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纽约中国城不会消失


在城市商业改造的大潮下纽约历史悠久的中国城是否会逐渐消失?最近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和媒体的众多报道对此发出了较为悲观的看法。但是,美国之音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纽约中国城的独特性和地方政府严格的人权保障政策,将使纽约中国城继续以华人活动中心的地位存在和发展。

居住在纽约中国城制高点 - 孔子大厦的前纽约中华公所主席于金山说,每天早晨打开窗户会发现新的建筑比比皆是。但他说,这些被称为“高档化”的新楼多数都在中国城传统地区的外面,难以进入老城区。这不仅因为老城区已经划为历史性社区,而且因为纽约中国城的独特性:所有重要的历史性社团都在老城区。

于金山现在是纽约中华总商会董事长。他说:“比方说,中华公所会不会把它的房子卖掉?宁阳会馆会不会为了发展把自己的房子卖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于金山告诉美国之音,纽约中国城有七、八十个社团,它们是社区稳定的力量。

“因为我们的会馆、同乡会、姓氏中心、地区中心统统在这个地区,这些会馆都有自己的财产,都有自己的大楼,他们不会因为经济因素或其它因素把它改建,或把它取消,或搬出纽约中国城。无论将来居民是否减少,它们永远是中国人活动的中心。”

老城区难以被城市商业发展撼动的另一个原因是,这里超过百分之八十的住户都是受政府政策保护的低收入家庭。911后在纽约中国城从事商业改进的纽约华埠商业改进区执行主任陈作舟说:“这个地方有5000个居住单位,4200个是‘租金管制’或‘租金稳定’,就是说你根本动不了的。整个地区里面最多只有几百个居住单位是在自由市场里的。其它4200个是完全动不了的公共住宅。”

他说,在老城区建的最后一栋大楼就是孔子大厦,建于1970年代。

亚美法律与教育基金于去年10月发表了一份报告,警告包括纽约在内的美东地区三个城市的中国城,正受到兴建“高档化”楼宇的影响,低收入家庭被驱离,传统社区正逐渐消失。

但是于金山说,即便在老城区外围建造“高档楼”,被拆迁户也受到纽约州、纽约市对中低收入家庭居住权的严格保护。于金山担任德兰塞街一个大型重建计划的工作组董事,他说,所有居住原号码的人都有优先搬回新楼去的权利。“新楼50%的居住面积被划为廉价单位,50%进入市场。50%廉价单位中10%给低收入,10%给老人。”

纽约中国城的华裔人口在减少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亚美法律与教育基金的报告也表示,纽约中国城是个例外:老年人口不减反增;现在的问题主要在于年轻人,他们从这里出去后不愿再回来。陈作舟说:“中国人一向是‘孩子好好念书,念好书做医生、做律师、做银行家。’有没有人说,‘孩子啊,你念好书回来接我的餐馆,在103度高温里炒菜?’没有的事情。”

陈作舟指着该组织倡导的口号“展新活力、建新联络、崭新形象”说,正如一位教会长老告诉他的,中国城的关键问题是已经老化了,应有所突破。

不过,于金山表示,很多侨团已经意识到问题的存在,并开始用中英双语开展工作,以吸引年轻人的加入。

他认为,美国对华人来说仍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地区。他说:“因为美国毕竟还是一个相对来说人间乐土。只要中国人不断地进入美国,中国城就会继续存在,而且继续发展。”

跟其它的社区一样,在城市商业改造和对权利保障的再平衡过程中,纽约的中国城一定会不断地变化,但是它的继续存在和发展似乎也是可以确定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