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网络观察:习父子与毛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9月4日抵达俄罗斯圣彼得堡参加G20峰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9月4日抵达俄罗斯圣彼得堡参加G20峰会

学文学,学外语、或学社会科学等学科的人都知道,一个词越是简单,越是常用,其意义或用法就越有可能诡异、深奥、奥妙、微妙、玄妙、奇妙,难以捉摸,变幻不定,耐人寻味。

在当今中国,尤其是在12月26日毛泽东生日120周年到来之际,“儿子”和“孙子”这两个词无疑就属于这种耐人寻味的词。

自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上台以来,习近平高调赞扬反复给中国造成灾难并残酷迫害他亲生父亲习仲勋的中国已故独裁者毛泽东。这一怪异现象,导致“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的说法在中国公众和网民当中不胫而走。

于是,一夜之间,“儿子”和“孙子”也变成全中国乃至全世界最诡异、最深奥、最奥妙、最微妙、最玄妙、最奇妙的政治评论,令人感到难以捉摸,变幻不定,耐人寻味,并在12月26日毛诞到来之际成为科学研究和观测的对象。

*儿子、孙子不简单*

“儿子”和“孙子”虽然都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词,但对其用法进行哪怕是粗略的分析也很难说是简单。

在世界各国各地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化中,“儿子”、“孙子”也是常用词,也有其各自的奇妙有趣的意义和用法。但既然是“中国网络观察”,这里的分析报道将局限于中国;另外,为了避免过于枝蔓,这里的分析也将尽量局限于近日来的新闻。

众所周知,在中国语言文化中,“儿子”和“孙子”除了指称一个人的子孙后代这种最基本的内涵和本意之外,还有其他五花八门的外延。例如,让长辈引以自豪和骄傲的后代被称作“孝子贤孙;”让长辈觉得丢脸、觉得羞于见人的后代则被称作“不肖子孙。”

虽然“孝子贤孙”和“不肖子孙”通常一个是褒义词,一个是贬义词,但两者都是基于中国人(乃至散布于世界各国的华人)的一种共同的价值判断或价值取向,这就是一个有品德的人才是好人,好人的后代继承了先辈的品德或美德就是“孝子贤孙”,反之就是“不肖子孙”。

另外,在中文当中,将“儿子”和“孙子”并列对立,还引发另外一系列有趣的语义辩证或纠缠。在当今中国大陆的汉语用法当中,假如说“儿子” 一词在一般情况下常常是用于其本意,那么,相对而言,“孙子”一词则常常是用于表达弦外之音,言外之意。

“孙子”一词如今在中国大陆最常用的言外之意是“傻瓜”,相当于当今全世界流行的美国俚语“sucker”。按照中国最常用的一本英汉词典的解释就是:sucker 意思是“傻瓜,笨蛋,生手;没有经验的人,初出茅庐不懂事的人;容易上当的人。”

当今中国大陆汉语流行语、俚语当中的“孙子”跟当今美国英语俚语当中的sucker的这些意义一一对应,完全对应。学外语的都知道,这跨语言、跨文化的语言对应是极其罕见的。

另外,在当今中国大陆,尤其是中国大陆北方方言当中,“装孙子”也是一个常用口语说法,意思是“为了骗人或害人而装傻。”

正是这种“儿子”和“孙子”的有趣的多义和歧义的并列和对立,使“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这种说法在习近平上台之后的一年里能在全世界或中国大陆不胫而走,广为流传,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语言游戏或笑话,成为最奇妙巧妙、耐人寻味的政治评论。

在这里顺便说一句,在大多数中国公众眼中,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是一个一生坚持做人的底线、宁肯自己吃亏受害也不肯以害别人而谋求自保的好人,毛泽东则是一个欲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坏人。因此,“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这种说法,也是对习近平的一种严厉批评。

*习近平颂毛成笑话*

自去年11月成为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党魁、从而成为集中国执政党、政府和军队最高权力于一身的最高领导人以来,习近平一反邓小平以来的中国最高领导人尽力回避提及毛泽东的做法,大力赞扬连中共也承认是给中国反复带来灾难甚至是“浩劫”的毛泽东。

习近平赞扬毛泽东,招致中国国内外的广泛而激烈的物议、非议、诟病,谴责,导致“习近平不是习仲勋的儿子,而是毛泽东的孙子”的说法在中国的互联网上,在中国公众的口头上广泛流传,并使习近平成为中国国内外的笑柄。

在中国国内外的批评者和观察家看来,毛泽东独断专行,无法无天,又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疑心重重,毛的专断和疑心使他害人数以千万计,其中包括以世界文明史和政治史上最奇特的罪名,即“利用小说进行反党”,将至死忠于中共的习仲勋打入黑牢16年;作为习仲勋的儿子,习近平却高调赞扬毛泽东的所谓“丰功伟绩”,声言不能用毛泽东死后的30年否定毛泽东在世掌权的30年,这种做法可鄙可耻又可笑。

习近平公开颂扬暴政统治者毛泽东,从而使他习近平自己成为一个政治笑柄或笑话。这种局面,显然对习近平及其家人构成了难以对人言的压力。

习近平及其家人对批评者所说的毛泽东伤害甚至害死数以千万计的中国人一直没有作出直接或间接的评论或回应,但对毛泽东害得他父亲、中共元老习仲勋妻离子散16年的问题作出了间接的回应。

