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的穿越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所谓的“穿越”题材的文艺作品(即人物穿越时代,古人穿越到现代,今人穿越到古代的作品)在当今中国非常流行。在表达自由受到严格限制甚至扼杀的中国,穿越小说、穿越电视剧大行其道,以至于中国广电总局下令禁止电视上播出穿越剧。

一般而言,中外穿越作品中的人物大都是以今人厚今薄古的眼光来看古代,如一个现代中国女孩穿越到了明朝,迫于风俗和家庭社会的压力不得不裹小脚,于是觉得裹小脚很痛苦,也毫无道理,不合情理。

假如是一个现代中国人穿越到了明朝,深感裹小脚的必要性,大声教导周围的人要认清现代生活的惨痛教训,要女人一定裹小脚,以便维持社会和谐,维持三纲五常三从四德,避免女人大脚片子满街跑、惹是生非做小三,这样的穿越作品是罕见的。

假如作品中的这个现代中国人自己不裹小脚,也不让自家的妻子女儿裹小脚,却坚持要别人裹小脚,这样的人物,这样的作品就可谓穿越题材的极品了。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总书记习近平在五一国际劳动节到来之际发表的讲话,就很明显地表现出这种极品穿越。

*习总的极品名单*

习近平4月28日 在同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时发表的讲话,通篇给人强烈、猛烈、炽烈、激烈、热烈的时代穿越感,或时空错乱的恍惚感。

千百万看客、千百万中国公众和网民惊讶习近平的讲话如此不接地气,如此跟时代脱节,好像他依然沉浸在今人记忆模糊甚至记忆阙如的遥远的昨天,跟今天的中国大众、中国公众完全脱节。

与此同时,众多中国问题观察家乃至一般的看客则好奇,习近平在讲话中所提到的一系列他所谓的劳动模范,是否连中共宣传部门的干部以及中共专门雇来在互联网上发帖给中共及其政府说好话的“五毛党”都会感觉一头雾水,云里雾里,不知道他说的究竟都是谁。

习近平在讲话中所提到的一串劳模是:

赵占魁、吴运铎、甄荣典、孟泰、王进喜、邓稼先、蒋筑英、时传祥、孔祥瑞、窦铁成、王启明、徐虎、邓建军、王顺友、吴登云、吴大观。

美国之音记者拿着习近平讲话中所列举的这些劳动模范的名单,对三个来自中国、一直关注中国并多年从事中国报道、年龄超过五十岁、记忆力也很好的记者进行了考试。

三位记者一开始信心满满,自认为自己不会有问题。结果考试成绩惨不忍睹,跟六十分及格水平相距甚远。

考试过后,三位记者很不好意思地承认,他们只是勉强模模糊糊地记得或知道赵占魁、吴运铎,王进喜,时传祥、邓稼先,蒋筑英等人,其他的人一概不知,连听说都不记得听说过。

假如对70后、80后、90后的中国人进行考试,结果显然会更惨。一般的外国人,甚至学富五车的中国问题专家则更是免谈。

于是,人们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连串的问题:

到底是现代中国人太落后,还是习总太落后?到底是现代中国人太忘本,还是习总太落伍?究竟是现代中国人太无知,还是习总学问太大?习总究竟是从哪里捣鼓来一份这样稀奇古怪的人物名单,足以考倒中外所有的中国问题专家?

这份名单从内容到排列(如,把先去世或先出名的北京掏粪工时传祥排在后去世后出名的蒋筑英之后)都非常奇特。显然,给习总提供这样一份名单的人或机构也是极品。

近年来,中国官方强调要让全世界感受到中国的软实力。假如软实力意味着令全世界迷惑不解、不摸头脑,中国无疑已经获得了举世无双的超强软实力。

顺便说一句,在种族主义、种族歧视还可以得到公开和骄傲的表达的旧时代(如19世纪,20世纪初),对中国和中国人怀有歧视的西方人喜欢用来形容中国人的形容词是“令人迷惑不解、不摸头脑”(inscrutable Chinese).

