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2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网络观察:习颂耄研究


习近平今年6月访问美国加州时有抗议者举行示威(美国之音记者国符拍摄)

习近平今年6月访问美国加州时有抗议者举行示威(美国之音记者国符拍摄)

这里“习”是指中国执政党共产党现任最高领导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家人;“耄”(音读“冒”,训读“老毛”)则是中国网民给中共已故的独裁者毛泽东的绰号。

习近平夫妇10月5日抵达印尼巴厘岛出席APEC峰会

习近平夫妇10月5日抵达印尼巴厘岛出席APEC峰会

习近平上台之初,甚至还没有上台,就反复到毛泽东的故乡韶山“朝圣”,不遗余力地大力颂扬反复给中国人民带来大灾难、也给习近平一家带来灾难的毛泽东。习近平颂扬毛泽东在中国国内外引起纷纷议论,被普遍认为是一种不明智、甚至是愚蠢可笑的做法。

这种来自中国国内外低声或高声的议论和嘲笑,显然对习近平以及中共当局构成了一种难以无视、难以抗拒的无形压力。中共当局控制的媒体近来开始采取多种措施,甚至推出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试图力挽狂澜,使习近平和中共摆脱上述难堪的境地。

然而,来自各方的迹象显示,中国当局为摆脱困境而做出的最新努力只是使习近平以及中共当局越描越黑,在困境中越陷越深,在世人面前闹的笑话越闹越大。

与此同时,习近平当局的这种困境和笑话也给文学和政治科学研究者提供了绝好的观察材料和研究课题。

*陷阱四围习近平*

习仲勋和小说《刘志丹》冤案

习仲勋曾经担任中共陕北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刘志丹是上个世纪30年代中共陕北根据地的创始人之一。正是这个陕北根据地使当时受到国民党军队围追堵截而西逃北进的中共红军主力得到了落脚和喘息之地。毛泽东曾经说过“陕北救中央”。刘志丹于1936年阵亡。

1962年小说《刘志丹》在中国出版,作者是刘志丹的弟媳李建彤。毛泽东却说“利用小说进行反党活动,是一大发明”,指责这本小说要为“反党集团”头目高岗翻案。高岗当年也是陕北根据地主要领导之一。在随后的整肃中,受到这部“反党小说”牵连的多达6万人,其中6000多人被迫害至死。

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的习仲勋也卷入此案,被打成“反党集团”头目,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审查、关押、迫害,蒙冤长达16年之久。
从1949年中共夺取中国大陆政权开始,毛泽东统治中国大陆27年,给中国人来来一个又一个的大灾难,也给习家带来大灾难。毛泽东一度以“利用小说进行反党”这种旷古奇闻般的罪名,将习近平的父亲、中共元老习仲勋打入黑牢16年。

然而,习近平一上台,甚至还没上台,就开始大力祭拜毛泽东的亡灵,不遗余力地大力颂扬毛泽东,声言不能否定毛泽东,要肯定而不是否定毛泽东统治中国的时代(即他所谓的中共实行“改革开放”之前和之后的30年不能相互否定。)

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普遍认为,习近平大力颂扬毛泽东使他自己和中共当局陷入颠三倒四、前后矛盾、进退失据、左右为难的困境,实际上等于是在四面八方给他自己和中共当局挖了难以逾越、难以逃脱的陷阱。

在观察家们看来,习近平不遗余力地颂扬毛泽东,必然导致许多人不禁要问两个问题:

1)到底是毛泽东是坏蛋,冤枉了习近平的爹爹习仲勋?还是
2)习仲勋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反党坏蛋,习近平是反党分子的后代?

上述两个问题,每一个分别有“是”或“不是”、Yes或No的两种答案。

两个问题,四种答案。习近平无论是选择哪一种,都会使他陷入他自己为自己打造的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狼狈境地。

*习家人出马解围*

许多观察家和批评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一直在嘲笑习近平身手不凡,居然上台不久就能如此巧妙、如此成功地给自己四处布下绊马索,挖下陷阱,使自己难以挣脱、摆脱、逃脱、脱出,使他自己成为众人的笑柄。

这种狼狈境地给习近平造成了中国老话所说的“亲者痛、仇者快”的明显效应,成为习近平和中共当局的批评者津津乐道、乐此不疲的谈资和笑料。

在观察家们看来,在颂扬毛泽东的问题上,习近平和以他为首的中共当局的困境,首先表现为以习近平和以他为首的中共当局及其宣传机构难以应对世间的议论和嘲笑;这种困境堪比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当中的那位皇帝及其左右大臣的困境。全世界的读者都知道,那位昏庸的皇帝及其左右大臣受骗子欺骗,进而自欺欺人、最后却难以应对那个天真的孩童高声说出“皇帝光着屁股”的真话。

