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6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陷危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资料照片)

从各种角度来看,中国国家主席、中国唯一的执政党共产党党魁习近平目前都是深陷所谓的可以收入传播学、公关学教科书做典型案例的(textbook case)公关危机之中。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官媒*

中国官方媒体先是宣传习近平“微服私访”:习以普通人的身份在北京搭乘出租车,跟出租车司机交谈了解民情,并大力宣讲中共的治国哲学和方略;在被认出之后,又欣然给那位司机写下“一帆风顺”的祝福词。

然后,官方最权威的媒体新华社再突如其来地郑重、断然又神秘地宣布:那则引发了无数的官方媒体赞歌、高声赞美习近平亲民的官方大新闻是假新闻。

于是乎,大批的官媒一下子显得傻得不得了,公众纷纷笑谈它们怎么会傻跟风傻到这种地步。而假新闻风波的主角习近平也显得傻得不得了,公众笑谈他手下的宣传机关怎么会这么笨,这么蠢,这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善于生产令专家和读者佩服的好新闻,却这么善于给他出洋相。

习近平最近在访问俄罗斯的时候公开承认,他爱读苏联共产党的宣传作品《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如今,中国海内外的许多专家、学者和记者正在忙于研究习近平的公关危机是怎样炼成的。

*危机深重,难以自拔*

评论家们说习近平深陷公关危机难以自拔,首先是说在中共统管、统治、管制媒体的中国特殊国情中,习近平及其统领下的中国官媒难以摆脱所谓的“撒谎者悖论”(liar paradox)。

典型的撒谎者悖论(以及让陷入其中者难以摆脱的逻辑以及逻辑学的陷阱)是:一个人说,“我是一个一贯说谎的人,我现在说的话也是谎言;” 作为旁观者,人们无法确定这个自称说谎的人现在说的话,以及他所说的“我是一个一贯说谎的人”的陈述是否是谎言。

同理,习近平统领下的中国官方最权威的通讯社新华社先是发出报道,证实中共在香港办的《大公报》所报道的习近平在北京以普通人的身份打的(叫出租车)确有其事;然后,又是同一个新华社庄严而决断地宣布,那条消息是假新闻。

在4月18日一天之内,新华社两次发功,作出如此不俗和惊人的表现/表演,不但使它成为全世界的笑柄,也使它自己深陷难以自拔“撒谎者悖论”之中---新华社说自己有关习近平亲民打的报道是假新闻,那么,人们为什么要相信它发布的关于假新闻的报道不是假新闻而是真实的呢?

在将自己变成全中国和全世界的笑柄过程中,新华社顺带把习近平推进深重的公关困境和危机之中。

中文世界著名的评论家和学者胡平为习近平和中国官媒的公关困境提出了一个简洁的概括:“横竖都是笑话,反正都是不对。”

*当今中国无罗素*

在这里顺便可以再提一句,“撒谎者悖论”一度给严密的西方逻辑学造成了一个延续两千多年的巨大的漏洞。只是到了20世纪,英国著名逻辑学家、数学家和哲学家罗素经过多年的艰苦卓绝的努力,才设法补上了这个大漏洞。

当今中国显然没有罗素。就算是有,也有众多的评论家担心罗素会被封口。评论家们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担心,是因为罗素用高超而复杂的数理逻辑证明,必须跳出“撒谎者”的话语系统,才能解决撒谎者悖论;否则,撒谎者悖论就是无解。

罗素的道理翻译成当今中国政治话语就是:必须打破新华社是唯一的权威消息来源的局面,另外再建立其他的独立的消息来源,才能解决新华社的“撒谎者悖论。”众所周知,习近平及其领导的中共没有展示出任何打破这种局面、放弃媒体控制的意愿或动作。

再顺便说一句,到了4月19日,就在中共宣传部门穷于应对其统辖下的官媒给习近平造成公关灾难之际,互联网上流传出一条配有图片的真假莫辨的贴子,题目是“假习近平现身”。

帖子的原作者写道:他长得酷似习近平,在《大公报》所报道的时间在北京打的,被出租车司机错认为是习近平;于是,那假习近平便将错就错,跟司机应答,并给他留了“一帆风顺”的手书祝福。

由于“撒谎者悖论”的作用,这个 “假习近平现身”的帖子显然对深陷公关危机中的真习近平帮助不大。在经历了印象深刻的官方最权威的通讯社自打嘴巴的教育之后,众多的网民显然是感到难以相信那个“假习近平”说的是真话,或那个“假习近平”不是当局的托儿。

*习近平危机连连*

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包括民主国家的领导人,都难免时常会有言辞不当的事情,给自己、给自己的政党带来难堪,甚至带来公关危机。连向来以善于言辞而著称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也有过这种事情。

但中共党首和中国国家元首习近平上台几个月来,则是经常性地、甚至是习惯性地发出不当言辞,给他自己、给中共及其政权带来难堪,甚至带来严重的公关危机。

习近平这种给他自己、给中共带来尴尬和大小麻烦的言辞在观察家们看来可谓比比皆是,例如,

---在作为国家元首和中共党首首次出访,首次访问俄罗斯期间,习近平大谈他对俄罗斯文学的热爱:“我年轻时就读过像普希金、莱蒙托夫、屠格涅夫、契诃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奥斯特洛夫斯基等等文学巨匠的作品,让我感受到俄罗斯文学的魅力。”

