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3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文学研究中有比较文学专业,研究的是不同的民族/语言文学的异同和作品的传承关系。政治学研究中有比较政治学专业,研究的是不同的政治制度的异同和政权/政制的传承关系。

如今,中国大陆出现了一种十分本土化、十分民间化、十分寓教于乐的比较政治学,这就是把中国大陆跟金正恩统治下的朝鲜比较。

这种比较政治学让货真价实的比较政治学专家也不得不刮目相看,颔首而笑,进而仔细观察,认真分析,从中汲取灵感,提取研究话题。

*朝鲜与西朝鲜*

朝鲜在当今世界、在当今国际社会基本上已经是一个公认的无赖国家,也是一个笑话国家。

顺便说一句,上文中的修饰词“基本上”是指在当今世界还有伊朗、叙利亚等屈指可数的国家不认为金家王朝第三代金正恩统治下的朝鲜是无赖或笑话。这种情况导致中国有人将叙利亚Syria,伊朗Iran,中国China和朝鲜Korea的英文首字母合并,构成sick(英语“有病”之意),将这四个国家称为国际舞台上的“有病四国。”

与此同时,在跟朝鲜一样实行斯大林式的一党独裁的中国大陆,许多公众和网民早已经嘻嘻哈哈或满腔愤怒地把中国称作“西朝鲜。”

查中国微博用户最多、政治评论最多的新浪微博,关于朝鲜和“西朝鲜”的笑话比比皆是,随便拿过几个来上电视一本正经地读出来,就足以把世界上最大牌的脱口秀笑星比下去,甚至让这样的笑星气个半死,嫉妒个半死:

@潇湘晨报 :【朝鲜在38线部署"滚木礌石"用于碾压韩国坦克】北京电视台4月22日节目播出"朝军在38线部署大石磙子欲碾对方士兵阻坦克"。专家解释,一旦对方发动攻击行动,这些滚木礌石会向对方滚下去,对方冲击的士兵在这种混凝土的石礅面前,就会被碾碎,坦克、步战车的攻击行动就会被它阻止

@游精佑: 肯定看电视学了西朝鲜吧。你海带可缠潜艇,他滚木为啥不能挡坦克?如果飞机来可以丢石子:不是曾打落过一颗卫星吗?

(注:早些时候,中国【亦中国网民所戏称的“西朝鲜”】一位最著名的官方军事评论员在中国官方电视台发表惊人战略表述,认为中国可以用海带来对付最先进的外国潜艇,从而成为中国公众的笑柄和娱乐。)

@微天下 :【伊朗到底谁是老大?】美国保守派网站华盛顿自由灯塔报道,研究伊朗革命卫队的专家埃尔夫纳赫日前声称,伊朗革命卫队已悄然控制伊朗经济和政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等精英教士被劫持沦为傀儡,而伊朗也已退变为军事独裁国家。

@还是居士:东、西朝鲜人民发来贺电,表示特别理解这类现象。

(注:东朝鲜,指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即朝鲜;西朝鲜,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即中国大陆;“表示特别理解这类现象,”显然是指朝鲜和中国政权都是用枪杆子对人民说话的国家,两国统治集团都是以赤裸裸武力、暴力来获取和维持私利;朝鲜官方强调“先军政治”;中国官方则信奉“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不断强调“军队绝对要听从党指挥。”)

*金正恩与习近平相似*

随着独具中国特色的比较政治学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中国公众和网民将他们的研究焦点集中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三金正恩和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集中于金正恩和习近平的比较研究。

截至目前,中国民间的比较政治学研究者们所提出的“中朝领导人比较研究课题”重大研究成果大致有三个。这三个所谓的重大研究成果真真假假、半真半假、欲说还休、嬉笑怒骂:

1)金三胖,习近平也胖;(注:显然,这种比较是中国当局感到十分难堪、难以接受的;于是,人们用新浪微博搜索关键词“习胖”会被立即告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习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但搜索“金三胖”则可以得到搜索结果;不用说,结果都是嘲弄金正恩的)

2)金三和习近平的权力来源是相同的,都是来源于他们的老子,而不是来源于选民授权;