有文学研究者认为,安徒生在他那最著名的童话中所描绘的皇帝及其左右大臣的困境,不要说童话中的皇帝和大臣难以应对,实际上连那一童话原创者、想象力超绝的 安徒生本人也难以应对;“皇帝的新衣”的故事讲到了孩子童言无忌、点出“皇帝光着屁股”的事实之后便戛然而止,这不但显示了故事中的皇帝及其左右臣僚的为难,更显示了安徒生的为难,因为安徒生显然难以想象在那之后的一个合情合理又可信的故事情节发展。

然而,令中国国内外观察家感到十分刺激、十分兴奋的是,童话作家安徒生难以想象的故事情节发展正在当今中国发生。就摆脱困境的想象力而言,习近平及中共当局显然正在在做出艰苦卓绝的努力,力图超越安徒生。

在习近平歌颂毛泽东,导致众多的人嘲笑、谴责他荒唐可笑、不合人伦情理、逆历史潮流而动之际,中共当局近日来通过报刊和互联网推出一系列文章,竭力为毛泽东的种种罪行进行在观察家们看来是滑稽可笑、不值一驳的辩护(如,“毛泽东犯下的全都是错误而不是罪行,因为毛的主观动机是好的”之类),从而间接地表示或显示习近平歌颂毛泽东并没有原则性的错误。

在10月15日习仲勋百年诞辰到来之际,习近平当局更是推出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以回忆纪念父亲习仲勋的名义发表长篇文章。那篇题为“父亲往事---忆我的父亲习仲勋”的长文首先由官方的《中国青年报》发表,再由中共权威宣传机构新华网转发。

那篇长达将近7000字的文章表面上是回忆父亲习仲勋,但习远平在文章中明显地试图为哥哥习近平进行辩护,为习近平歌颂毛泽东给他(习近平)自己造成的困境解围。

然而,习远平的文章显然没能成功地给哥哥习近平解围,反而明显地使习近平陷入了更大的麻烦,使习近平显得更加首鼠两端、前后矛盾、进退失据、左右为难、荒诞可笑。

*习远平文章生麻烦*

在观察家和文学、社会科学研究者看来,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的文章可圈可点,对观察和研究当今中国政治形势具有十分重要的参考价值和意义。

这种价值或意义首先是,中共和中国政府最高领导人的亲弟弟利用中国官方媒体发表长文歌颂自己的父亲,并进而为自己的哥哥成问题的言行进行辩护,为哥哥的合法性提供支持,这种公器私用、把执政党、国家和自家如此一把抓为我所用的奇特景色,即使是在国情特殊的当今中国也是非常罕见的,放诸世界更是罕见(大约只有公开将国家完全当自家的朝鲜金家王朝可以相比)。

但在那些研究当今中国政治、研究习近平颂扬毛泽东问题的研究者和观察家看来,习远平长文中最好看、最值得关注的是他闪烁其词地提及实行暴政的毛泽东、以及同样闪烁其词地提及那些显然缺乏基本的是非善恶道德、无视或友情、对习仲勋遇害见死不救的中共其他元老。

习远平长文可谓研究当今中国政治和中共高层领导人行为的上好资料。该文在给新华网转发时被分成四张网页。其中第一张就展示了充满教育意义的丰富内容。

习远平文章那些富有教育意义的内容,也给他哥哥习近平造成了更新的、更大的、更难堪的政治麻烦。

仅仅是在第一页,习远平展示的一系列引人注目或令人感到滑稽或有趣的说法包括:

1)他父亲习仲勋回顾自己追随中共的一生,认为自己最大的、最值得自豪和欣慰的成就之一是就自己一辈子没有迫害或参与迫害他人(“我这个人呀,一辈子没整过人”);

2)习仲勋为中共“打江山”立下大功,使习仲勋遭受长达16年残酷迫害的坏蛋是毛泽东的打手和杀手康生而不是毛泽东;毛泽东本人则是对习仲勋赞美有加,称赞习“来自群众”;

3) 他父亲习仲勋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投入冤狱长达七年,家人一直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后来习家人冒险给中国总理周恩来写信求援,在周恩来的特别“关照”之下,习仲 勋与分离多年的习近平和习远平兄弟头一次见面,惨境中的习仲勋一下子分不出哪个是近平,哪个是远平;在那次见面之后,习仲勋又继续蹲黑牢将近十年。

