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枣庄退休老人18年自费调查日军侵华罪证


在山东省枣庄市的一处普通和简单的楼房里,住着一位名叫任世淦的退休中学教师。任世淦1997年从当地一所中学校长职务上退休,此后十八年来他靠着一辆老式自行车,和女儿给他的老式胶卷照相机,奔走鲁南、苏北上千座村庄,几乎访遍了与当年抗战中徐州会战有关的地方,自费调查日军侵华罪证。


任世淦老人今年八十岁了,1997年退休之前是山东省滕州市官桥中学的校长。任世淦幼年时期正逢日军大举侵略山东,童年的记忆和耳濡目染,给他的心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与伤痛。退休之后,任世淦放弃清闲,开始了长达十八年的艰苦历程---调查日军在山东的侵华罪证。

任世淦接受采访后与记者合影(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任世淦接受采访后与记者合影(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记者在夏季 一个炎热的下午,敲开任世淦老人的家门。坐下刚刚寒暄了几句,老人便开始侃侃而谈。任世淦说,他调查侵华日军罪行的工作在退休的两年前就开始了,当时主要是在滕州当地。滕州市就是当年的滕县,而任世淦1936年就出生在滕县官桥镇;台儿庄战役的序幕战之一---滕县保卫战就发生在这里。1938年3月18日滕县城沦陷,日军占领滕县长达七年半之久。任世淦的孩提与童年时代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的。

关于台儿庄火车站的介绍(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关于台儿庄火车站的介绍(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记者问,为什么退休以后不愿享清闲,而是无怨无悔地投入到这样的一项事业?任世淦说,希望通过自己努力不仅仅是告诉中国人民的子孙后代,同时也要告诉日本的子孙后代,日本军国主义曾经对中国做过什么,犯下了什么样的滔天罪行。

任世淦认为,中日战争虽然已经过去大半个世纪了,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对日军罪行没有很好地清算、深入地调查,更何况日本一些右翼人士企图否认南京大屠杀等日军侵华罪行。2000年前后,任世淦根据《东史郎日记》中所提供的地图和记述,沿着东史郎所在部队的行军路线穿越五个省份进行实地调查,以证实日记的真实性。任世淦说,许多素不相识的日本人知道了他的事情后非常支持他,主动与他联系、提供线索。

台儿庄火车站旧址(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台儿庄火车站旧址(美国之音林森拍摄)

然而,任世淦在自己家乡走村串户调查日军侵华罪行,有时却不能得到周围人的理解和支持。任世淦对美国之音说:“说什么话的都有,但是还是支持的多。比如说,有一次在滕州,一个电工正在忙着。我问他说:年轻人,听说你家里有日军犯下的罪行?可他说:没有!你还调查这个干什么?现在咱们中日友好,日本企业都在咱们这里开了好多工厂,你还弄这些事干嘛?结果他刚一走,一位姓许的老头对我说:你看这个东西,他姥爷是让日本鬼子一刺刀穿死的。你看他这个人,以后日本鬼子再来,他挡不住当汉奸。我当时觉得,我做的这些是多么的必要啊!我们的国民、我们的青年人、我们的学生是多么需要这方面的教育。”

任世淦在退休后的十八年里,走了几万里路,走访1500多个村庄,访问了5000多位知情老人,用二十多本笔记本记录了上百万字的资料,拍了1000多张重要照片,记录了190多次大大小小的战斗。任世淦说,为了查清1938年3月日军在滕县制造的北沙河惨案的真相,自己先后十多次去当地走访调查,常常是一个村子去五、六次。

任世淦说:“我那会儿身体还真行。一天骑自行车七、八十里路,大约访十个、八个村。进入一个村,陌生的村庄、素不相识的人,他们对你一点儿都不知晓,社会又是这个风气,他们还怕你是个骗子,所以人们一般不愿意跟你讲。多亏我有这样一颗心,还有这样一张当了一辈子中学语文教师的嘴,也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所以往往是开头一个老人不愿意讲,慢慢地我把从外面获得的信息讲给他听,他受到启发以后开始给我讲,我再宣讲。就这样,一个村庄的街道、巷口,最多的时候挤着上百的人(来听)。”

十八年来,任世淦逐个走访徐州会战期间发生过战事的村庄,目前已经写下了二百多万字的手稿。任世淦说,2005年抗战胜利六十周年时,就有人劝他出版这些文稿和资料;但任世淦认为,这是国家和民族的大事,要对前人和后人负责。他说,目前还有很多疑点和盲点,还有待于继续挖掘和补充。遗憾的是,他曾经访问过的战争幸存者和知情人也都陆续辞世,他目前所抢救下的资料就格外的珍贵。任世淦充满信心地说,虽然自己已经八十岁了,但趁着身体还行,要继续努力完成自己的夙愿。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