3)由于金、习的权力不是来自选民、来自人民,于是,他们就可以蔑视人民意愿,或逆公众意愿而动;朝鲜经济凋敝,民不聊生,饿殍遍野,但金正恩却选择穷兵黩武,要大炮不要黄油;中国公众强烈要求实行法治,司法独立,中国共产党的权力要受宪法制约,但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宣传机关却将“宪政”列为未经特别授权不得评论和报道的话题。

在研究中国政治和社会的专家们看来,中国民间的政治比较学研究者所得出的金习比较三大研究成果,第一个成果显然是搞笑;然而,搞笑的成果却让货真价实、靠正规的学术研究争经费、领工资、买房子、养孩子的学者们注意到一个十分严肃、一点也不搞笑的现象,这就是中国当局对“习胖”的网络封杀。

在这些专业(即以专业学术研究为生)的专家们看来,中国当局显然是出于对“习胖”的称呼和对“习胖与金三胖”比较的担忧、恐惧而进行的网络封杀,显示了中国当局对自己的权威、权力、合法性和统治能力的高度不自信,显示了中国作为一个世界大国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度脆弱。

*金正恩与习近平相异*

有热衷于寻找和确定金正恩和习近平相似之处的研究者,就必然有热衷于寻找和确定金正恩和习近平相异之处的研究者。

截至目前,热衷于寻找和确定金习相异之处的民间研究者所获得的最重要的研究成果或结论是:金三金正恩看来是听父亲金二金正日的话的,而习近平则看来不听他父亲、中共元老习仲勋的话。

这派研究者所提出的论据是,金二金正日据信嘱托金三金正恩要不惜代价继续实行军队优先(“先军”)的政策,同时也要警惕、提防、防备平壤名义上的最重要的盟友北京。

自金正日去世、金正恩掌权以来,金三果然看来很听金二的话。平壤继续高调试验导弹和核武器,对周边国家和美国玩弄讹诈与核讹诈。与此同时,平壤刻意跟北京拉开距离,闹别扭,让北京不胜其烦,不胜恼火,甚至弄得中国新外长王毅不得不拉下脸面,爆出粗口,放出狠话,对金三发出“不许在中国家门口生事”的警告。

在另外一方面,研究者们注意到,饱受中共已故最高领袖毛泽东专制独裁之苦、甚至险些给毛泽东的专制独裁弄得丢掉性命的习近平之父习仲勋似乎痛定思痛,晚年对专制独裁体制有了相当深刻的认识,并尽其所能对中共提出了警告,劝诫,表示中共和中国的前途在于放弃人治,实行法治。

目前,习近平的潜在批评者以及公开和半公开的批评者在热衷传播习近平之父习仲勋的一段话:

“我们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是恢复和继续走全能政府即‘人治’的老路,靠一位伟大领袖发号施令,靠学习领导人讲话或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去解决以权谋私、 腐败堕落的问题,用加强纪律去解决思想、理论、文化界的是非问题,如果还是这样,(邓)小平同志就是活一百岁也解决不了我们的体制转变。另一条就是法治。”

习仲勋的这些话,明显地显示了他对中共所奉行的“人治”老路、以及所谓的“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的反感、鄙视和厌恶。

然而,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领导班子日前宣布,要开展一年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要中共党员和干部“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 ”

在批评者看来,这种做法十分明显地是跟习仲勋的思路拧着来,对着干,专挑习仲勋所警告的一条死路走。

*中共的脏水与洗澡*

以“洗澡”、“照镜”为标签和口号的“群众路线教育”可谓中共野蛮而落伍的 “思想政治工作和道德教育”的老掉牙的套路。在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后,中共最初的侮辱和整治知识分子、给知识分子下马威的政治运动的名称就叫“洗澡。”

20世纪中国最优秀的欧洲文学学者、翻译家、作家杨绛甚至写出一部享誉中外的小说,题目就是《洗澡》。这部小说文笔典雅,语言清新,风趣幽默,情节曲折,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都刻画得栩栩如生,堪称20世纪中国最优秀的文学作品。
作家杨绛在1941年

