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网络观察:“拜鬼”的异同


12月26日习近平率常委参拜毛泽东纪念堂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

12月26日习近平率常委参拜毛泽东纪念堂向毛泽东坐像三鞠躬

祭祀生前做过恶事的死者的亡灵,在汉语口语中常常被称作“拜鬼”。

12月26日,北京和东京政府首脑被认为是不约而同地“拜鬼”,从而构成了政治史、国际关系史上奇妙的一幕。

然而,假如说北京和东京政府首脑同时“拜鬼”是双方之间难得的一次“大同”,那么双方“拜鬼”所拜的对象、“拜鬼”分别在中国和日本社会中引起的反响、以及中日双方对彼此“拜鬼”的看法和评论,则是“大异”。

中日两国民间以及中日两国主流媒体对“拜鬼”的大异其趣的反应,不但给观察者提供了巨大的、甚至是无穷的娱乐,让许多人要笑到喷饭,同时也使双方乃至国际间的专家学者再次看到,中国和日本这两个东方近邻看似只有“一衣带水”之隔,但差异巨大,甚至可以说是有霄壤之别,云泥之别。

*笑话与无聊*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靖国神社鞠躬敬拜。(2013年12月26日)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东京靖国神社鞠躬敬拜。(2013年12月26日)

在北京,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率领执政党最高领导班子(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体成员)祭拜中共前独裁者毛泽东的亡灵;在东京,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供奉着一些日本战犯亡灵的靖国神社,习近平和安倍晋三于是分别在中日两国国内引起巨大的争议。

然而,就娱乐性而言,习近平的“拜鬼”在中国国内引发了极其富有娱乐性的讽刺,令全世界最优秀的政治讽刺专业写手或演员也不得不自叹弗如,面生愧色。

与此同时,在观察家们看来,就制造笑话给日本民众乃至国际社会提供娱乐而言,安倍晋三的“拜鬼”相比之下绝对是弱爆了。

例如,在习近平参拜了直接造成数千万中国人死亡的大独裁者毛泽东的亡灵之后,“毛病养成恶习”、“毛病不除恶习难改”之类的评论在中国网民当中猛然火爆起来。

“毛病”与“恶习”如此巧妙对应、搭配,对习近平当局、对中共统治体制构成了尖锐、辛辣、犀利、凌厉、严厉、巧妙、幽默、滑稽、滑头、狡猾的抨击和讽刺。这种抨击和讽刺不动声色,又凶狠无比;看似无害,又杀伤力无穷;表面是平常话,实际却是见血封喉的匕首或投枪。

然而,对一个懂日语的人来说,在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之后,要想在日本民间找到艺术性跟中国网民旗鼓相当的抨击和讽刺,则是难上难,难于上青天。

对中日两国间政治讽刺艺术的的霄壤之别般的巨大差异,政治学和社会学学者有现成的、没有多少争议的科学性解释:

中国实行的是专制独裁体制,日本实行的是自由民主制;在打压言论自由的专制独裁体下,人们必须挖空心思绕开当局的打压,于是讽刺挖苦的能力越锻炼越强;在保障言论自由的民主自由体制下,人们不需要为自己的言辞太费心思,结果导致人们这方面的心思或创作力退化。

政治学和社会学学者们的这种解释,也有历史和统计学上的证明。

众所周知,在苏联共产党独裁政权时期,苏联是全世界最大的政治笑话生产国。随着苏共政权垮台,苏联解体,全世界的政治笑话生产中心已经无可争辩地转移到了依然在实行斯大林式的共产党独裁政治体制的中国。

*中国网民之优秀*

不错,在美国、英国等西方自由民主国家,也有很多很好的专业笑话写手,能写出很好的政治笑话。但这些专业写手或表演家跟成千上万的中国公众、中国网民相比,无论是创作的数量还是质量都差了很多。

