;杨澜,来自媒体界的全国政协委员,发表多篇文章强调给孩子提供安全的教育成长环境的重要性;芮成钢,CCTV节目主持人,在一次国际会议上自命为亚洲代表向美国总统奥巴马提问;“为了一己之私,”显然是暗讽、暗指中共党首、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习近平日前指责有的国家为了一己之私蓄意将一个地区和全世界推入混乱之中。)

在安妮的问题上,中国的网民对中国官方媒体的记者表示十分失望:

@牙霸:记者确实辛苦,可你们在忙啥呢?一周碾死三人,没见记者去采访,合肥张安妮被撵出校园,你们集体失声!能告诉我们吗?

(注:“一周碾死三人”指3月27日,湖北张如琼被碾死3月30日,河南中牟宋合义被碾死;4月3日,四川西昌村民宋武华被碾死;这三个人都是在强迫拆迁的纠纷中被活活碾死的。)

*绝望与希望*

纳粹统治下的安妮死到临头还是坚信人心本质上是好的,人类的前途应当是光明的。

荷兰出生的安妮死于非命,她以及和她一样死于非命的几百万犹太人的经历,给文明世界的人们带来极大的心理和信仰冲击--假如人心是好的,为什么人对人会如此残酷?假如有神爱世人,为什么神会眼看着这么多无辜的人被毁灭?

或许因为同是女孩,或许因为同是人类,中国出生的安妮跟荷兰出生的安妮一样在困境中依然不能或不肯放弃美好的憧憬和希望。

4月11日,小安妮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海彦采访的时候说:“我的愿望呀就是能上学,因为孩子小时候必须要上学嘛,从小有一个良好的基础,长大好找工作。能不能上学影响未来嘛。”

安妮说,如果有可能,她想告诉(中共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夫人)彭丽媛,让她帮助惩罚那些不让她上学的人。

截至目前,先前特意对俄罗斯孤儿表示了关爱的“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跟中国政府教育部门、官方妇女团体和官方媒体一道对被剥夺上学权利的中国女孩张安妮的困境保持了沉默。

张安妮隔墙与墙内同学说话 (网友提供)

张安妮隔墙与墙内同学说话 (网友提供)

与此同时,渴望返回学校上学的小安妮如今被中国当局强硬地阻挡在学校门外,只能隔墙与同学说话。

一些中国人自发地组织起来,到安妮的学校前给被挡在校门外的安妮讲课辅导,举行绝食抗议。他们表示,安妮的困境不但是她本人和她父母的,也是全体中国人的,维护安妮的基本人权就是维护全体中国人的人权:

@李化平:今天你们无视安妮的不公,那么明天你们孩子的不公也将被人所无视!

@书海飘香20:张林为了践行自由,几进几出,坐了13年牢狱。怯懦,一直是我们内心深处隐秘之耻,我们不敢像张林一样为践行自由而坐牢,他是在替我们背负十字架,为我们赎罪。今天他的女儿安妮遭到报复,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对孩子下手这个事情正在冲击我们的底线。

*安妮成为国际新闻*

中国的安妮已经成为国际新闻。张安妮已经成为展示当今中国如何光明或如何黑暗、如何文明或如何野蛮、如何宽宏或如何卑鄙的活广告,成为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究竟要把中国带向何方去的风向标。

美联社记者唐迪迪4月12日从北京发出报道说:

“几十位中国人权律师和公民本星期聚集华东城市合肥,抗议当地一所小学不准一位民主活动家10岁的女儿返回学校上学。

“那位活动家的支持者在过去的几天里汇聚合肥,在琥珀小学前进行绝食抗议,并且在附近一个广场为民主活动家张林的女儿张安妮讲课辅导。抗议者敦促学校准许安妮返校上课。他们说,不应当因为孩子的父亲参与政治活动而不准孩子上学。

“这种抗议凸显出中国公众对社会不公现象的愤怒,以及越来越多的中国公民愿意挺身而出,抗议中国当局长久以来的惩罚政府批评者同时株连其家人的做法。中国当局经常性、制度性地骚扰人权民主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的家人,目的是迫使这些人士与政府合作。”

唐迪迪的报道接着说,对人权民主活动人士的孩子下手看来已经成了中国当局施行迫害的惯用手法:

“在中国,活动人士的孩子经常成为当局迫害他们父母的牺牲品。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的儿子为了上学而被强迫跟他的父母分开居住,陈光诚的女儿则只是在支持她父亲的中国公民反复到陈光诚所在的村庄提出强烈要求之后才被准许上小学。”

*当局与公众的博弈*

在中国公众和世界媒体的众目睽睽之下,中国各级政府部门、官方控制下的媒体和儿童和妇女团体,对剥夺小学生张安妮上学权利的违法做法继续保持着沉默。

与此同时,安妮先前所在的学校4月12日发表声明说,张安妮之所以不能继续上学,是因为张安妮不符合在合肥琥珀小学就学的规定:

“教务处按相关规定,要求其(父亲张林)出具暂住证、经商或务工证明和租房合同等,张林表示一切材料会在开学时交来。时至今日,上述材料仍未交来,张安妮同学应回原籍学校就读。”

琥珀小学当局先前表示,之所以拒绝安妮返校就读,是因为担心会再发生大汉闯入学校抓她、学校不能保障她的安全。

琥珀小学拒绝让安妮复学的新说法出来之后,立即被中国网民斥责为无耻、下流,拙劣,并受到广泛的质疑和抨击:

@永远的仟毛: 【1】请问“时至今日,上述材料仍未交来”的张安妮当时是如何在琥珀小学就读的?走后门进去的吗?【2】退一万步,张林通过走后门让张安妮就读于琥珀小学,于是4个“有关部门”的人进校把张安妮绑架走,他们是在执行义务教育法是吗?

安妮是否会返回她所熟悉和喜爱的学校上学?中国公民为安妮争取权益的活动是否能获得成功?中国的人权状况在安妮事件之后会变得更好还是更坏?

这些问题的答案目前还都难以确定。但中国的安妮无疑跟荷兰的安妮一样,在拷问成年人的良心。

中国的安妮和荷兰的安妮一样坚信世界是美好的,人心是好的。世人已经让荷兰的安妮失望。现在还不清楚世人是否会让中国的安妮失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