作家杨绛在1941年


杨绛的丈夫钱钟书是20世纪中国著名的比较文学学者和作家,文学作品以短篇小说《纪念》和长篇小说《围城》而闻名于世。

钱钟书以夸张和莎士比亚式的车轮大战般的妙语妙喻而令读者印象深刻。杨绛则以微言大义、低调迂回的反讽手法令读者反复咀嚼,回味再三。

例如,在向读者解说中共侮辱知识分子的“洗澡”运动时,杨绛不是直接对中共践踏知识分子的尊严和基本人权的做法发出声色俱厉的谴责,而是采用看似不起眼、细想却令人惊心动魄的低调迂回的反讽表现:

“当时泛称‘三反,’又称‘脱裤子、割尾巴。’有些知识分子耳朵娇嫩,听不惯‘脱裤子’的说法,因此改称‘洗澡。’”

杨绛进而再以同样低调又令人惊心动魄的口吻解说了中共用“洗澡”和“割尾巴”来对付知识分子的残酷性、非人性,指出了强行的“洗澡”难免造成严重的皮肤损伤,而“割尾巴”则必然伤筋动骨,无端造成伤残。

在小说《洗澡》中,杨绛精心刻画了七八个人物,其中的共产党人或投靠共产党的人,不是相貌丑陋、语言粗鄙、知识粗陋、为人卑鄙,又自命不凡(如老中共女党员、外号“老河马”),就是心地龌龊、毫无节操、学问二流却超擅钻营(如一心谋求混入中共的余楠)。

与此同时,《洗澡》一书中那些善良正直、品学兼优的知识分子(如最初的海归留学生许彦成和妻子杜丽琳;自学成才、貌美、心美、学问好的姚宓)则几乎无一例外地受尽毫无廉耻和节操的“老河马”和余楠之流卑鄙之徒的打压、陷害和侮辱。

*脏水澡,臭一片*

就在千百万中国人和知识分子以及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庆幸“洗澡”式的思想教育运动的丑恶面目给杨绛的小说《洗澡》充分揭露、已经臭不可闻之际,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再高调推出21世纪版的“洗澡”运动。

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什么臭就专供奉什么的怪异统治手法,不但令中外观察家跌破眼镜,也令中国网民苦笑,怪笑,嘲笑,坏笑,哭笑不得,嬉笑怒骂,气炸了肺,笑破了肚皮,并顺带也使本来名声就臭不可闻的中共控制的中国红十字会(简称 “红会”)也臭上加臭,更加臭不可闻:

@V楼旭东: 对联:在领导前做样子,溜须拍马,偷奸耍滑人得升;于群众中干实事,摸爬滚打,用心出力者遭贬。横批:照镜洗澡。

@mym8:照镜、整冠、洗澡、治病岂能恢复信心,太逗了!

(注:习近平上台之初,一度高调宣传他及其他领导的中共有所谓的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潜在的明天:跟普京说“我和您性格很相似”的那位,都60多岁了,还玩“照镜正衣洗澡治病”这些小孩子的“过家家”游戏,你们想表现你们的童真吗?不要高估自己的智商、低估公众的智慧。

(注:在担任国家元首之后首次访问俄罗斯期间,习近平对俄罗斯总统普京说,“我和您性格很相似。”)

@少数鸣族: 中国红会想要取信于民,非改制换血不可。任何企图通过照镜洗澡、梳妆打扮等手段改头换面、重新再骗都是痴心妄想,注定失败!人民醒了,不好骗啦!同意请转。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的中国网民评论,全是摘自中共可以控制的新浪微博。对这种现象,人们大致有三种看法:

1)支持中共和中国政府的人认为,这显示了中国大陆如今也有了相当的表达自由;

2)中共的宣传和舆论管制机关对民众舆论不够敏感,被民众嘲骂了自己还没有感觉,就跟当年的嘲骂中共言论管制的“草泥马”视频出来很长一段时间,中宣部才反应过来下令禁止一样;