就娱乐性而言,专制独裁体制总是充满笑话和荒诞,自由民主体制则往往容易无聊乏味,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也是政治学学者的共识。就这一点而言,实行自由民主制度的日本确实是不值得一提的“小日本”,无聊乏味,乏善可陈。

例如,在当今中国,民间评论习近平参拜杀人魔王毛泽东亡灵的说法,除了“毛病养成恶习”之外,还有“认贼作父”、“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之类的超级搞笑、超级巧妙的说法。在日本,却很难找到与之旗鼓相当的民间评论安倍晋三的说法。

中国公众,中国网民可谓原创力、创造力无限。他们构思精巧,眼光高超,才思敏捷,视野开阔,不但对中国国内政治有外国人难以企及的灵敏嗅觉,而且对国际关系也有过人敏锐的洞察理解。

例如,在习近平率领中共最高领导班子祭祀毛泽东亡灵和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之后,中国网民创作的一个精巧无比的评论就充分展示了他们世界一流的艺术性政治评论才能:

“我们参拜了我们的靖国神社,他们参拜了他们的靖国神社。”

专攻语言学/文学的学生,只要稍微细致分析一下这句话的诸多精巧所在(例如,从“我们”这个代词的指称和政治意义,到“靖国神社”的挪用、原意保留又转变,到发言者观察“他们”的视角,到“我们”与“他们”的并列对立),就足以写出一篇优秀的学期论文甚至是毕业论文。

但在教育专家们看来,这样的优秀学生或这样的优秀学术论文几乎可以肯定不会在中国出现,因为当今中国缺乏学术自由和言论自由。在中共特务学生和特务机构的监督之下,学生和教授都不敢或不能研讨真学问,不能或不敢研究这样的具有现实意义和理论意义的有趣问题。

*中国官方之滑稽*

中国网民、中国公众为什么会有如此惊人的原创力源源不断,妙段子喷涌不绝?

解释这个问题,显然需要“一个巴掌拍不响”这句俗话。简单地说就是,中国公众和网民的讽刺幽默创作才能的发挥,离不开中国当局不断提供佐料,不断提供刺激;中国网民源源不断生产讽刺艺术杰作,离不开中国官方的贡献。

例如,中国官方、中共官方提供的“拜鬼”之说的贡献。

“拜鬼”的说法在中文当中一般只是用于口语,用于街谈巷议,或用于泼妇或无赖汉骂街。然而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在今年8月18日发表文章,其令人拍案叫绝、别开生面的题目是:

“安倍切记拜鬼被吸阳气 不治而亡”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如此创造性地将“拜鬼”的说法用于国际关系,用于诅咒另一个国家的政府首脑,从而一举成为中国网民和公众的笑谈资料,成为国际笑柄,一举使中共跻身于利比亚前独裁者卡扎菲或朝鲜独裁者金正恩政权狂言引人笑的行列。

来自国内国外的嘲笑,显然使中共当局感到了有苦难言的难堪。在习近平12月26日“拜鬼”之后,有中国网民发表微博,采用指桑骂槐的手法,佯装指责“安倍拜鬼”,伤害中国人民感情,实则声东击西,抨击嘲弄习近平“拜鬼”伤害中国公众感情。

中共当局控制下的互联网网管立即删除了这种指责“安倍拜鬼”的微博,而且连单纯抨击“安倍拜鬼”的微博也一并删除,从而再次给中国公众和国际看客提供了巨大的娱乐,再次显示了中共当局先前和现在的宣传和控制舆论手法的拙劣、粗暴、愚蠢、可笑。

由于自由民主制度的严格限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即使是有意玩弄这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滑稽剧给日本公众和国际社会提供娱乐,他也无法玩得起来。他只能是望洋兴叹,徒唤奈何。