今年10月,在习近平当局隆重举行习仲勋“诞辰100周年”纪念之际,中共宣传部门高调发表习近平的弟弟习远平的长篇文章,其中讲述了习仲勋陷入毛泽东的黑牢16年的不同寻常的经历。习远平在文章中既赞扬了父亲习仲勋,也赞扬了毛泽东,说是毛泽东一贯赏识习仲勋,而习仲勋陷入黑牢是因为受到毛泽东忠实走狗般的奸臣康生的陷害。

习远平的这种说法,显然只是给哥哥习近平部分解围,使习近平或许可以得以避免继续遭受“赞美暴君”之讥。但观察家们现在还不清楚的是习近平由此能得到多少好处,因为习远平给哥哥如此解围,其直接的效果显然是将哥哥习近平拉出了火坑,又推进了粪坑,使更多的人嘲笑习近平是一个sucker,糊里糊涂地赞扬不识忠臣却重用奸臣的昏君毛泽东。

*习颂毛惹大麻烦*

毛泽东统治中国大陆27年。然而,在他领导中共跟全世界第一个共产党政权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简称苏联)里应外合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前,毛泽东就在中共党内通过制造冤案、杀戮共产党自己人,以便树立他的个人权威。例如,在1930年代,毛泽东在江西对当时的中国合法政府进行武装叛乱的时候,就大搞刑讯逼供,将成千上万的“红军”打成反革命,AB团(反苏共布尔什维克;AB是Anti-Bolshevik 的缩略语)。

中国官方《长江日报》的一篇文章说,当时,毛泽东主政的模仿苏联的江西“苏区”当局“杀了几十个(红军)团长。永新县接连把六届(中共)县委都打成AB团,只允许一个自首,其余全杀了。对待AB团分子用刑惨酷,有的竟用生锈的铁丝刺穿睾丸牵着游街。”

在批评者看来,即使是撇开毛泽东1949年武装夺取中国大陆政权之前的种种令人发指的罪行不谈,仅仅谈毛泽东在1949年之后的种种罪行也是不一而足,罄竹难书。

然而,习近平上台不久即声言:中共在1970年代末实行所谓的“改革开放”政策,改革开放前后两个30年不能相互否定;亦即毛泽东统治中国的27年不能否定。习近平还声言,“否定毛泽东就会天下大乱。”

习近平这种惊人之语在中国国内外引起强烈的反响、引起强烈的担忧、震惊、疑惑、嘲笑,被普遍认为是逆历史潮流而动,逆民心而动,甚至是逆中共有关毛泽东的历史决议而动,是自不量力的反动和彻头彻尾的倒退。

来自中国国内外的这种强烈反响、谴责和嘲笑,显然使习近平本人或习近平当局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导致中共宣传班子和习近平本人陷入自相矛盾、语无伦次的困境。

11月8日,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人民日报》发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的长篇文章,再度试图为困境中的习近平解围。那篇题为《正确看待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两个不能否定”的重要论述》说:

对于“文化大革命”前的错误,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以下简称“历史决议”)已经作出科学分析和客观评价;对于“文化大革命”,“历史决议”更是从根本上作出彻底否定的明确结论,指出“‘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这些,都是我们必须继续坚持的。

批评者看到这样的中共宣传,纷纷笑谈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本来是要为习近平发出不明智的“两个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说法解围(即俗称的“擦屁股”),但显然反而把习近平越擦越脏,越擦越臭,让习近平更难以摆脱“sucker”的名号。

批评者指出,不说别的,只是从简单的算术来说,毛泽东发动的祸国殃民的“文化大革命”延续了10年,如今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公然说那是必须彻底否定的一段历史,从而一下子将习近平所说的不能否定的30年一举否掉了三分之一。

另外,毛泽东在1962年莫名奇妙的发昏或发疯,怀疑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利用小说进行反党”,并株连了至少6万多人,习近平显然对“文革”前那一段让他父亲本人及其如此之多的无辜下属和同事受迫害的历史时期也只能是否定而不是肯定。这一下,又等于是将习近平所说的不能否定的30年一举否掉了二分之一。

自习近平在今年1月发出“改革开放前后30年不能相互否定”的宏论以来,中国国内外的观察家一直在笑谈议论:习近平怎么水平会这么低,这么不明智,这么不会说话?他怎么会把话说得这么让他自己首鼠两端,狼狈不堪?习近平难道也不否定毛泽东莫名其妙地迫害他亲爹爹习仲勋的16年吗?习近平难道准备“大义灭亲”,为了维护毛泽东而将他爹爹及其众多的同事和下属说成是坏人吗?习近平颂扬毛泽东,造成一连串的麻烦,到底是因为习近平本人太笨,还是习近平左右的助手太笨或太坏,从而使他反复陷入了这种难以自拔、难以逃脱的困境?

习近平究竟是习仲勋的儿子,还是毛泽东的孙子?在12月26毛诞120周年即将到来之际,在这个问题显然是千百万中国公众和网民觉得特别有趣的问题,也是习近平当局、中共当局觉得特别头痛的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