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1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华裔国会议员候选人陈介飞


南加州橙县的一家律师事务所内,民主党人士正在举办筹款午餐会。活动的规模不大,但有联邦众议员洛蕾塔∙桑切兹和加利福尼亚州审计长江俊辉等知名政治人物参加。不过他们不是主角,华裔Jay Chen、陈介飞才是,他正在角逐联邦众议员席位。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原因支持陈介飞。

米姬∙海林斯:作为女性和民主党人,我认为重要的很多事项他也都同样认可。

江俊辉:介飞是个非凡的候选人,他很有智慧,肯定将为大家提供出色的服务。

洛蕾塔∙桑切兹:我们需要介飞这样的人来国会,这样的话呢我可以重新当上委员会主席。

目前民主党是国会众议院的少数党。2012年大选如果能够夺回多数席位,桑切兹议员才能担任小组委员会主席。

34岁的陈介飞和新婚不久的妻子住在南加州橙县的哈仙达。

陈介飞:我的名字是陈介飞,我现在在选国会议员,第39区。

张凯菱:我的名字是张凯菱,凯旋的凯,菱角的菱。我在帮我的丈夫当选国会议员。

他们俩生长在美国,双方父母都是台湾移民。

陈介飞:我的爸爸妈妈住得非常近,所以我们以后有小孩子的时候,也可以带着我们的小孩子过去看他们。

从他们的这顿早餐看,中华色彩并不明显。

张凯菱:更象美国式早餐吧。

陈介飞:做煎饼。

张凯菱:是玉米面煎饼,所以有玉米面,胡椒,青椒,洋葱,鸡蛋,牛奶,油。

张凯菱:介飞是个好厨师。

陈介飞:我上过烹饪学校,就在好莱坞那边。

上烹饪学校以前,陈介飞已经从哈佛大学社会学专业毕业。2007年他首次投身选举政治,以高票当选为哈仙达-拉朋地学区教育委员,几年以后接过教委主席职位。

陈介飞:教委是个兼职的工作,我的全职工作是在房地产。

陈介飞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会烹调,既健康,又省钱。

陈介飞:我们有芝麻菜,我最喜欢的绿叶,还有紫苏,蓝莓。

烹调对我们来说具有很好的疗效,我们特别喜欢。

但他们并不是素食主义者。

陈介飞:我们有这些烤肉的设备,坐在这里就着炉火,烤着肉和蔬菜,感觉再好不过了。­

从他们家的后院望过去就是加州的第39选区。

陈介飞:那边就是圣盖博山脉。你可以看到60号公路,那边是亚苏沙,过来是帕萨丁纳。第39选区在美国算是很特别,因为有很多亚裔跟华人,30%是亚裔,30%是LATINO,所以算是非常DIVERSE。

张凯菱:种族非常多样化。

在加州各选区中,陈介飞的第39选区拥有的亚裔人口比例高居第二,排第一的选区由现任华裔国会议员赵美心代表。

赵美心:我来这里表示支持陈介飞参选国会。

陈介飞在罗兰岗一家餐馆主办的大规模筹款活动非常热闹,现场开出个人支票助选的人不少。

赵美心:每一个候选人都面临着艰难的竞赛,特别是如果参选新开出的席位或者与现任者竞争的时候。筹款多少将起到很大的作用,会带来很大的不同。

陈介飞的对手是共和党资深议员爱德华∙罗伊斯,他进入国会已经20年。他们的选区大部分处在政治倾向比较保守的橙县,另外也包括洛杉矶县下属的部分城镇。从筹款数目看,两人间的差异也比较大。陈介飞目前筹集到的竞选资金不到100万美元。

陈介飞:爱德华∙罗伊斯目前这个周期已经筹到4百万美元,在全加州的共和党候选人中资金最充裕。原因之一是那些大的捐款者都是他帮助过的金融机构,那些银行啊,保险公司啊都很喜欢他,他得到了很多支持。

