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6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约瑟夫·奈:中国并不打算推翻现行国际秩序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前国防部官员约瑟夫·奈星期三在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就美国和世界秩序发表演讲。(2017年3月1日,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自从美国新总统唐纳德·川普上任以来,有关美国是否愿意或是能够继续领导现行世界秩序的讨论一直不断。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前国防部官员约瑟夫·奈(Joseph Nye)星期三(3月1日)在华盛顿发表演讲说,对美国领导地位的威胁,与其说来自崛起的中国,不如说来自美国内部的“民粹主义”力量。他还表示,中国其实并不打算推翻现行的国际秩序。

中国不是“修正主义”力量

现为哈佛大学教授的约瑟夫·奈星期三在美国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就美国和世界秩序发表演讲。在演讲中他说,通常,一个崛起的国家会颠覆现行国际秩序。19世纪的美国曾经是这样,先是在英国形成的秩序中“搭便车”,然后成为破坏力量。但是,约瑟夫·奈指出,中国并不是一个修正的力量,并不打算推翻现行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前国防部官员约瑟夫·奈星期三在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就美国和世界秩序发表演讲。(2017年3月1日,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前国防部官员约瑟夫·奈星期三在华盛顿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问题研究院(SAIS)就美国和世界秩序发表演讲。(2017年3月1日,美国之音斯洋拍摄)

他说:“如果你看看中国的行为,他们并没有拒绝现行自由的国际体制。他们只是试图适应它,并增加自己在其中的影响力。他们并没有在推翻这个体制,他们不是一个全面的修正力量。”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大会上,中国外长王毅二月在德国慕尼黑举行的G20大会上,都强调世界需要开放的体系和全球化,也就是美国目前领导的这个体系。 不过,约瑟夫·奈承认,这个意见由中国提出令人感到好笑。

约瑟夫·奈指出,中国已经是联合国第二大维和力量;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的气候变化项目以及埃博拉病毒的防治项目;中国遵守世界贸易组织的裁决;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发挥重要作用。他还说,中国倡议建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也不是为了破坏世界银行体系,而是寻求与世界银行合作。 他说,另外,2015年,中国还与美国一起制定了管理网络袭击的新规则。虽然如此,他指出,中国也有令人担忧的举动, 比如中国拒绝接受2016年国际仲裁法庭对南中国海一案做出的裁决。

约瑟夫·奈还从经济、军事和软实力等方面说明,目前中国还无法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和最强的国家。

他说,从经济实力上说,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每年大约10到11万亿美元,而美国为18-到19万亿美元。从军事能力来说,中国军力虽然有了长足的进展,但是,还是不能像美国军队一样拥有全球行动的能力。

约瑟夫·奈是第一个提出“软实力”说法的美国学者。他说,从软实力方面来说,中国也赶不上美国。他在演说中援引2016年英国波特兰公关公司的年度研究报告。报告说,按软实力(按文化和公民价值观影响力,而非金钱和武器影响力)国家排名,美国名列第一,中国名列第28名。

在被问到美国是否真正愿意接纳中国为现行秩序中的一员时, 约瑟夫·奈表示,在大国政治中,因为可能出现的冲突,一个守成大国对一个崛起大国表现出一定程度的不接受或是不信任是正常的。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是“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结合的做法。比如,1990年代,美国一边与日本一起加强安保条约,另外,又邀请中国融入这个国际体系 。

他说:“我认为,另一方面,对中国来说,中国应该采取更多的措施来真正履行自由主义。你不能一方面,像中国外长王毅所说的,说自己是开放的自由的经济,另一方面,又在补贴自己的国营企业,因为这是不公平的竞争。 ”

对美国领导地位的威胁是美国内部民粹主义政治

约瑟夫·奈说,对美国在国际秩序中的领导地位来说,最大的威胁并不是崛起的中国,而是“内部的威胁”--民粹主义政治的煽动战术。

他说,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后,美国一些民众对美国在国际社会中发挥的作用和地位长期以来已经不满,在2016年的大选中体现的更加明显。

在2016年的大选中,反对全球化和国际贸易为特征的“民粹主义”力量崛起。约瑟夫·奈说,两党的候选人都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最后,宣扬“美国第一”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川普当选。

即便如此,约瑟夫·奈指出,美国依然有很多人认为,美国应该继续在世界秩序中担负领导力量,而且美国也有实力承担这样的责任。他举例说明,美国的军费开支目前只占GDP的3.5%,而在冷战中,这个比例是10%。对美国在全球的领导地位而言,他最担忧是美国政治中的民粹主义力量。

他说: “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我们有没有能力在国际社会中担负领导责任,也不是我们能不能调动民众支持,而是我们现在遇到的民粹主义政治。这不仅造成了政治上的分裂,而且,在外交政策上,也滋生了使用煽动战术(demagogue tactics)的趋势。”

他认为这股力量即便是在川普总统卸任后也会继续存在。比如,美国参议院至今拒绝批准美国加入《联合国国际海洋法公约》;比如,美国花了5年时间才同意增加中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份额等。他认为这些态度都是煽动战术的结果。

他在最后的结束语中说,未来几十年,美国的军事力量将继续保持领先地位,而军事实力是所有实力的基础。约瑟夫·奈说,在中国崛起、俄罗斯威胁自己邻国的时候,美国对亚洲和欧州的保障对捍卫现行自由秩序非常重要。

川普誓言坚持美国在世界的领导权

川普总统星期二(2月28日)晚对美国国会发表第一次讲话,在讲话中,川普不断保证一切美国优先,但是,他同时表达美国对北约的支持。

川普说:“美国的领导地位是基于我们与我们在全球的盟友共享的至关重要的安全利益。我们坚决支持北约。北约的成立基于我们在两次反抗法西斯的世界大战以及最后打败共产主义的冷战期间建立的友谊。但是我们的伙伴必须履行各自的财政义务。”

约瑟夫·奈说,看起来,川普在竞选时对美国盟友关系产生的破坏性应该不太会成为现实了。不过,川普对自由贸易的破坏力还在。另外,他还指出,“美国第一”战略对美国的软实力应该有所影响。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