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年终报道:中国民主梦何时圆?(3)


百多年来,中国人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强国,一个是民主。2009年让人们真实地感受到实现强国之梦已经为时不远,但民主之梦依然遥遥无期。今天我们继续播送美国之音记者木风撰写的年终报道“民主之梦何时圆”。现在请看这个系列报道的第三部分,也是最后一部分。

新加坡国立大学资深研究员黄靖认为,中共的政改意图是要通过党内民主走向人民民主。但是这个过程必须是渐进的、稳妥的,必须要在中共的主导下进行。

*王力雄:党内民主行不通*

知名作家王力雄认为,这是中共的一厢情愿。王力雄在不久前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任何民主萌芽都可能导致专制大堤溃于蚁穴。七千多万实行了民主的中共党员如何对13亿国人实行专制统治呢?

当然,对于王力雄的这个推论是很少有人反对的。但是,黄靖认为,大堤坍塌有两种方式,一个哄然倒塌,这会给中共造成毁灭性打击,给社会带来巨大的震荡。另外一种是缓慢的“软着陆”,当水到渠成的时候,中共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专制制度的消亡自然发生,就象台湾和韩国从独裁走向民主的方式一样。

*胡星斗:民主之路依然漫长*

中国一向大胆直言的学者,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认同黄靖的分析。但是,他指出,这个渐进发展的道路将是漫长的。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也认为中国民主的实现需要几代人的时间。民主可以分为初级民主、中级民主和高级民主。在中国要实现初级民主,比如说基层的老百姓能够选择政府的负责人,人民要有言论自由,表达自由,这个,我想一、二十年就可能做到。”

但是,胡星斗说,要实现中级和高级民主,也就是说要在省级,甚至是全国实行选举,真正实行 宪政,没有四、五十年的时间可能是不行的。

*程翔:担心中共倒退*

新加坡海峡时报资深记者程翔更担心的是中共在推进民主的过程很可能会倒退,从而进一步延长民主梦的实现。程翔告诉美国之音:“中国经验对世界的含义是什么呢?就是你可以不民主,也可以发展。这对人类几百年来积累的战胜强权、战胜专制的核心价值提出了挑战。”

程翔说的核心价值是,民主、自由、法制、人权。人类凭借这些信念推倒了一个又一个集权统治。但是,程翔表示,中国持续的经济发展给人们提供了相反的经验,显示经济发展可以脱离这些价值。

一些民调也显示,多数中国民众对目前只有经济自由而没有政治自由的状况感到满意。特别是经过这次全球性经济衰退,程翔说,中共对自身的统治体制信心增加。这有可能导致中共放慢党内民主建设的速度,从而拖延民主梦的实现。

*黄靖:大环境有利于民主的发生*

研究中国政治的专家黄靖没有这么悲观。黄靖认为走向民主是时代的潮流,无论是中共党内也好,或者是党外也好,大的环境已经越来越有利于民主的发展。从党内来说,黄靖表示,从毛泽东到胡锦涛这四代领导人,绝对权威越来越弱,但制度的稳定性和政策的稳定性却越来越高。制度化在稳定地发展。

黄靖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民主作为一种政治制度,目的和形式就是把妥协制度化。在这个意义上,民主已经发生了。那种说党内民主活动是共产党玩的把戏的说法,我是不太认同的。”

在党内缺乏绝对权威,决策需要派系之间的妥协,而党外自由度越来越高的时候,黄靖表示,共产党要抵抗民主潮流而坚持集权统治是一个很不明智的选择,可能性也不大。

黄靖认为,共产党内的决策者中有许多非常精明的人,他们明白顺应潮流才是对党和国家,对人民最有利的选择。过去中苏友好的时候,人们喜欢说,苏联的今天就是中国的明天。黄靖认为,现在这个说法应该改为,台湾的今天就是大陆的明天。中共应该,而且也非常可能会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变得更为开明,循着国民党的路子,引导中国走进民主时代。

不过,黄靖最担心的事情是,中国实际的民主进程如果超出中共的计划,或者发生重大的经济灾难,结果不是中共被迫大步退缩,扭转方向,就是中共在突发状况中垮台。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可能造成灾难性后果。

关键词:胡星斗,民主梦,王力雄,程翔,黄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