但是陈介飞的支持者对这场选战仍然抱有希望,包括父亲陈坤元。

陈坤元:他的对手是一个20年的国会众议员,他非常紧张。他在初选的时候就花了200多万,这是史无前例的,花这么多钱在初选上,所以他是非常紧张。紧张的原因就是介飞对他有很大的威胁。

虽说现场的支持者包括各种肤色,但蛋炒饭、珍珠奶茶和卤水拼盘足以显示华裔占据着主体。

陈坤元:象介飞选区华人都出来投票的话,介飞就是可以选上,因为在介飞还没有参选以前,他就做过RESEARCH,只要华人出来投票,他就是能够选上。

不过,在种族多样化的美国,华裔乃至亚裔并不以高度的政治参与热情出名。

黄葵龄:我们华人就是不出来投票,所以美国主流对我们,虽然我们华人人数很多,但是对我们华人并不重视,因为选票就是力量。

陈坤元:当然他的困难度还是有的。华人在投票率方面还是很低,所以对政治方面不热衷。这个时候我们去访问华人就有感觉到,有些人几乎要把我们轰出门啦。

陈介飞深入思考过亚裔尤其是华裔参政热情不高的问题。

陈介飞:我想有很多原因。一个就是这么一个事实,我们来自于民众希望远离政治的国家。中国没有实行民主,所以如果你从中国来,你不会带来过去参加投票的经历。台湾的民主也才一二十年,所以时间也不长。

台湾的民主虽然还很年轻,但对投身美国政治的陈介飞仍然有正面促进作用。在他的选区还有台湾背景的佛教僧侣创办的宗教机构。

陈介飞:这里就是西来寺,整个西半球最大的佛教寺庙。

1996年美国大选期间,副总统阿尔∙戈尔曾经到西来寺参加过一次政治筹款活动,并引发出不小的风波,当时的捐款还跟中国政府扯上了关系。

陈介飞:事后有人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是亚裔姓氏都被点名,受到骚扰,不管他们有没有权利参与美国政治事务。今天仍然有人记得这件事情,并因此不愿意涉及政治活动,但这正好是我投身政治的原因之一。因为当时没有人出来说出事实的真相,其实就是将罪名加到某个种族头上。当时国会没有人能站出来说话,为亚裔美国人辩护。

自那以后,亚裔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力逐渐提高。

江俊辉:过去10多年来我们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1998年我刚当选的时候,加州州政府中亚裔的数量寥寥无几,到现在已经有了十来个。

江俊辉目前担任加州审计长,这是一个经过全州范围内的选举才能赢得的职位。他也是陈介飞政治生涯中的引路人之一。

陈介飞:这个就是我们在危地马拉的订婚仪式,江俊辉也去了,他主持的订婚仪式。从一开始他就是我们最大的支持者之一,凯菱为他工作过。我们筹款的时候他去,每一个主要的活动他都去。有高级别的官员来指导下一代是非常重要的事情,领导能力可以传承下去。

江俊辉:亚裔机会的增多反映出美国人口的变化,这个国家接受那些梦想做大事情的人,更重要的是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他们不仅自己寻找机会,也给所有其他人提供机会。

在自己家中为陈介飞举办筹款会的保罗∙宋是韩国裔的医生,女主人凌志慧是著名的华裔记者。到场的包括几十位不同背景的亚裔支持者。

保罗∙宋:我支持陈介飞不仅因为他是亚裔,更因为他就是最好的候选人,我不会见亚裔就支持。亚裔在政治上活跃起来非常重要,特别在加州,我们亚裔的人口已经达到15%。有很长的时间我们被看做安静的大多数,其他人对我们并不在意。你看选举其实越来越接近,一边都在50%左右。所以我们的选票很重要。

只有更多的亚裔意识到参与美国选举的重要性以后,亚裔政治家取得成功的机会才更大,不过这需要时间。作为年轻一代政治家,陈介飞面对的挑战相当艰巨。

张凯菱:我们一开始就知道这场选战非常艰苦,但如果我们赢了,那将格外甜蜜。

夫妻俩同时做好了另外的准备。如果11月的选举不能取胜,

张凯菱:我们会去度蜜月,可能是一个长长的蜜月。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