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网络观察:腊肉再生毛


时间的流逝和流向既让人不知不觉,又会让人猛然震惊。“去年的雪到哪里去了?”是西方文学的一个主题。英文的Where are the snows of yesteryear?出自十五世纪法国诗人弗朗索瓦•维庸(Francois Villon, 1431 – 1464)的名句Mais où sont les neiges d'antan?

如今,时间的流逝和流向也成为中国的一个政治问题。

*东方与西方,文学与政治*

在西方国家,“去年的雪到哪里去了”是一个重要的文学、艺术题材,也是一个重要的哲学问题。

时间的流逝和流向、人生的意义、生命的意义、死亡与永生等话题都可以跟这个问题联系以来。可以说,这也是一个常说常新的永恒的话题。

在当今英语世界,这个永恒的话题也转世变身为流行歌曲:“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那些花儿都到哪里去啦?”

其实,这英语的歌名歌词也正是十五世纪的法国短命诗人弗朗索瓦•维庸写出的那首包含“去年的雪到哪里去了”名句的诗歌的本意。维庸那首诗歌歌咏的是西方历史上的美人贵妇。不用说,再美再贵的美人儿最终都要化为一抔黄土。

在古代中国,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开办私人学校的哲学家孔子(公元前551-479)显然也对时间的流逝和流向这样的问题很感兴趣。孔子的弟子记录他的言行的中国经典《论语》里有这样的记载:“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面对滔滔而去的河水,孔子当时显然由河水的奔流想到了时间的流淌,想到了自己的人生,想到了自己的年轻时代,想到了自己还有那么多的政治抱负和学术抱负有待实现,他就已经开始老去。于是,平时并非以浪漫和诗情而著称的孔子站在河边发出了这样的如画如画、如艺术电影一般的诗意感慨。

孔子的那番诗意感慨可以说是跨越欧亚大陆,跟维庸那首诗歌相隔两千年遥相呼应,一唱一和,一脉相通,声气相求。

*古今文学,当今政治*

时间的流逝和流向问题是一个古今中外的人都十分关心的问题,于是,在一篇关于当今中国最高领导人是否试图开历史倒车的报道中,美国之音中文部一位记者就附庸风雅,化用孔夫子和维庸名句,写下这样的一段新闻导语:

“一颗种子已经发芽了,如何再将它变回种子?一只麻雀已经会飞了,如何再将它变回鸟蛋?一个人已经开了眼界,如何再让他变回无知?如何收回已经泼出的水?如何让时光倒转?如何从2013年把中国拉回1976年?”

题为“世界媒体看中国:习总超荒诞”的报道主题,讲的是中国网民和世界媒体目前在不安地关注中国永久执政党共产党新领导人习近平当局似乎是有意开历史倒车,试图把2013年的中国拉回到1976年之前的暴君毛泽东时代。

该报道的上述导语传入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被再转发出大约一亿份,引起潮水般热烈的反响和精彩的评论,显示出“时间的流逝和流向”这样的话题依然能够有力地撩拨、拨动读者的心弦,尤其是拨动中国大陆读者的心弦。

假如维庸和孔子再世,看到当今中国读者如何思考他们生前所感兴趣的这一话题,如何对这一话题作出反应,他们肯定会感到十分惊讶。

简单、概括地说,让孔子和维庸会感到惊讶的是两个现象:

1)当今中国网民的政治意识如此之强;
2)当今中国网民的文学、历史、哲学、政治学想象力如此之强。

*文史哲与政治*

在目前可以比较容易看到的几千条评论当中,最纯粹、最直截了当的政治评论大概是:

@ gjjlawyer:他们混一天是一天,捞一天是一天,混到不能混了,捞到不能捞了。全家移民美国呗,反正有的是钱,还怕办不了移民呀,甚至老婆孩子早就办好移民了。何况还有军队为他们保驾护航,他们不下台,谁还真敢去反抗呀。

更多的政治评论则是添加了文学表达的佐料,如,

@赵晓: 一个人已经看到大海,如何再让他井底观天?覆水难收,时光如何倒转?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穿越的实质就是荒诞。不否定曾经的错谬,父辈如何安眠?不走出身后的黑暗,又怎能迈向明天!剪不断,理则乱,莫待梦醒空悲叹!