在观察家们看来,从文学鉴赏角度来说,习远平的文章跟他哥哥习近平颂扬毛泽东的言论有一拼,习家近平、远平这兄弟俩似乎都擅长于一开口或一动笔就使自己陷入困境或可笑难堪的境地。

仅就上面列举的习远平三种引人注目的说法而言,随便一个心智正常、理解力稀松平常的读者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发问出一连串的问题:

1) 一个人参加一个党,并且认为自己追随那个党一辈子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没有迫害或参与迫害他人(“整人”),这样的一个党到底是一个什么党?终生追随这样的 一个党是否是一个不可饶恕错误?习近平和及其弟弟有这样的在一般人看来是怯懦或糊涂的父亲给他们家教,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2) 在“英明伟大”的毛泽东领导下,康生那样的坏人居然可以高高在上,为所欲为,连习仲勋这样的老革命他都可以随意、肆意、肆无忌惮地残害迫害,那么,毛泽东 是个什么人?毛泽东终生信任和重用康生这样的坏蛋恶棍,究竟应当算是一个暴君还是一个昏君?毛泽东既然如此赞美习仲勋,为什么却视他如草芥,听恶棍把他投入监狱长达16年不管不问?对这样的毛泽东为什么不能否定?

3) 在“英明伟大”的毛泽东领导下,像习仲勋这样为中共立下汗马功劳的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投入黑牢,而其他陷入冤狱、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普通中国人更是数以千万计(习仲勋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侥幸),如此这般的毛泽东统治和毛泽东时代,究竟为什么不能否定?在习仲勋遭受如此冤屈和残酷对待的岁月里,他的老同事、老朋友们对他不管不问,或不能管也不能问,更不能或不愿救援,包括周恩来和邓小平在内的那些老同事究竟应当算是太卑鄙、太胆怯、太无能,还是他们都 是一帮善于拍马屁、善于为自己谋利益的精明鬼、糊涂虫、可怜虫?

显然,习远平发表长文,委婉曲折地为哥哥习近平颂扬毛泽东这种在众多的观察家看来是怪异不智的做法进行辩护。但习远平不但没有帮习近平解决问题,反而给习近平造成了更多、更大的问题。

*捂着伤口唱赞歌(1)*

在当今世界现存和已倒台的共产党国家,或在实行其他形式的极权专制的国家,为暴政或迫害者唱赞歌是一种常见的甚至是必然的现象。

中国大陆目前是全世界实行共产党一党专制统治历史最悠久的国家。因此,中国人对这种为暴政或迫害者唱赞歌的现象可谓感受特别深,对这这种现象的分析也特别精锐、尖锐、细致、细腻,深入,深刻。而笔名“犀利公”的分析家的精当分析可说是毫无疑问地推进了有关极权社会的文学和社会科学研究。

“犀利公”2011年在中国互联网上发表题为“极权主义的扭曲、诱惑及变种---曲啸现象和郭沫若现象的反思”的文章,将为暴政或迫害者唱赞歌的行为称为“捂着伤口唱赞歌”,并将他认为的这种可鄙、可耻、可悲、可怕、可叹、可笑、可恨的唱赞歌行为进一步细分为两种:

1) 捂着自己的伤口唱赞歌(如中共统治下的“新中国”读书人曲啸被中共残酷迫害、妻离子散20多年出狱之后,依然为中共高唱赞歌;早年在中共尚未掌权就投靠中共的文人郭沫若,1960年代在自己的两个儿子连续被毛泽东的打手迫害致死的时候,依然在群众大会上高声为毛泽东和毛的妻子江青唱赞歌);

2) 捂着别人的伤口唱赞歌(如当代中国文人余秋雨和王兆山,前者劝诫2008年5月四川大地震中有孩子死于劣质学校楼房倒塌的那些四川人不应过度悲哀,不应急于追究官商勾结建造劣质楼房的罪责,而是要集中精力先歌唱中共当局举办奥运会的伟大成就;后者则是发表诗歌,假借地震死难者的身份和口吻欢呼死于地震但得到中共最高领袖的语言关爱是无上的幸福)。

有了“捂着伤口唱赞歌”这种分析框架在,文学、政治学学者、观察家和分析家乃至中国普通公众正在观察、思索和分析习近平及其家人歌颂毛泽东究竟是属于1)捂着自己的伤口唱赞歌,还是2)捂着别人的伤口唱赞歌;还是两者兼而有之,既捂自己也捂别人的伤口唱赞歌。

