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农村城镇化新政策受质疑:钱从何来?剥夺农地?


世界第一高楼, 长沙“天空城市”在长沙郊区破土动工。(资料照片)

世界第一高楼, 长沙“天空城市”在长沙郊区破土动工。(资料照片)

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三月走马上任后的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上高调宣布他的旗舰经济政策:中国农村地区城市化。他要把更多的农村人口转到城市,以此作为他的经济转型的核心。

他说,城市化将大量促进消费。中国官方的看法是,城市居民比农村人的生产力高,收入也高,他们有城市户口,并享有住房、医疗、失业保险和退休金,而且他们的子女还得到更好的受教育机会。于是他们从自己的收入中留下较小部分以作不时之需,他们的消费量自然就比较大。要是把更多人转到城市来,给他们城市户口,这些人就像城市居民一样既能挣更多钱,这就会为下阶段消费推动经济发展的模式提供动力。

李克强的方针初看似乎合理,因为这几十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扩展,也伴随着城市人口的激增。

虽然这一方针要直到今秋的全国党代会才会正式推出,但是它已经遭到地方政府官员及经济学家的非议。

首先地方政府官员质问:使几亿农村人口变成城市居民所需的资金来自何方?
南华早报说:如果北京当局要在2030年实现70%的城市化目标,那么当局必须给予2亿3千万农民城市户口,还要让2亿6千万来自农村、但目前在城里的民工取得城市户籍资格。每增加一个城市户口,此人享有的全部福利约合人民币10万元,所以,这个方案总共约耗资48万亿人民币。

汇丰银行上个月发布的报告估计,地方和中央政府每年给2亿6千万城市民工提供公共住房和子女教育的预算约为6•24万亿元人民币,相当于中国2012年全国税收的52% 。

彭博新闻社的报道说,地方当局是不准直接发放债券或从银行借贷的,他们也不得有财政赤字。为了筹款,他们会设立了数千种不同的资金周转方式,惠誉评级公司四月说,这会对国家的财政稳定构成威胁。

不可避免,企业不得不上交更高的社会保险税金来承担这笔开支的大部分。根据一项研究估计,这会让企业的工资开支上升三分之一。难怪地方政府官员和企业家都要质疑李克强城市化政策的可行性。

不少经济学家也持有同样立场。分析人士说,并不是迅速城市化推动了中国经济近年来的发展,而是经济发展推动了城市化。更具体地说:中国的发展是由工业化驱动的。而城市化只是工业化的副产品,人们迁到工业中心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生产力:说白了就是为了挣更多钱!强制性地从农村迁到城市的这些人在没得到更好收入的职业的情况下,绝不会为经济发展提供动力。

当你从多年种地维生的人那里剥夺了土地,甚至还会产生反作用。如果农田被征用,而农民得不到合理补偿的话,那么全国的贫富差异会进一步扩大。

亚洲新闻台说,中国的农田转让出售法不公正。中国限制以销售和过户方式的农田转让。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王小郢说:“多年来,当一个农民被迫动迁,他得到的赔偿金额是根据他农田庄稼售价的一部分。这个赔偿金额不合理,因为它不随着土地价格的上升而升高。这就造成了贫富差异进一步扩大。”

王小郢说:“中国政府持有土地征用权,农民不得直接转让土地。土地必须首先由政府取得,再分配作他用。政府利用这一土地持有权得到资金和投资。政府从大片土地转让中获取大笔资金。”这就是所谓的“土地财政”。

在城市有完全不同的房地产转让政策,房地产价格是根据市场需求和供应关系而上下浮动的。这推动这些年来中国城市房地产业的兴旺发达而这种对农民的不公政策造成了中国社会冲突的增加,中国领导人需要对此多加关注。

分析人士认为,李克强和中国新领导层不如把精力集中于在城市和农村都创造更多就业机会,那将更有利于中国经济的发展。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