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经济加速增长但风险增加


中国官员说,中国去年推出的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产生了预期的效果,中国2009年的经济增长率接近9%。不过,经济增长可能过了头。中国必须面对大量正在逐渐浮出水面的新风险。

中国2009年4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同比猛增了10·7%,这是两年来GDP最快的单季增幅。

这样的增速在中国并不新鲜,不过在全球经济滑坡的条件下,这样的GDP增速表明中国是复苏最快的经济体。

中国实现GDP高增速主要归功于中国政府去年推出的相当于600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按照那套方案,中国银行业放出了创记录的1·4万亿美元贷款,新增贷款的绝大部分流向了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业。

经济学家认为,新增贷款如此迅速的增长会带来越来越多的风险,其中之一就是,目前的消费物价在上涨。去年12月的通货膨胀同比上涨1·9%,比11月上涨0·6%。在一个仍然有几亿人口生活极度贫穷的国家,通货膨胀在政治上十分敏感。

经济学家认为,更加令人不安的是房地产价格正在急剧扩张,好像泡沫一样。2009年12月的住房平均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了近8%,是17个月来上涨速度最快的。中国2009年住房销量猛增了几乎76%,达到令人震惊的6440亿美元,这个数额大致相当于新加坡、泰国和马来西亚3个国家全年国内生产总值的总和。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努里尔·鲁比尼因为成功预测最近这场金融危机而闻名,他说,中国刺激计划的成功可能产生事与愿违的结果。

“中国经济的某些领域已经显现经济过热的迹象。因此中国突然开始收紧货币和信贷政策,防止通货膨胀失控。”

中国中央银行这个月收紧了信贷,央行提高了商业银行必须保留的准备金最低数额,并要求银行把今年的新增贷款额限制在1万亿美元左右。中国央行还提高了3月期央行票据的利率。

银行监管部门担心,新增贷款的绝大部分已经流向建筑业和能源行业里的大客户,也就是说,如果其中任何一家大客户倒闭了,银行就会背负巨额的坏帐。

然而,银行在1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就发放了880亿美元的贷款。

鲁比尼在香港出席会议时说,中国的信贷膨胀意味着中国正在建设太多的厂房、写字楼和住房。

“中国去年实现的经济增长率主要是由固定资产投资驱动的。一方面是基础设施支出,国有银行都被告知要向国有企业贷款,而国有企业同时被告知要增加生产,增加雇佣人手,提高产能,而当时制造业产能已经大量过剩。因此我担心,中国的这种策略在一、两年可能产生预期效果,不过它将导致更加严重的产能过剩,并终将导致不良贷款局面的发生。”

鲁比尼说,中国要想扭转这个局面就要做出彻底的政策变动,比如改变中国的增长模式,减少对出口的依赖,更多地依靠国内需求带动经济增长。鲁比尼认为,这种转变不大可能很快发生。

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李钟和说,中国在试图刺激经济增长的同时,需要找到恰到好处的平衡点。

“即使中国的增长率维持在恰当的水平,需求特别是消费者需求和投资者需求随着时间不断增长,但是国内流动性的急剧增加总是会引起价格上涨的风险。增加的流动性通常追随回报最高的资产。它可能流向大城市的房地产业,可能被投资于某些股票,从而引发金融泛滥,继而泡沫破裂等问题。”

经济学家对中国的增长还有其它的担忧。他们考察了中国的出口:尽管中国去年12月的出口额在14个月里首次增长,但是美国和欧洲等主要进口国的需求依然疲软。

另外,中国的人民币问题也有待解决。自从2008年中旬以来,人民币一直有效地盯住美元,尽管当时国际上对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开始下降。

中国去年的贸易盈余出现了6年来的首次下降。不过,12月出口额的猛增可能为工业化七国集团要求中国升值本币提供了依据。如果人民币升值,中国出口商品的价格就会比较高。

中国官员希望控制由于经济过度增长而出现问题,但他们同时也希望避免采取让经济增长突然减慢的剧烈措施。

中国总理温家宝表示,过早撤下经济刺激计划可能让经济增长出现倒退,不过他也承认政府正在关注发生通货膨胀和资产泡沫的各种迹象,并在争取抑制信贷膨胀。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刘明康也表达了同样的想法。他说:“展望未来,我们面对的挑战有很多。除了信贷风险以外,市场风险和操作风险也是实际存在的,此外我们还要引导银行支持中国的小企业。”

刘明康说,所有这些问题意味着政府要想将经济冷却到既健康发展又不会滋生问题的水平可能会比较困难。他说,尽管中国经济去年历经艰难,但由于国家面临许多不确定性,2010年的中国经济可能面临更加复杂的局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