*捂着伤口唱赞歌(2)*

关于“捂着伤口唱赞歌”的问题,在这里应当做出两点的补充说明:

A: 曲啸被中共疯狂迫害得妻离子散之后,还热心地为中共政权唱赞歌,从而得到中共当局的大力提拔重用;在1980年代,曲啸受中共当局派遣到美国,对中国的留美学生宣讲中共政权虽然残暴得令人发指、但依然得到他曲啸的衷心爱戴;曲啸的这种怪异的逻辑在他在美国头一场讲演会上就受到了著名华裔历史学者汪荣祖的痛斥。

了解当事人曲啸和汪荣祖并亲历当时历史性场面的中国留学生阎润涛在互联网上发表报告说,汪荣祖教授在听曲啸讲演之前还是亲中共的,但汪教授听了曲啸的那番奇谈怪论,立即表现出怒不可遏的义愤,当场抨击中共政权惨无人道,并表示中共政权生产出曲啸这种为迫害者唱赞歌的怪胎让他亲眼见识了中共政权的惨无人道。

汪荣祖教授的抨击使曲啸当场心理崩溃,这被认为彰显了天理(或普世价值观、人类的个人尊严感和荣誉感)难以消灭,同时也使中共当局立即意识到曲啸在美国完全丧失利用价值,并旋即决定战略性撤退,让曲啸马上中断在美国的巡回讲演立即返国。返回中国之后,曲啸一病不起,至死都没能从汪荣祖教授的致命性抨击中回复过来。

B:“犀利公” 在文章中引用了学者阎润涛所报告的汪荣祖教授抨击中共和曲啸的话:“什么党是亲娘,可如此长期地打自己的孩子,那还是亲娘吗?比后娘都残忍,还有什么资格要求被虐待的孩子忠诚于她?母亲这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非法的,都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显然,在将执政党共产党比作母亲、要求被统治者无条件热爱和歌颂共产党的问题上,“犀利公”、阎润涛或汪荣祖似乎都没有特别注意到苏联作家、文学奖获得者索 尔仁尼琴所说的更文学、更哲学,因而是更生动、更犀利的话:假如共产党或共产党政权是母亲,那么,一个母亲打残、打死自己的孩子,或把自己的孩子扔出去喂狼,这样的母亲还能要吗?

*对习的社会科学研究*

习近平大力歌颂疯狂迫害其父亲习仲勋的毛泽东,从一开始就被广泛认为是一个可笑可鄙的闹剧,也是一种文学和社会科学的奇观。

以上展示的是中国国内外各路观察家对这种奇观的文学观察和分析。接下来是社会科学方面的观察和分析。

众所周知,社会科学理论上属于科学,尽管许多从事自然科学研究的科学家认为,社会科学缺乏足够的严谨严密,难以称做科学。但社会科学学者认为,从构思理论、提出和验证假说的角度来看,社会科学研究无疑属于增进新知的科学研究。

简单粗略地说,现代科学的要义或宗旨就是基于观察自然现象构建科学理论、提出和验证假说(也就是所谓的“让大自然回答问题”)来增进人类新知。

例 如,现代科学研究的公认鼻祖、意大利科学家伽利略相传在比萨斜塔上进行科学实验,让人们看到轻重有别的球同时落地,从而证实了他提出的科学理论假说,即自由落体的坠落速度只是跟重力加速度有关,跟物体的轻重无关,在重力加速度相同的条件下,不同重量的物体下坠的速度是相同的。

伽利略的决定性试验一下子打破了千百年来人们的想当然,从而增进了人类的新知,并一举确立了现代科学研究方法的重要性。

按照伽利略式的现代自然科学研究方法思路,社会科学研究者如今也可以对习近平颂扬毛泽东的现象提出假说,进行验证,从而增进人类对当下中国政治的新知。

截至目前,可以进行科学的、量化的、统计学的观察验证的社会科学研究假说至少有两个:

1)基于普世价值观和人类基本的尊严、荣誉感的假说:在来自中国国内外的嘲讽议论中,习近平以及中共当局迟早会意识到颂扬毛泽东是得不偿失的不智之举,因此会或早或迟地停止颂扬毛泽东(中共控制的中国主流媒体将显示出可以进行统计学分析的变化);

