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09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网络观察:埃及噩梦乎


7月4日,北京时间凌晨时分,埃及军人罢黜了通过民主选举上台刚刚一年的总统穆尔西,埃及宪法法院院长阿德勒·曼苏尔宣誓就任临时总统。

北京官方目前还没有埃及的政治变动做出正式的反应或评论。但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两份报纸对埃及的政治发展做出了微妙的反应。与此同时,中国网民做出了截然不同的反应。

*埃及,中国的多重难题*

埃及民选总统被军人推翻,这对西方国家是一个难题(军人干政跟西方国家的民主政治的价值观是冲突的),对中国更是一个难题。

对中国来说,埃及的难题是多重的,而且是相互矛盾、剪不断理还乱,从许多方向、许多角度来说都是中国当局所难以解说、不愿意解说的难题。

埃及前独裁统治者穆巴拉克是北京的老朋友。在两年前埃及人民抗议示威要求穆巴拉克下台的时候,北京还明确表示支持穆巴拉克,不支持埃及抗议者。但穆巴拉克被抗议者赶下了台,埃及随后举行了民主选举,选出了穆尔西总统。

穆尔西总统上台之后,采取了一系列收权、扩权的行动,其中包括取缔、扫荡非政府组织。用英国老牌的《经济学人》杂志的话说,穆尔西总统虽然是民选上台,有他的合法性,但他上台之后采取的这些高压行动,让反对派对通过民主选举使他下台的可能性感到绝望。换句话说就是,穆尔西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用高压行动损害了他自己。

在下台之前,穆尔西总统发表演说,承认上台一年来有一些错误,并呼吁埃及人民给他更多的时间。但显然这种表示来得已经太晚。

从两年前的穆巴拉克下台,到今天的穆尔西下台,埃及显然都对北京构成了多重的难题。

*截至目前官方反应谨慎*

在观察家们看来,北京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应对、以及如何评论民众对政府的批评和抗议。

鉴于埃及形势的微妙性,北京官方和官方控制的媒体对埃及的事变反应谨慎。

《人民日报》旗下的《国际金融报》在7月4日发表的一篇报道说:“社会主义激进分子Wael Khalil就称,军队重回政治舞台中心将是‘噩梦般的一幕。’”

《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的报道标题则是:“从阿拉伯之春到阿拉伯噩梦 埃及混乱局面加剧。”

截至目前,除了用“噩梦”这样的高度概括、高度文学的说法之外,中国官方以及官方控制的主流媒体对埃及的反应非常谨慎,避免进行具体直接的评论。

相比之下,中国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杨禹通过中国微博用户最多的新浪微博发表的评论便显出罕见的直截了当。杨禹的微博评论是:

“直接嫁接西式民主,需两个前提:1、经济自由。只有经济发展到相当程度,拥有了不急迫增长的自由度,才玩得起纯西式民主。 2、全民守规则。在一个连过马路不闯红灯都还没成为习惯的社会里,民主规则亦可随时被推翻。在一个经济仍落后的人口大国里强搞西式民主,就是今天埃及的样 子。”

中国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杨禹的评论表面说的是埃及,但显然实际上说的是中国。他的观点被认为是很能代表中共官方的观点,这就是中国人素质差,不能或不配享受民主。

*高位截瘫与学步婴儿*

对这种官方或亲官方的观点,中国网民做出了有趣的反应。

网民“五岳散人”发表说:

“又有人说埃及军方接管政权什么的,以此验证民主、宪政的不靠谱。回应:1、谁都尿过炕,人家1岁时尿炕不稀奇,比六十多岁还尿炕的强多了,也比现在还讨论宪政的地方强多了,更比连选择权利都没有的强多了。咱能不在高位截瘫的时候嘲笑学步的婴儿么?”

(注:“六十多岁”显然是指中共通过枪杆子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建国64年;宪政问题,即政府及政府和执政党官员权力是否应当有限制的问题在中国依然是一个敏感的、甚至是不能讨论的问题。)

网民“清华秦鹏”的评论则是更为现实:

“埃及这个事儿,其实是好事儿:看着他不行,大伙儿一起赶下去换一个,结果一看这小子还不行,那么再换一个。----别笑话人家,你换个(中共)村书记试试?不打折你腿!”

网民“胡紫微”则对中国官方以及亲官方的人对埃及政治发展的态度十分不以为然:

“埃及出事了。赶紧跑出来凑一嘴,骂一骂宪政。真有出息。您可以问问埃及人民,还想不想回到穆巴拉克的时代?还可以问问伊拉克人民,想不想回 到萨达姆时代?可以问问俄罗斯人民,想不想回到斯大林时代?还可以问问利比亚人民,想不想回到卡扎菲时代?总以为讪笑别人癣疥之疾,就可以遮蔽自己溃烂之处。”

埃及的事态发展还在继续。埃及的事态发展在中国引起的反响也在继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