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03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不只连云港人愁 处理核废料全球都挠头


中国连云港市民抗议核废料处理厂被镇压

中国连云港市民抗议核废料处理厂被镇压

中国连云港民众的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一周多的时间。虽然政府表态暂停选址前期工作,但民怨仍未平息。很多民众对核废料有可能会影响健康和环境感到担忧。不过,有西方专家表示,民众无须过虑,但另外的西方专家则说,做为利益相关方,民众完全有理由感到担忧。如何处理核废料不仅在中国是个大问题,在世界其它国家这一问题也颇为棘手。

“连云港市人民政府决定:暂停核循环项目选址前期工作”。连云港市政府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布的这条简短的声明似乎未能平息当地民众的不满情绪,且随着民众抗议连云港拟建核废料处理厂的事件不断发酵,民怨似乎不降反升。有媒体报道,一些连云港民众近日在网络上号召全市市民于8月15日开始罢工、罢市三天,并参加游行活动,以此表示抗议。

连云港市政府官微上周五发布消息,称一名“煽动罢工造谣生事”的嫌疑人已被当局刑拘。

微博用户拒绝湛江修建核项目。(微博配图)

微博用户拒绝湛江修建核项目。(微博配图)

当地政府还表示,在该市拟建的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是中法两国最大的战略合作项目,得到了两国政府的“鼎力支持”。自2015年初开始,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旗下的中核瑞能科技有限公司已对位于山东、福建、江苏、浙江等沿海省份的十多个站点进行了考察。

中核瑞能总经理薛维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核循环”指的是将反应堆“燃烧”过的核燃料(即乏燃料)进行化学处理,这种项目的辐射剂量非常低,对环境与周围居民影响安全可控。

连云港市政府公布的消息称,这一项目目前处于前期调研和厂址比选阶段,尚未最终确定。

科学家说行 民众该不该担心?

连云港民众对建核废料处理厂的激烈反应,是不是不够“科学”呢?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核能专家雅科波•布翁焦尔诺表示,他不认为人们反对建造核废料处理厂的举动是合情合理的。他表示,没有绝对安全的能源设施,但核燃料再处理技术已在多个国家被安全地采用。

他说:“无论是电厂、核废料处理厂或是其它工业设施,风险总是有的。但是核废料处理厂存在的风险其实相当低。它对大量潜在有害的物质进行处理。众所周知,这项技术已经在法国、英国、日本等国得到应用,到目前为止这些核废料处理设施都运行的非常安全。我不觉得人们对核废料再利用项目的反对是合情合理的”

总部位于马里兰州的反核组织“无核”(Beyond Nuclear)放射性废料观察员凯文•坎普斯则认为,人们完全有理由担心核废料处理厂建成后会危及当地人的生活。

他说:“核废料再处理实际上是处理高度放射性废料最差的方式,不仅危险,还会造成很多污染物,而且成本还十分昂贵”。

坎普斯说,特别是污染方面尤为引人担忧。

他说:“我们尤为关注核废料再处理过程中产生的污染物。无论再处理在哪里进行,都可能有大范围的放射性物质会被排放到空气和水中。这些物质对人体健康和环境都有害”。

别在我后院 核废料是世界难题?

据世界核能协会(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统计,截至2016年8月,中国有34座核电反应堆在运行,另有20座核电反应堆在建。该协会预计还将有更多的核电反应堆开始修建。美联社称中国是世界最为活跃的核电站建造国。随着中国不断发展核电项目,如何处理核废料似乎成为了中国面临的一大关键问题。

华尔街日报分析说,中国将此次的中法合作项目视为其能否确保能源安全的关键步骤。然而中国国内上演的一系列抗议示威活动让既寻求经济发展也看重社会稳定的地方官员们只得暂时退避,以平息民怨。

如何处理核废料不仅是中国面临的棘手问题,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世界其它地方也同样就此问题争论不休。在更民主的体制中,无论科学家如何论证,最后还是由选民说了算,因而,这样的项目往往迟迟无法落户。

麻省理工学院的布翁焦尔诺介绍说,需要建立地质处置库(Geological repository)以对核废料进行最终存放。但问题是美国各州的民众似乎都抱着“别在我的后院”(not-in-my-back-yard)的态度来看待核废料的存放。布翁焦尔诺认为,政治因素使得美国时至今日都没有达成一个可以长期解决核废料问题的办法,当前核废料只能暂存在核电站中。

他说:“这虽然说是暂时的,但我想再次请你注意一点,那就是时间跨度。我说的‘暂时’可不是说几天或几周。‘暂时’的意思是核废料已经在那儿放了几年,并且还将继续放在那儿,一直到美国政府同意开放位于内华达或是其它地方的处置库,或者他们能找到其它解决方法的那一天”。

日本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据纽约时报报道,日本可供武器使用的钚储量超过47吨,其中有约20吨暂存在英国,16吨暂存在法国,日本国内存有约11吨钚。然而对于日本这一地震多发的国家来说,储存这么大量的钚是非常危险的。此外,根据合同,暂存在海外的钚将被再处理成为可用燃料,这些燃料以及包括钚在内的所有副产物都将于2020年之前被运回日本。

台湾大学大气科学系教授徐光蓉对美国之音表示,台湾在处理核废料的问题上也面临了诸多难题。她认为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是这一问题在台湾一直得不到解决的关键。

连云港暂停 湛江是下一站?

在连云港市政府宣布暂停“核循环项目选址前期工作”之后,有传言说湛江将成为这一项目新的选址地点。这一传言引来民众抗议,很多网民在微博上打出了“我是湛江人,我拒绝核废料!”以及“坚决抵制在湛江建设核项目!800万湛江人对核废料说不!”等口号,表示拒绝让这一项目落户湛江。

湛江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湛江发布”上周五发布信息,称“网传核循环项目拟选址湛江奋勇高新区消息不实”。有许多网友在这条消息下面留言表示了对于核项目的担忧。还有一些网友留言,希望湛江市政府能出面承诺市民不会引进“核循环项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