奥斯特洛夫斯基是苏联斯大林共产党政权的一个拙劣吹鼓手,而给俄罗斯人民带来极大灾难的斯大林政权如今连继承了苏共衣钵的俄罗斯共产党领导人久加诺夫也不好意思赞扬。

习近平在俄罗斯人面前将如此不堪的奥斯特洛夫斯基与普希金等俄罗斯文学巨匠相提并论,造成公关灾难或大笑话。这种笑话相当于一个俄罗斯人对中国人说,“我从小就爱读屈原、司马迁、陶渊明、李白、欧阳修、苏轼、司马南等等文学巨匠的作品,让我感受到中国文学的魅力。”

中国官方媒体后来采取紧急措施,在习近平讲话的正式文本中删除奥斯特洛夫斯基。然而,不受中国当局控制的互联网显示,给习近平和中共造成难堪、招来鄙视的大笑话已经造成。

---苏联共产党政权腐朽残暴,最后在难以扭转的腐朽中垮台。对苏共政权的腐朽残暴,连被普遍认为是钟情于苏共独裁做法的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都不好意思公开称赞,但习近平上台之后不久对中共干部发表内部讲话,叹息苏共政权垮台时,“竟无一人是男儿”去力挽狂澜保住苏共政权。

习近平有关苏共“竟无一人是男儿”的讲话传出之后,又给习近平本人和中共造成了一场公关危机。中共控制的媒体随后不得不采取补救措施,发表文章说,习近平的真实意思是说,中共要正确接受苏共垮台的教训,要勇于改革,避免像苏共政权那样垮台。

然而,给习近平和中共造成难堪、招来鄙视的大笑话已经造成。虽然中共控制的新闻媒体不能报道,但人们在互联网上用不受中共控制的搜索引擎谷歌搜索关键词“习近平,竟(或,更)无一人是男儿”,可以看到数不胜数的网民对习近平及中共发出的嘲弄和抨击。

---习近平担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不久之后发表讲话,表示中共统治中国大陆的60多年的历史是有连续性的,不能用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政策的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

习近平那番奇妙的讲话立即受到众多的质疑:不能否定前三十年是什么意思?是不能否定在那三十年里给中国人民带来巨大灾祸的“反右”运动、“大跃进”运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以及毛泽东的独断专行吗?毛泽东的独断专行一度也险些让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丧命。

习近平的“前、后三十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言论显然对中共宣传机关也是过于离谱,过于闹笑话,过于匪夷所思,过于难以处理对付。截至目前,中共宣传机关只是采取了“奥斯特洛夫斯基”式的处理做法,即全力封杀和删除中国网民有关习近平要为“文革”平反的网络议论,没有组织人写文章给他打圆场挽回损失。

*习近平与金三并列*

习近平上台之初,有不少人对他抱有希望、抱有好感。几个月下来,习近平的言行显然让许多人失望,并使越来越多的人把习近平跟中国公众和网民所鄙视的朝鲜独裁者金三金正恩相提并论。在谈论习近平微服私访打的的乌龙新闻的时候,一个中国网民用金正恩来暗讽习近平:

“@探探探探儿:今天我在西安街头打的,司机忍不住问:“您出来坐车就没人说您长得像某个人?没人说您像金正恩?”我一听就怒了:“你是头一个把我认错的司机!”司机听完简直有点懵了,至少有3分钟满头是汗止不住地哗哗地流,接着说:“您得给我留下点墨迹。”我在纸上写道:“思密达”!(新浪微博)

将习近平与金三相提并论的网民对习近平显然是有至少两重的批评:

1)习近平跟金三一样是独裁者,其权力来自其老子,而不是来自选民;

2)金三不堪还情有可原,因为金三的父亲金二金正日就很不堪,但习近平不堪则难以原谅,因为他的饱受迫害的父亲习仲勋被认为是一个不喜欢专制独裁的正派人。

在习近平成问题的言论招致众多的中国公众和中外观察家皱眉的时候,中国互联网上四处流传他父亲习仲勋的一段名言:

“我们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是恢复和继续走全能政府即‘人治’的老路,靠一位伟大领袖发号施令,靠学习领导人讲话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决以权谋私、腐败堕落的问题,用加强纪律去解决思想、理论、文化界的是非问题,如果还是这样,(邓)小平同志就是活一百岁也解决不了我们的体制转变。另一条就是法治。”

从上台之始许多人对他抱有很大的期望,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把习近平跟非常不堪的朝鲜统治者金三相提并论,这种转变无疑是一种公关危机,公关失败,甚至有可能是公关灾难。

研究中国政治的观察家们正在密切关注和分析,这种公关危机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是习近平本人缺乏经验或缺乏知识又喜欢蛮干造成的,还是他统管下的宣传机构无能造成的;还是两者互为因果,祸不单行,相辅相成。

分析家们不清楚习近平及其班子将如何以及何时才能摆脱这种公关危机或“说谎者悖论”。但他们大都认为,只要中共现行的制度不变,在可见的将来,习近平将会继续被这种危机所缠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