*重祭大寨,恍如魏晋*

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刊发的习总同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时的讲话总共3256字。在讲话中,习近平在罗列出一串让专家也觉得不摸头脑的劳模名单之后,又谈到了他喜欢说的中国梦。

习总讲话发表之后,许多人叫苦不迭,高声或低声抱怨中国有这样一位从思想到语言都糊涂和陈腐得一塌糊涂的领导人实属不幸。

然而,从某种意义上说,习近平的讲话也是一份内容丰富的讲话。因为它内容十分丰富(例如,仅仅那一大串劳模人名,弄清楚谁是谁,究竟有什么具体事迹,就足以让专家折腾半天),于是,许多读者就将注意力集中到已故的中共领导人毛泽东所树立的农业社会主义建设模范典型大寨上。官方媒体报道说,习近平再度表示赞扬和肯定大寨和大寨经验。

说到这里,需要对70后、80后、90后的中国读者稍微进行一点历史背景介绍。

最简单而公平的介绍,见诸网络百科全书维基百科“农业学大寨”词条:

农业学大寨是中国在20世纪60年代开展的一场运动,依据的是毛泽东于1963年发布的一项指示“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学人民解放军”。
大寨是山西省昔阳县大寨公社的一个大队(相当于现在大寨镇下属的大寨村),全村位于山西东部太行山区环境气候恶劣的区域,包括“七沟八梁一面坡”的石山,在50、60年代,在当时中国共产党大寨支部书记陈永贵的领导下,当地农民从山下担土到石山上造田,在山顶上开辟蓄水池,所谓“万里千担一亩田”,改造了本村的生活状态,受到政府的重视,毛泽东认为符合“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原则,因此号召全国农民向大寨学习,并在毛泽东的提名下,任命陈永贵为国务院副总理。】

在这里要补充一句,所谓的“农村社会主义建设”模范典型大寨在中国早就被揭露是弄虚作假的典型“山寨。”

大寨是山寨的观点,不仅仅是对中共和中国政府持批评意见的人有,就连中共已故的领导人邓小平也有。

1975年,在毛泽东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疯狂年月之后第一次复出的邓小平遵循毛泽东的指令,在山西举行的农业学大寨全国会议上发表讲话。邓在讲话中委婉曲折地表达了他对大寨的怀疑

“虽然学大寨有很多成绩,但有些地方也不尽如人意。”“大寨有个广积粮,昔阳有个广积粮。所以有个真学、假学、半真半假学的问题。”

毛泽东死后,中国官方的报刊也陆续刊登了一些揭露大寨大欺骗的文章,其中有一篇说:在“农业学大寨”运动高潮时期,一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干部到大寨参观,发现那里家家户户都在整齐一律地包饺子;参观者仔细看饺子馅,发现里面没有肉;询问当地人是怎么回事,得到的是整齐一律的回答:大寨人不喜欢吃带肉馅的饺子;于是,参观者纷纷痛骂这个骗子山寨。

*习总穿越,网民嘲骂*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农业学大寨”早已经在中国历史上臭不可闻。在毛泽东死后,中共所推行的农村政策也是跟强调中共农村干部要把农民管得死死的大寨路线背道而驰。

在“农业学大寨”高潮期间,超级恶霸一样的中共基层干部甚至管到农民家养了几只鸡、下了几只蛋、下的蛋买都给了谁、卖了个什么价。“农业学大寨”导致中国许多农村地区陷入赤贫。在中国人口第一大省四川省许多地方,一度几十斤“粮票”就可以换一个能干活、能生娃的健康的大姑娘。

“大寨”被公认是惨无人道、荒谬透顶的毛泽东时代的产物,是一个不堪回首的噩梦,一个臭不可闻的山寨,一个侮辱中国农民、侮辱中国人民的符号。

然而,中国这段并非年代久远的惨痛历史,现年60多岁、一直生活在中国的习近平好像完全不知道或完全忘记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习近平发表重新肯定和赞扬大寨和“农业学大寨”的时代穿越讲话,随即成为中国网民的笑料和悲叹的对象。网民嬉笑怒骂,不一而足。以下网民评论,全部来自新浪微博。

@国际时事军事评论员吴戈:居然还在拣大庆大寨的劳模,最多加个杂交稻神舟号,依偎在领袖身旁你情我愿,如沐春风,一出戏就CUT了,中国在倒退。

(注:CUT,来自英语,字面意思是“被切掉”,在这里似乎是表示“没戏”。)