*官媒竞相逗笑*

就政府官方或执政党闹笑话给本国人民和全世界看而言,当今中国的政治制度大大优越于当今日本的政治制度,这已经是毫无争议的事实和现实。

日本在历史上曾经反复向中国派遣使节,以学习借鉴和引进先进的中国文明。现在还不清楚日本政府是否有计划再度向中国派遣使节,以学习借鉴中国政府善于制造笑话的这种优异制度。

然而,在中国国内外观察家们看来,《人民日报》在制造笑话方面相对而言还不是最优异或最优秀的。真正好玩、好笑、有趣、滑稽、富有娱乐价值的是《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的政论性文章几乎篇篇好玩,篇篇荒唐可笑,篇篇富有娱乐价值,令读者很难能忍住不嘿嘿窃笑,或捧腹大笑。例如,《环球时报》提供的“拜鬼”(敬拜毛泽东)的理由:

“毛泽东带领新中国做了社会发展道路的大量探索,他所犯的一些错误有的是历史局限性造成,而这种历史局限性,不仅是他个人的,也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反右运动、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给社会带来的大面积伤害深深烙印在中国人的集体记忆中,这也催生了我们对社会稳定的特殊珍惜。”

《环球时报》如此搞笑的为暴政统治者张目的社评,引来中国网民旗鼓相当的搞笑戏仿:

“强奸犯所犯的一些错误有的是生理必要性造成,而这种生理必要性,不仅是他个人的,也是我们整个人类的。‘强奸案’带来的伤害也催生了我们对女性的特殊保护。平心而论,没有广大的强奸犯,中国怎么可能设立强奸罪?”

观察家们指出,一个读者读到《环球时报》搞笑的社评和中国网民的搞笑戏仿假如笑不起来,那个读者必定是有神经或神经方面的缺陷。

在这里应当顺便指出,非常不幸的是,日本没有《环球时报》这样搞笑的官方报纸,这种局面显然导致日本公众的政治讽刺创作力难以与中国公众匹敌,因为日本公众缺乏《环球时报》这样的报纸源源不断地提供创作素材,缺乏创作所需要的灵感刺激。

另外,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中国人之所以更幽默,也是因为得益于极其严重的空气污染,即中国官方所说的雾霾。

然而,面对这种劣势地位,来自日本的报道显示,日本政府和民间目前尚无增加日本空气污染以刺激和提升日本人幽默感的任何计划或提议。

现在观察家们还不清楚,日本政府和民间的这种普遍的无所作为、不思进取的心态,是否是传统的中国道家“顺其自然”、“无为而治”的思想影响导致的。

*习近平亲自搞笑(1)*

中国官方媒体频频发表许多言论引起中国公众和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争议、议论、揣测。但无论有怎样的争议,中国公众和国际看客都有一个共识,这就是中国媒体确实是常常很搞笑。

在许多观察家看来,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官方媒体之所以常常很可笑,显得很荒诞、滑稽、愚蠢、文理不通、逻辑不通,是跟中共党魁习近平很荒诞、滑稽、愚蠢、文理不通、逻辑不通密不可分的。

在观察家们看来,习近平在去年11月台之后不久,就开始赞扬一度疯狂迫害他亲生父亲的暴君独裁者毛泽东。毛泽东在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后害死了至少五千万中国人、从而成为世界文明史上头号杀人魔王。毛泽东在1960年代初又以莫须有的“利用小说进行反党”的滑稽罪名,将习近平的亲生父亲习仲勋打入黑牢十八年。

习近平本人及其家人也深受毛泽东之害,以至于习近平和他的弟弟习远平在跟父亲生离多年之后头一次获得毛泽东当局的恩惠到黑牢探望习仲勋的时候,习仲勋居然认不出哪个是近平哪个是远平,不得不让他自己的这两个孩子自报姓名。

因此,习近平上台之后不久大力赞扬毛泽东,立即招致中国民间“认贼作父”和“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的嘲笑和恶评。