2) 基于专制统治制度性地蔑视民意和事实的历史记录的假说:习近平及中共当局颂扬毛泽东,并非是因为不知道毛泽东被许多人认为是昏君或暴君,而是因为习近平政 权要追求的是毛泽东那种可以肆意施暴或发昏而不受惩罚的绝对权力,因此习近平当局将坚持反潮流,坚持不惜一切代价颂扬毛泽东,不会被众人的哄笑或谴责吓退 (中共官方媒体将持续不变地、甚至是更高调地颂扬毛)。

*观测验证在进行*

科学研究或社会科学研究常常是枯燥的,但有时也可以是令人激动的。

例如,伽利略在比萨斜塔上进行的自由落体试验就令专家和普通的看客激动。而以世界人口第一大国中国的政治发展动向作为观测验证材料,验证社会科学理论或假说,则更是让中国国内外无数的社会科学研究者乃至一般的看客感到刺激和激动。

如今,处于大变动之中的中国已经成为中国国内外各路社会科学家的做梦都难想像到的最好的试验场。

由于社会科学观测验证需要跨度明显的空间或时间,不像伽利略比萨斜塔试验那样可以在一个地点、一两秒钟之内定乾坤,因此,有关中国的社会科学试验观测,尤其是有关习近平颂扬毛泽东的社会科学观测验证,更是给试验者和看客平添了一重或N重的刺激或激动。

截至目前,上述的有关习近平颂扬毛泽东的两种相互对立的社科研究假说各自都获得了一些观测证据的支持。

例如,习近平上台之后,反复赞扬、赞颂毛泽东,反复把毛泽东的话挂在嘴上四处宣讲。然而,中共当局日前突然出人意料地、又神神秘秘、羞羞涩涩、欲说还休地发出简短得令人迷惑的声明,宣布早些时候来自官方渠道的所谓中共当局将在年内出版新版毛泽东语录的消息是“纯属误传”。

这一情况发展似乎给上述第一种假说(即习近平及中共当局难以抗衡普世价值、或人类尊严和荣誉感、面对国内外的普遍嘲笑不得不退让、退避)提供了支持。

与此同时,还有一种情况发展则显示,上述第二种假说(即习近平及中共当局将政治权宜置于普世价值、或人类尊严和荣誉感之上)似乎获得了实际观测的支持。

这种似乎是支持第二种假说的情况是,在美国之音中文网站上,一位在任何问题上总是始终一贯地严格按照中共规定的宣传口径替中共当局说话的评论者就习近平颂扬迫害他爹爹的毛泽东这种不近人情的怪现象留言表示:习近平明白毛泽东迫害他爹习仲勋,不是个好东西,习近平会在私下里骂毛泽东坏蛋,但在公开场合还是要赞扬毛泽东是伟大领袖,这种人前人后两面三刀、公私分明的做法对政治家来说是正常的也是明智的。

在研究文学和社会科学的人看来,在美国之音中文网为中共站台的这位中共辩护者的话对习近平明显地有利有弊,而且对习近平以及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来说很可能是弊大于利。

一方面,中共辩护者的这种说法可以显示习近平并不像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愚不可及,习没有傻乎乎地赞美残暴迫害他父亲和他一家人的毛泽东;另一方面,这种说法又可以显示习近平是一个欲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两面派。

*有趣研究课题无穷*

现在观察家们还不清楚,上述那位常驻美国之音网站的中共辩护者(并被许多评论者鄙夷地称做中共的“五毛”特工)的有关习近平对毛泽东又骂又赞的说法,究竟是来自中共宣传部门的指示,还是那位辩护者的擅自原创。

在研究当今中国政治的社会科学家看来,上述的问题也可以化为社科研究的两个假说,从而可以进行一番量化的或统计学的观测验证,从而增进人们对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的新知。

这两个社科研究假说是:

1)假如上述的那位中共辩护者的说法来自中共宣传部门,那么,人们将会看到,中共控制的传统主流媒体、网络媒体,以及替中共说话的人会越来越多地提出这种说法及其变种。

2)假如这种说法是那位中共政权辩护者的擅自原创,那么,鉴于这种说法对习近平及中共政权明显的损害甚至是有意无意的污蔑,这种说法将到此为止,下不为例,不会在中共媒体和替中共辩护的人当中发扬光大。

顺 便再说一句,一般的观察家认为,虽然习近平竭力歌颂毛泽东,但中国已经不是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因此,习近平当局眼下看来不太可能对这位有意无意地污蔑了他 (习近平)的支持者或网络特工动施行逮捕、酷刑、监禁,甚至砍头或枪毙之类的处罚。但习近平当局有可能斥责这种有意无意地使他和中共当局难堪的人是“一蠢再蠢”。