(注:@赵晓的评论充满典故;为了今人的充分理解和后人的精确研究,需要做比较详细的注解;A,“忘记过去意味着背叛”来自习近平所信奉的已故苏联共产党党魁和独裁者列宁;B,“穿越的实质就是荒诞”,美国之音先前有报道,题为“中国网络观察:习总的穿越”,说的是中国网民评论习近平今年的五一节讲话充满陈腐至极的陈词滥调,令人感觉恍如穿越时代,倒退三四十年;C,“不否定曾经的错谬,父辈如何安眠?”习近平当局下令不准讲中共的历史错误,但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差点被中共的“历史错误”置于死地,习仲勋只是侥幸活下来最终得以寿终。)

@hzooom:这一代红二(代)的父辈,无不被老毛玩弄羞辱得像鼻涕,今天他们竟然还抱持毛神位,这才是──竟无一个是男儿

(注:这一代红二代,指中共老干部的子女;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的父辈是中共元老,那些元老生前无一例外地遭受过暴君“老毛”毛泽东的疯狂迫害;“竟无一个是男儿”,习近平说的话,习用此话哀叹奉行集权专制的苏联共政权倒台时,竟没有一个人出面力挽狂澜。)

*文学想像,政治激发*

绝大多数评论反映出中国网民在政治的刺激下想象力狂放驰骋,哲学思维灵巧迅疾,令人惊叹、惊奇、惊讶、惊艳、惊觉,惊厥:

@ginalways:嫩芽可以摘掉,麻雀可以击落,至于开了眼界的人,可以使其接受改造;退步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正如进步也并非理所当然 。

@唔不改:人家可以把芽拨了,把麻雀杀了,把人消灭了,把水晒干了。至于时光倒转,人家六十多年前就已经玩过一次了,是这方面的专家。

@飞霜夜:发芽可以让他不见阳光,麻雀会飞可以射杀, 人开了眼可以治瞎,水泼出去可以用垃圾填埋,至于时光不可以倒转,没问题的,文化可以。

在这里可以顺便指出,泼出去的水如何收回的问题似乎特别能刺激、激发中国网民的想象力。截至目前,人们可以看到四种回收办法:

1)晒干,如上面这则微博所示;

2)用垃圾填埋泼水的地方,如上所示;

3)把泼水的地方强征归政府;

4)把泼出去的水冻住。

这些狂野的想像大概足以让维庸或孔子自叹不如。但在时间倒退、历史倒退的问题上,中国网民的想象力远远不是到此为止:

@keleaj:也不难,不准说不准想不准听。过30年又回到1976

(注:中共最高当局下达指令,规定许多中国公众关注的话题不准讲,不准说,不准报道和评论;中共干扰包括美国之音在内的国际广播电台的汉语广播;封锁屏蔽国际广播电台和主张自由民主的互联网网站。)

@海子cn:只要学校,电视,媒体不停止一天的“愚民教育”,只要互联网,新闻一天不自由,只要一天没有民主自由,历史大灾难就会一次一次重演!)

@想说也别说:…只要当权者和既得利益者达成一致,不管吾等愿意与否,只能回去,这就是权力的魅力

@德邦老三:很简单!先让腊肉重新生毛!