这种嘲笑和恶评显然使习近平狼狈不堪。在今年10月初,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利用纪念习仲勋生日100周年的机会发表文章,试图替习近平解围。习远平在文章中说,当年使他父亲习仲勋遭受迫害的不是毛泽东,而是毛泽东的鹰犬康生。

习远平如此为习近平解围,只是使习近平显得更加可笑,使他或许暂时摆脱了“赞美暴君”的恶评,但却坐实了他“赞美昏君”的恶评和嘲笑。

面对这种同样使他狼狈不堪的恶评和嘲笑,习近平在12月26日在朝拜毛泽东亡灵、再度颂扬毛泽东之际,又亲自出马,试图为自己解围,力图向中国公众和全世界显示,他颂扬毛泽东并不是发疯、发昏或发傻,而是有道理、有根据、有眼光、有逻辑的。

习近平说:

“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离开对历史条件、历史过程的全面认识和对历史规律的科学把握,不能忽略历史必然性和历史偶然性的关系。不能把历史顺境中的成功简单归功于个人,也不能把历史逆境中的挫折简单归咎于个人。”

*习近平亲自搞笑(2)*

习近平如此亲自出马给自己解围,显然导致他更是更是深陷重围,引起中国公众和国内外观察家们更多的哄笑、狂笑、坏笑、冷笑,导致人们再度强烈好奇并质疑:到底是习近平本人水平太低劣?还是习近平周围的助手水平太低劣?为什么习近平上台以来几乎总是一开口就是讲笑话?

观察家们指出,习近平为毛泽东进行辩护的讲话糊里糊涂,云山雾罩,不知所云,避重就轻,文过饰非,文理不通,逻辑不通。

例如,习近平将毛泽东统治中国造成的种种骇人听闻的大灾难一概轻描淡写,归结为莫名其妙的“历史逆境中的挫折,”跟日本右翼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将武装侵略中国归结为“进入”中国大有一拼。

在观察家们看来,即使是人们愿意相信习近平,愿意接受他的这种说法,也有许多不可逾越的障碍,其中包括:

1)习近平是否是要全盘否定共产党统治中国的历史?毛泽东统治中国的历史,到底是“历史顺境”还是“历史逆境”?莫非习近平的意思是要说,中共统治中国导致中国跌入悲惨无比的历史逆境吗?毛泽东统治中国的历史,哪一段是顺境?哪一段是逆境?

2)在毛泽东领导的中共统治下,中国发生了人类有史以来的规模最大的人造大饥荒,这无疑是“历史逆境”,无疑是中共的“挫折”;这究竟应当归咎于谁?中共多年来一直坚持谎称,那场饥荒是“自然灾害”和“苏联逼债”导致的。但世界气象资料以及苏联解密档案显示,当时中国没有大规模灾害性天气,苏联也没有逼债。既然不能将中国的大饥荒归咎于老天爷或“苏联修正主义叛徒集团”,那么,应当归咎于谁呢?是应当归咎于中共政权?还是归咎于毛泽东?

3)他的亲生父亲习仲勋被按上莫名其妙的罪名打入黑牢,习仲勋的大约6万同事和下属也受到株连,受到残酷迫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这一段“历史逆境”或“挫折”应当归咎于谁?毛泽东?康生?鉴于习近平明确表示不赞同归咎于个人,那么,是否应当归咎于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云、朱德等中共其他元老集体见死不救?或归咎于中共是一个许多批评者所说的黑手党一样的组织,归咎于中共无法无天的制度?

