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1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中国患上“大国孤独症”?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网络截图)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网络截图)

当很多人为中国的崛起而担心,不知道中国下一步会怎么走的时候,美国一位著名的军事战略学者却指出,中国正患上“大国孤独症”,因为根据战略逻辑, 一国国力的上升通常会激起他国的抵触情绪。他说,中国经济实力和军事力量上升的同时,中国的外交影响力却在下降。

几乎是在中国战机成功着陆航空母舰的同时,中国的长期盟友缅甸接待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美国军事战略学者,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爱德华.鲁特沃克 (Edward Luttwak)说: “以缅甸为例,缅甸曾经是中国势力范围的一部分。但是,缅甸人发现他们与中国走得太近了。而这个中国太强大,太强势,所以,他们决定放弃这种联系, 转而接纳西方国家。”

鲁特沃克 (Edward Luttwak) 最近撰写了一本书,叫做《中国崛起和战略逻辑》。他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军力增长和越来越强硬的外交政策已经在其邻国中激起了抵触的情绪,一些国家已经心照不宣地形成了抵抗中国的联盟。

他说: “正常的情况是,一个正在崛起的中国, 拥有如此巨大的购买力,如此多的出口和投资,有那么多的人因为各种原因来到中国。这样的中国,自然应该非常有影响力。但是,目前的情况是, 因为害怕中国的威胁,日本、印度和越南等国正在形成一个联盟。印度和越南在联手进行一个潜水艇项目,日本在帮助菲律宾。这是一种自发的、自然而然形成的针对中国的同盟。”

这样的战略逻辑不仅仅适用于中国。前苏联垮台后,美国一枝独秀,法国曾经也想阻止美国的影响力。

中国近年来在东北亚、东南亚和南亚都陷入了与邻国的领土冲突。

鲁特沃克坦承自己并非“中国通”,但他相信自己的“战略逻辑”严格地适用于中国的地缘政治。但是,他说,面对这样一个局面,中国并没有“大战略”来应对。

他说:“没有什么可以被称作‘中国战略’的东西。中国所有的只是各种行为。受文化、态度、某个时刻的希望和担忧、甚至内部各种官僚机构各行其是所引发的行为。”

他说,中国在沉默多年之后,突然向印度表示,印度不能在印度所称的阿鲁纳恰尔邦 ,也就是中国所称的藏南地区修路就是一种行为突变。

他说,中国与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的冲突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源自中国国力增加后,民众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工业化后的德国也发生了这样的情况。

他说:“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非常熟悉, 这就是著名的‘炼狱火战车’—那就是自下而上的民意。具体来说,就是人们生活好了,不再忍饥挨饿。当人们丰衣足食后,你觉得他们应该放松,但是,就是这个时候,人们开始记起旧恨,中国在国力羸弱时的仇恨和愤怒。这种自下而上的愤怒和憎恨,我们在很多国家和很多文化中都可以看到。”

他说,在现在的中国,当共产主义不再成为主导的意识形态后, 执政党的共产党为了转移民众对其它问题的注意,别无选择地去迎合民意,甚至鼓励这种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不是去告诉民众要平静下来,忘记过去,而是你一遍一遍地敲响民族主义的锣鼓。你敲起鼓,舞起旗帜。你说,这个所谓的尖阁诸岛是中国的, 当然在汉语里,他们不会说尖阁诸岛的。你有这种自下而上的憎恨、 愤怒, 这些东西可以转移民众对其它问题的注意。从政府层面上来说,他们鼓励民族主义的态度、言语、行为以及其他各种杂音。”

他说,中国民意在中国的对外政策中发挥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是,民众对全球实际的权力制衡并不了解。他说: “中国的民众并不了解,拥有或是展示第一架航空母舰与拥有一个可以真正操作它的海军是两码事。中国民众还应该了解, 中国的经济确实在增长、文化影响力以及技术都在一步步加强,但是,他们并不了解还需要多少年,中国才能足够强大,足够有能力管控这样的冲突。中国的民意给政府施加压力,但是民众并不了解,中国仍然很羸弱, 不仅是相对于美国海军,而且相对于日本海军也很羸弱。 如果日本和中国海军发生冲突, 日本海军将很迅速击跨中国海军。”

除此之外,鲁特沃特说,中国政府还面临各种横向压力,各个组织和各个机构的不同需求,甚至中国解放军海军、空军和陆军都有不同的战略要求。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资深顾问克里斯.约翰逊( Chris Johnson)认为,后邓小平时代的中国在外交政策上并不是混乱一片, 但是,由于中央政府对各种机构并不能像以前一样完全控制,中央政府的外交指导方针也无法得到执行。

他说:“短期内,他们必须找到一个组织机构上的办法来解决内部协调问题, 真正的组织机构方面的解决办法。 否则,这样的事件还会频繁出现。不管高层领导人做出了什么指导,或是宣布了什么,如果他们不能在组织机构上做出调整。他们想要用目前这种列宁主义的手段来控制越来越多元化的社会,他们还会遇到这些问题的。”

中国在全球各地打造的孔子学院应该是中国输出软实力战略的一部分,但是这个战略目前也遭遇问题。越来越多的大学和国家对中国设立孔子学院的初衷感到怀疑,孔子学院也遭到一些国家大学和政府的抵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