@姚敏诸:谁信谁傻。都要开始农业学大寨了,还法制呢。。。

@作家-天佑: 空谈窃国,实干兴他人之邦。

(注:“作家-天佑”的这则11个字的微博贴含金量巨大,信息高度浓缩;一语双关甚至多关;“空谈窃国”,显然是讽刺习近平及其领导下的中共干部一个个都会高唱“为人民服务” ,同时大肆贪污盗窃,或纵容家人和狐朋好友盗窃公产国产;“空谈窃国”也与习近平当局近来一本正经地用来告诫国人的“空谈误国”形成对照反讽;“实干兴他人之邦”则至少有两个含义:A,中国劳动大众埋头苦干,最多只能得到一点残羹剩饭,到头来只是给中共权贵做嫁衣裳;中国古人有“试看今日之城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的之说;B,中共许多贪官把家人和财产转移到西方国家,因此,中国人的辛勤劳动,只是富裕了贪官和他国。)


@王江松-PHILOSOPHY:【五 一节实话实说】别腆着脸说什么劳动光荣伟大、劳动人民当家做主,先来点实在的,让劳动者得到基本的报酬、安全、体面和尊严:工资通过劳资集体谈判决定并按 时发放、加班加点受到严格限制并给予补偿、工伤职业病得到防治、进城务工者能在城里安家落户…你可以暂时忽悠一些人,不可能永远忽悠所有人。

*习总穿越,诸多看点*

在许多人看来,习近平的“穿越”讲话之所以是极品,是因为他虽然如此赞扬大寨,但他本人以及他的家人,无论是他的妻子彭丽媛,还是他的女儿没有表现出任何意愿要返回大寨年代,或重新过上每天都像牲口一样被中共村干部呼喝驱赶到地里干活的大寨生活。

习近平本人在“文革”中深受毛泽东发动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之害,在应当读书学习的年代到贫穷的农村去当“插队青年”。(注:“插队”指城市青年直接到农村“人民公社”生产队去当“人民公社社员”,跟几乎没有任何社会保障或福利的普通农民一样。)

习近平以及他同时代的人虽然过后都或多或少、高调或低调地赞美当年到农村的插队生活让他们多么受教育,让他们得到了多么丰厚和宝贵的收获,但他们一个个都无一例外地不愿意再让自己的子女继续去受这样的教育,再去“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再去获得那样的宝贵收获。

习近平和妻子彭丽媛后来选择把女儿送到美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哈佛大学受教育。

众多的中共其他高干乃至普通民众也都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只是到了美国,中共高干和普通民众也有所不同。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报道说,中共高干的子女多是到学费高昂的哈佛大学之类的名牌私立大学读书,而中国普通的民众子女则是到学费相对便宜的州立大学读书。

自己和自家人不愿意回到不堪回首的过去,却公开发表讲话赞美不堪回首的过去,这样的领导人显然是中国独有的,这样的讲话显然也是穿越作品的极品。

*观望习总,期待笑话*

平心而论,在当今中国乃至西方国家,发表习近平式的极品穿越言论的人并非仅仅习近平一个人。

无数的中共及其政府官员,无数的拥戴毛泽东的中国国内外的“毛粉”,也都喜欢大力赞扬不堪回首的毛泽东时代,但一个个却都不愿再过那样的生活,也不愿让他们的子女亲友再过那样的生活。

另外,习近平在同全国“劳动模范”代表座谈时的讲话内容丰富,几乎句句都是可圈可点可笑可叹的极品。例如,

“人民创造历史,劳动开创未来。劳动是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根本力量。幸福不会从天而降,梦想不会自动成真。”

许多人读了这样的话不禁纳闷:习近平这话是说给谁听的呢?是说给劳模听的?还是说给中国公众听的?还是说给不劳而获的中共权贵听的?

这句话明显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是义正词严的道义谴责,谴责的是一帮懒虫整天好吃懒做,就会白日梦,不肯干或不能劳动,不知道劳动是幸福的源泉。习总的这种谴责是说给谁听的呢?

与此同时,从学术的眼光,从公关学、传播学、语用学(注:pragmatism,语言学分支,研究具体词语在上下文中的意义)角度来看,习近平的讲话也是非常不合适的,非常可笑的。

在发表这种可笑的讲话之前,可曾有助手告诉或提醒习总了吗?

中外观察家们和许多中国公众、中国网民并不期望在可见的将来会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但他们普遍期待或预测,习近平在可见的将来必将继续发表可笑的讲话。

习近平掌权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在很多人看来,他已经毫无疑问地成为全中国甚至是全世界的笑料大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