显然,这些明显的问题是习近平或他的写作班子跟本就没有想到的。于是,习近平在“拜鬼”之后,再度亲自给中国公众和国际看客表演了一个大笑话,耍了一个大乌龙,让中国的中国国内外观察家再次获得一场大娱乐。

在观察家们看来,跟开口就讲笑话的习近平相比,日本首相作为政府首脑或执政党领袖很少能发表如此富有娱乐价值的讲话。

*日本媒体在说啥*

中国依然实行斯大林式的共产党一党独裁体制,尽管中共对苏共独裁体制有些修改、有些创新,有些变通,但其独裁体制的关键因素是绝对不变的。

这些因素包括对媒体实行严密的控制,执政党可以随时发布说一不二的命令,规定新闻媒体可以说什么不可以说什么,违规者将丧失饭碗,或丧失自由,虽然丧失脑袋的事情比以前少了。

于是,在习近平参拜毛泽东亡灵之后,中国媒体奉命整齐一律地发布中共宣传部门规定的宣传性新闻及评论,对习近平“拜鬼”和“拜鬼”之后发表的讲话所引起的争议装聋作哑,不置一辞。

相对而言,实行自由民主制度的日本,日本民间和媒体可以自由地对政府和政府官员的作为品头论足,横挑鼻子竖挑眼,从各方面进行或赞或弹的评说。

然而,假如有读者期望日本的主流媒体也能发表《人民日报》或《环球时报》那样的高度荒诞、滑稽、愚蠢、文理不通、逻辑不通的文字给读者带来愉悦,这样的读者肯定会大失所望。

这主要是因为日本的主流媒体必须要争取以理服人,以事实服人,而道理与事实通常不会像荒诞可笑的论点那样引人发笑。

在这里,不妨举日本主要报纸《朝日新闻》和《读卖新闻》12月27日发表的评论安倍晋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社论为例。

《朝日新闻》在日本通常被认为是倾向左翼,因此,其社论对安倍晋三首相的参拜之举表示全盘否定,这也是题中之义,毫不奇怪:

“安倍首相着眼于对内、而且是过于着眼于对内的不负责任的做法令人吃惊。他昨天作为首相首次参拜了靖国神社。

“安倍曾经说,在2006年他第一次担任内阁总理大臣时没有参拜,这让他感到‘悔恨至极’。他是因为要避免参拜靖国神变成政治、外交问题而回避参拜的。

“如今,安倍不再顾忌这样的考虑,毅然前往参拜。他选择在就任首相一周年这个跟‘英灵’没有任何关系的日子进行了参拜。安倍首相无论举出什么理由,也不能将这种参拜正当化。

“这么说并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和韩国会做出反弹,而是因为安倍首相的行为牵涉日本人如何看待过去的战争,他的行为将对日本造成范围广泛的影响,涉及日本的安全保障和经济。

“安倍首相在参拜之后表示,‘我为离开母亲和挚爱的妻子儿女前往战场的英灵合掌祈祷冥福。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目的。’

“为卷入战争、身不由己死于非命的人们表示哀悼,我们对此没有异议。然而,假如现在在职的首相和内阁阁僚参拜靖国神社,就会在纯粹的追悼之外添加别的意味。

“实行政教分离,这是宪法所确定的原则。我们之所以有这样的宪法,是因为我们有军国主义和国家神道教结合的痛苦经历。”

以上是日本主要报纸、被认为是通常立场偏左的《朝日新闻》在12月27日就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所发表的社论。

显然,这种社论,这种评论或许可以说是雄辩,但恐怕没有多少娱乐价值。

*《读卖新闻》社论*

在另外一方面,日本发行量最大、一般被认为立场右倾一些的报纸《读卖新闻》发表社论说:

“安倍首相这次进行的是一次‘闪电般的参拜’。为什么要在现在进行?究竟是下了什么决心才决定前往参拜的呢?人们有很多挥之不去的疑问。

“安倍首相在上任一周年的12月26日上午,对靖国神社进行了就任后的第一次参拜。这是自2006年8月15日小泉首相以来,现任的首相第一次参拜靖国神社。

“安倍首相表示,他第一次担任内阁总理大臣期间没有参拜靖国神社,这让他感到‘悔恨至极’。如今,他的这个个人愿望实现了。

“安倍首相在过去的惯例是在终战纪念日和靖国神社春秋季祭祀大典之际不去参拜,而只是奉献祭祀用品‘真榊’和参拜金。这是基于这样的一种大局判断,即中国和韩国等国家认为靖国神社是日本军国主义的象征,首相前往参拜会导致跟这些国家的关系恶化,不是外交上的上策。

