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中国网络观察:眼睛会说话


朝鲜难民母女(照片来源:联合国人权高专办)

朝鲜难民母女(照片来源:联合国人权高专办)

眼睛对几乎所有的动物来说都是一种特别精巧、特别敏感的器官。对人类来说尤其如此。于是,“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至今依然是用于谆谆教导的常用句型。

*眼睛的语言功用*

人们一度普遍相信甚至坚信,“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但如今相信“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的人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多了。这显然是由于人们看到这世界上有太多的“瞪着眼撒谎”的人。

与此同时,从纯科学的角度来看,跟其他动物的眼睛相比,人类的眼睛是十分特殊的。

由于人类的眼白和眼珠(虹膜+瞳孔)截然分明,人类的眼睛也就有了其他动物(包括与人类亲缘关系最近的其他灵长类动物,如猿猴,狒狒,猩猩)所望尘莫及的表现力甚至是语言能力。

尽管其他动物也可以用眼睛来表达某种情绪(如警惕、恐惧、觊觎),但人类与动物的眼睛表达能力的差距之大用“天壤之别”、“云泥之别”来形容一点也不算夸张。

人类的眼睛配上适当的面部表情,可以清晰无误地表达人们所能想到的几乎所有的情绪,如欢欣、怀疑、忧虑、忧伤、赞美、幸福、警惕、恐惧、渴望、希望、憧憬、嫉妒、大度、慈爱、关切、绝望、残忍、愤怒、等等等等。

在中文里,“白眼”表示不屑和憎恶、“青眼”表示钦佩和赞美之类的用法由来已久。历史更悠久的“道路以目”的说法,则大概是世界文明史、世界政治史上最早地明确记录社会大众以无言的眼睛来表达不可言说的政治评论的历史记载。

“道路以目”之说来自成书于至少两千五百年前“春秋时代”中国最早的一部国别史著作《国语》。“道路以目”说的是在暴政统治下,百姓在路上相遇不敢相互交谈,只能以目示意,无言地表示他们的对暴政的憎恨和恐惧。

*来自联合国的教育*

人类眼睛的表达能力可谓人人皆知。

然而,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简称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日前使千百万中国网民温习和更新了有关人类眼睛表现力或语言能力的知识,让中国人得到了罕见的有关眼睛表现力的科学和艺术教育。

在中国六一儿童节来临前,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连续两天用汉语通过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发出令文明世界的人心碎的两条新闻: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联合国人权专家呼吁对9名据信从老挝遣送回中国的朝鲜“脱北者”进行保护,他们大多数是未成年人且都是孤儿。专家强调:“我们不应该让任何人被遣送回朝 鲜,他们可能会面临酷刑和死刑等迫害或严惩。”如果这些人已经被遣返回朝鲜,专家希望朝鲜当局允许独立行为者了解他们的状况。(5月30日)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人权高专发言人今天表示:“不幸的是,我们(昨天)在新闻稿发布后收到的可靠信息表明,这九名年轻”脱北者“已被从中国遣返朝鲜……他们在被遣返之后将可能面临严重的惩罚和虐待……据信,他们全部是孤儿。……我们对于他们的保护问题表示严重关切。(5月31日)

(注:“脱北者”,逃脱北朝鲜平壤暴政的人。)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为后一则微博新闻所配发的照片图片,是一个年龄看上去大约三十岁的朝鲜母亲抱着大约三四岁的女孩。母女俩显然是在辗转逃难的途中。

一间不见窗户的陋室,墙壁空空荡荡,地面空空荡荡。室角一张狭窄的单人床,铺着纯白的床单。母亲盘腿端坐在床上,怀中搂抱着女孩。女孩用典型的孩子气的好奇眼光面向摄影机镜头,与观看照片的人对视。

小女孩的眼光和表情不仅仅是好奇,还带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和顽皮。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好像看到了鲜花和草地,好像她随时可以挣脱母亲的怀抱,冲向鲜花草地去自由地徜徉,自由地奔跑,自由地舞蹈,自由地歌唱,自由地跟同伴追逐玩耍,自由地承受明媚的阳光,自由地与雨点嬉戏。

与此同时,母亲侧着身,侧着头,眼睛低垂,目光黯淡,充满忧伤、哀伤。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雕塑家米开朗琪罗雕塑“哀悼基督” (维基共享资源)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雕塑家米开朗琪罗雕塑“哀悼基督” (维基共享资源)

这位东方的母亲充满忧伤的眼睛,令人不禁想起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著名绘画和雕塑艺术大师米开朗琪罗的雕塑“哀悼基督”(The Pietà)的那位西方的母亲。