(注:“先让腊肉重新生毛!”这句话一语双关,一个意思就是表面的意思,即让已经变成腊肉的死猪肉重新活过来;另一个意思则是指毛泽东的尸体被永久保存;中国公众戏称之为“毛腊肉;”于是,“让腊肉重新生毛”的讽刺说法便将毛泽东和毛泽东的尸体一网打尽。)

*文学的,更文学的*

美国之音一则新闻导语抛出的砖,引来中国网民无数的美玉,妙语,妙喻。其中有一些想象力之高超,比喻之精妙,微妙,绝妙,绝对可以让古往今来文字表现超级大师莎士比亚不得不甘拜下风,如,

@肖芳华律师:开弓没有回头箭,历史不可逆转。

@皎月如霜:现在还有人企图用毛驴拉回那滚滚前进的火车!

@于洲:奔着摸石头的能耐去的,一不小心摸到奶了,你说他们能愿意轻易放弃?

(注:中国网民就凭这一条就足以拿倒莎士比亚,尽管莎翁是古往今来拿黄段子说事的超级高手;“摸着石头过河”是中共在毛泽东死后的所谓“历史新时期”所奉行的治国战略,即讲究实用主义,走一步看一步;“不小心摸到奶”,中共近乎百分之百的贪官都秘密包养“小三”、“小蜜”即年轻的情人或性玩物。)

@鱼缸里的鱼168:一个贪官已经贪爽了,如何再让他变回廉洁?

@兆瑞鸿猷:如何让我回到没看到这几句话之前?

(注:“如何让我回到没看到这几句话之前?”这句话令人不禁想起特别推崇莎士比亚的中国20世纪著名作家、文学研究者钱钟书。钱钟书一度也跟莎士比亚一样,喜欢拿黄段子说事。在其代表作、长篇小说《围城》中,钱钟书描写了一个传统的中学女生听到小说主人公讲了黄色笑话一时脸色大变,好像耳朵一下子被夺去了贞操。)

*时间、历史在倒退*

综上所述,评论美国之音上述新闻导语的中国网民对时光是否会逆转、历史是否会倒退的问题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一种是认为不能逆转,不可能倒退;另一种则是认为可逆转、可倒退。

就在两派意见相持不下之际,中国再传来惊人的新闻报道,显示出中国确实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时光在中国确实可以逆转,历史在中国确实可以眼看着倒退:

@兰州赵文 :【红旗刊文:将宪政归属给资本主义】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晓青在《红旗文稿》抛出奇文《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核心观点是“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而不属于社会主义人民民主制度”,认为“宪法和法律至上”,容易掉入“宪政”的话语圈套。

将法律、法治和宪政说成是资产阶级的东西,是毛泽东疯狂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的中共主导思想。

中国公众为毛泽东的专制疯狂、疯狂专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习近平的父辈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中国国家前主席刘少奇等中共高级干部甚至被迫害致死。

“文革”过后,中共领导人一度指天发誓,表示要坚决摒弃“文革”期间那种不讲法律、不讲法治的做法。

如今,中共的核心理论刊物再重新祭起中共领导人发誓要摒弃的鄙视法律、法治、宪政的理论。

中共当局到底是要跟历史开玩笑,跟中国人民玩笑,跟国际社会开玩笑,跟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开玩笑,还是已经下定决心,不怕牺牲,要排除万难,力争扭转时光和历史进程?

全中国在观看。全世界在围观。

与此同时,中国一位网民通过新浪微博发出了或许是对牛弹琴的无聊、无用、无益、无补的警告:

@瀚海沙舟:魔术师玩穿越是艺术,政治家玩穿越是找死。

(诸位读者,感谢你们一路对“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专栏的支持、鼓励、批评、 建议。VOA卫视即将推出新的节目,“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将交替每天播出。在当今这个讲究媒体与受众互动的时代,我希望与各位读者和观众 保持和加强互动,希望“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节目能更好地满足和反映诸位的要求,希望诸位的观点、意见、高见、心声可以得到尽情的表现。诸 位除了可以继续在这里留言之外,也可以到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找到我,给我留言,向我提供报道建议和意见。我在新浪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一世”,网址是,http://www.weibo.com/u/3475919000。我在腾讯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网址是,http://t.qq.com/voaqizhifeng。保持联系!谢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