“美国也表示担心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导致日本跟中国和韩国关系紧张。…(如今,安倍首相参拜了靖国神社,)美国发表不同寻常的声明说,‘日本领导人采取了使日本跟各邻国关系紧张关系恶化的行动,美国对此感到失望。’对最为重视日美关系的安倍首相来说,这难道不是一种误算吗?”

以上是通常被认为是立场偏右倾的《读卖新闻》的社论的头几段。

《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一个左倾,一个右倾,观点不同,但它们的社论显然都是力图摆事实,讲道理,力图说理,而不是胡说八道。但它们都可以毫无顾忌,放胆直言,教训政府首脑。

它们的这种言论显然是中国报纸绝对不能发表的。换句话说,中国报纸显然绝对不敢发表这样的社论,绝对不敢这样毫无顾忌,放胆直言,教训中国政府或执政党首脑。

与中共控制下的媒体相比,日本主流媒体在这方面显然是占绝对上风。

但是,就语无伦次、可以肆意蛮不讲理、胡说八道、因而富有娱乐价值而言,中共报纸显然是绝占上风。在可见的将来,日本主流媒体预计在这方面还很难赶上中共报纸。

*鬼与鬼不同*

虽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被许多人指责在12月26日不约而同一起“拜鬼”,但两人所拜的“鬼”以及“拜鬼”的内涵显然大不相同。

鉴于详细说明这种不同也需要一篇篇幅相当长的论文,这里只能是简而言之地说几个毫无争议的事实:

1)靖国神社位于东京千代田区,不是市中心,跟“毛主席纪念堂”位于北京中心的地段不可同日而语;虽然那里的靖国神社修缮得很好,但那是日本民间的机构,而毛纪念堂则是政府机构;毛泽东纪念堂是政府拨款,靖国神社只是有民间捐助,政府不给钱;

2)供奉战亡者的靖国神社供奉着自明治维新(1868年)以来200多万的战亡者灵位,其中有14个甲级战犯,毛纪念堂则是只是供奉毛一个人的亡灵和尸体;另外,那些战犯灵位1978年之后引入那里之后,在日本社会上引起极大的争议,日本天皇从此不再去那里参拜,尽管靖国神社当初是奉天皇之命兴建的;假如说日本有主流意见,天皇的做为和态度应当说是一种很合适的代表,因为天皇是日本毫无争议的象征;但中共控制的媒体大都有意无意地忽视这些事实;

3)即使是在日中交恶的时候,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也总是强调到那里去是为了祈祷和平,安慰亡灵,不是要祭祀战犯,日本接受战争教训,要永不再战,但中共控制的媒体大都有意无意地忽略这一事实;

4)日本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其言论自由尺度比美国还宽;例如,在日本,煽动民族仇恨或其他仇恨的言论也是受法律保护的,任何人参拜靖国神社发表什么言论,是日本的常态;但中共控制的媒体报道在报道这类消息的时候往往有意无意地给人一种日本要复活军国主义、或军国主义复活势头凶猛的印象。

*日中两国差别巨大*

多年来,研究日中两国关系的专家们普遍认为,中国人看日本倾向于看日本跟中国的相同(即所谓的“同文同种”),而日本人看中国则倾向于看中国跟日本的差异。

从中日两国政府首脑在同一天“拜鬼”的新闻事件来看,中日两国确实是差异巨大。

这种差异对一般日本人来说是一直是显而易见的。但一般中国人对这种差异究竟有多少了解,多少认识,多少理解,目前还不得而知。



links:
1)《人民日报》

2)习近平论说毛泽东

3)日本《朝日新闻》社论

4)日本《读卖新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