东方西方,两位母亲相隔五百多年,但她们为无力呵护子女而感到的哀伤之情可谓千古不变,投射出跨时代、夸民族的普世价值,普世情感。

*中国网民反响强烈*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显然以在全世界提倡和推广普世价值观为己任。它的中文微博有这样的自我介绍: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简称‘人权高专办’)代表着世界对人类尊严这一共同理想的承诺。国际社会赋予我们独一无二的任务授权,即促进和保护一切人权。”

人权高专办为中国当局不顾国际社会的呼吁、坚持将侥幸逃脱平壤暴政的9名孤儿重新送回朝鲜的新闻稿配发图片,无疑是为了提倡和促进“人类尊严”这一普世价值。

与此同时,配发图片的新闻稿在千百万中国网民当中激起强烈的抗议、谴责、悲愤、诅咒:

@徐小平:遣返等于杀害。

@李佳佳Audrey: 为什么要遣返?偌大个中国,不能给几个极度恐惧的人容身之处?

@只配抬杠:协助金三完成一次对朝鲜人的恐吓和残酷报复,九个人堕入无底深渊。

(注:“金三”,朝鲜金家共产党政权世袭独裁统治的第三代独裁者金正恩。)

@主播杨蕾:联合国此前呼吁保护,老挝和中国为什么不?气死〜9名全部是孤儿,有5名尚未成年。今天是国际儿童节啊!

@简_明_:马列隔壁,这是老流氓和小流氓的无耻交易。

(注:“马列隔壁”,显然是一语双关;一方面是指北京和平壤这两个共产党政权都声称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一方面则是网络咒骂用语“马勒戈壁”的变体,类似于“我去年买了个表。”)

有的网民如此回顾平壤和北京不光彩的历史:

@周七月:文革中,逃到朝鲜的中国年轻人被装进麻袋送回,枪毙;现在遣返脱北者,也是将他们送给北韩枪毙。双方比赛着用对方的枪杀人。

有的网民则如此解释北京为什么在国际间难以得到尊重:

@锹甲爸爸:中国为什么在国际上那么臭,就是因为这样一点点臭掉的。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当初为什么被炸国际上毫无同情、还有达尔富尔事件中国被国际上狂贬,就是因为中国做事情不合时宜,喜欢不合事宜地同普世价值对着干…

*未来与当下*

截至6月3日北京时间晚上9点半,联合国人权高级专员办事处用中文发布的那则配有朝鲜难民母女图片的新闻得到中国网民14000多次转发,3200多条评论。大部分评论都强烈谴责北京当局对全世界上演21世纪版的助桀为虐,将好不容易逃脱虎口的难民重新塞进虎口。

500年过后,1000年过后,中国网民和国际社会的愤怒与喧嚣必将早已烟消云散。甚至联合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国号也有大可能不复存在。

但到那时候,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发布的朝鲜难民母子图也会跟米开朗琪罗的雕塑“哀悼基督”一样成为表现母亲哀伤的标准图符(icon)吗?那时的母亲还会有哀伤吗?

显然,现在没有多少中国网民在思考这种艺术或哲学问题,或玄想这种遥远的未来之事。他们更多地是在为当下思考,为当下不幸被塞入虎口的难民而悲悼哀伤。

就这种悲悼哀伤而言,网名“坐地巡天10000年”的网民大概可以算是典型:

@坐地巡天10000年:遣返北韩后,他们会被用铁丝穿过手掌或锁骨连成一串,然后像狗一样悲惨地被虐待致死。这就是北韩

(注:“北韩”,北朝鲜。)

联合国和韩国对被强行送回朝鲜的9位难民的安危表示严重关注。但北京和平壤对这种强烈表达的关注保持了沉默。

================

(诸位读者,感谢你们一路对 “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专栏的支持、鼓励、批评、 建议。VOA卫视即将推出新的节目单,“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将交替每天播出。在当今这个讲究媒体与受众互动的时代,我希望与诸位读者和观 众保持和加强互动,希望“世界媒体看中国”和“中国网络观察”节目能更好地满足和反映诸位的要求,需求,希望诸位的观点、意见、心声可以得到尽情的表达。 诸位除了可以继续在这里留言之外,也可以到新浪微博和腾迅微博找我,给我留言,向我提供报道建议、意见、批评。我在新浪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一世”, 网址是,http://www.weibo.com/u/3475919000。我在腾讯微博的名称是“齐之丰”,网址是,http: //t.qq.com /voaqizhifeng。另外,我的推特网址是,https://twitter.com/qizhifeng1。我们保持联系!谢谢。)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