3)中共的宣传和舆论管制机关足够敏感,也力图限制或封杀这种拿中共权威开涮的网民言论,但无奈网民人多势众,如同汪洋大海,即使是中共耗费亿万资金打造的网络防火墙也挡不住。

*哪壶不开提哪壶*

自去年11月他上台以来,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和学者们还在观察、揣摩、揣测、争论习近平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走什么路线,会把中国引向何方。

与此同时,众多的观察家们已经达成共识,这就是习近平及其领导班子极其善于“哪壶不开提哪壶,”给自己惹麻烦,找难堪,给全中国和全世界看客提供免费笑料。例如,

---中共的专制集权制度和苏联的专制集权制度的传承关系本来是中共应当刻意隐瞒的,但习近平哪壶不开提哪壶,在访问俄罗斯期间特意提出苏联专制集权制度的拙劣宣传者奥斯特洛夫斯基,把奥氏称为“俄罗斯文学巨匠,”结果闹了个国际大笑话,导致中共宣传机关忙不迭地给习近平“退红”删除奥斯特洛夫斯基;

---中共前领导人毛泽东统治中国一意孤行,专制集权,造成几千万人死于非命,也差点让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丧命。但习近平哪壶不开提哪壶,高调提出不可否定毛泽东统治中国的那30年(注:毛泽东实际统治中国大陆27年);习近平关于中共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前30年和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话,再度令中国公众和全世界迷惑,并令许多人猜测他有意为毛泽东的一系列暴政措施,其中包括大规模迫害知识分子的“反右”运动、造成至少三千万人饿死的“大跃进”运动、导致中共政权濒临崩溃边缘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平反;这种议论和猜测导致中共宣传机关忙不迭地下令禁止讨论和报道相关的话题;

---通过互联网初次有限地品尝到自己的言论影响力的中国公众食髓知味,近年来一直强烈要求中共不要再强行代表他们,不要继续坚持剥夺他们的政治发言权;中共领导集团对公众的这种要求一直装聋作哑,或顾左右而言他;但习近平哪壶不开提哪壶,在访问俄罗斯期间发表演说,声称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好不好,只有那个国家的公众最清楚,正如脚最知道鞋子是否合脚一样;习近平此言一出,中国公众立即发出脚的呐喊,要求讨论鞋子问题,要求换鞋。这种强烈的呼声导致中共宣传机关忙不迭地下令禁止讨论和报道相关的话题。

自上台以来,习近平发出的给他自己带来难堪、给他领导下的中共宣传机关带来无穷麻烦的言论可谓“数不胜数” ,十个指头全用上还不够。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一开始被中国公众广泛抱以期望和好意的习近平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成为公众嘲笑的对象,成为一个人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拿来跟十分不堪的金三金正日相提并论的人?

*金三、习总与《洗澡》*

目前,许多中国的公众和中国问题观察家、中国问题学者在思考一系列问题,其中包括:

1)大概只有30岁的金三金正恩频繁给自己惹乱子,找难堪,让自己成为国际笑柄(朝鲜民众是否笑、如何笑,外界目前还很难知道),显然是他年幼无知;60多岁的习近平也可以说是年幼无知吗?

2)习近平上台以来隔三差五地发出不当言论,成为国内外的笑柄,让负责掌控中国媒体和舆论的中共中央宣传部频频进入应急状态,疲于奔命,这到底是因为他本人缺乏经验或无能,还是他身边负责给他提供咨询的人缺乏经验或无能?

3)鉴于金三在国际间、在中国公众中早已成为大笑柄,习近平今后将选择努力跟金正恩拉开距离,还是要努力模仿金正恩?(注:早些时候,习近平的前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曾经表示羡慕并有意借鉴学习金二对朝鲜社会的控制)

4)小说《洗澡》被中外文学专家普遍认为是20世纪中国文学杰作,但这一优秀的文学作品在中国却因过于精致而处于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困境,一直没能大卖起来;如今,借助中共出于文学目的之外的奇特宣传,杨绛的小说《洗澡》是否会火起来?

最后顺便说一句,观察和研究一部作品的流传跟作品流传当时的社会和社会政治状况的关系,既是正经的政治学研究,也是正经的文学研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