据中国资深的体制外记者高瑜报道,习近平先前已经恼怒地使用“一蠢再蠢”的四字真言斥责他认为是擅自乱宣传他的中共媒体新华社和香港《大公报》。

*决定性观测验证*

说到科学研究假说和观测验证,现代科学发展史上还有一个比伽利略的试验更为著名、更为精巧、更为精密、记录文献更为详细细致的科学观测验证,即1919年5月29日英国科学家组织的对爱因斯坦根据其广义相对论提出的一个预测假说的观测验证。

1919年那天在日全食地区进行的天文学观测验证,证实了爱因斯坦根据广义相对论提出的预测假说,即恒星发出的光线经过太阳会发生偏折、偏折幅度为1.7角秒。

将近100年前的那次天文学观测,是科学史上最著名的所谓决定性观测验证之一。那次验证一举证实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力道,并使现代物理学一举超越了英国科学家牛顿所开创的经典物理学。

对研究中国当代政治、研究习近平颂扬毛泽东问题的社会科学研究者来说,在今年12月26日毛泽东生日到来之际,他们也有一个很好的、甚至是决定性的观测验证的机会,这就通过观测习近平及中共当局届时的行为,验证有关习近平赞颂毛泽东问题的两种假说。

习近平当局先前已经放出大量的风声,表示今年要隆重纪念毛泽东的生日,以强调当局对毛泽东以及毛思想的重视。

说到这里,便不能不提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重大差异。

认为社会科学研究难以称为科学的自然科学科学家、尤其是物理学家认为,在自然科学研究当中,无论是伽利略的研究,还是爱因斯坦的研究,研究对象都是不会耍花招、不会蓄意骗人的自然物体或自然现象。

因此,自然科学的试验或观测一般必须是分毫不差、毫不含糊的(如伽利略试验的重量不同的球体同时落地,分秒不差;或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所预测的恒星掠过太阳的光发生的偏折是1.7角秒,不能是1.6或1.8)。

*自然与社会科学差异*

但社会科学的研究对象往往是人,而人会耍花招,可以为了种种目的指鹿为马、声东击西、颠倒黑白、布置迷魂阵、无理搅三分,或将无理说成有理,有理说成无理。 在许多自然科学家看来,社会科学观测的可靠性(reliability)和真确性(validity)便是可疑的,社会科学的科学性因而也是可疑的。

然而,社会科学家则认为,社会科学研究虽然不能像自然科学一样严格控制试验条件和试验观测对象,但社会科学研究可以基于难以质疑的普世价值或公理,通过建立理论模型,对观测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来应对处理人的不确定性问题。

例如,社会科学可以相当有把握地预测,在大多数情况下,处于安徒生童话“皇帝的新衣”困境中的皇帝或独裁者在孩童情不自禁地喊出“皇帝光着屁股”之后,一般会(十之八九会)倾向于选择立即寻找遮羞布遮蔽自己的裸体,而不是立即先光着屁股去追打、惩罚那个说出大实话的孩子。

与此同时,也有自然科学研究者甚至社会科学研究者指出,人们也很难排除另外一种可能性,这就是处于窘境的皇帝或独裁者在孩童情不自禁地喊出“皇帝光着屁股” 之后,会赤裸裸地立即对那孩子进行严厉的惩罚打击,从而震慑公众,逼迫公众至少在口头上继续承认,明明是光着屁股的皇帝确实是穿着骗子所说的难以被蠢人看出来的华美衣装。

*“危机”等于危险加机会*

在今年的毛泽东生日日渐逼近之际,习近平以及以他为首的中共当局究竟会做出什么选择?

中国国内外众多的社会科学研究者目前已经提出至少两种相反的假说。他们正在进行观测验证,并正在热切期待毛泽东生日到来之际的决定性观测验证。

习近平以及中共当局大力颂扬给中国带来大灾难的毛泽东,从而给习近平当局造成公关危机。

中国人爱说“危机”同时意味着“危险”加“机会”。显然,习近平大力颂扬毛泽东给他自己和以他为首的中共当局造成了危险,也给文学或哲学学者和社会科学研究者带来了诸多的观测研究机会。

中外众多的研究者、观察家和中国公众在看习近平笑话的同时,正在积极利用这些可以用来获得新知的观测研究机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