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网传中宣部出21条 严控媒体两会报道


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上显示的“21条”具体条目 (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数字时代”网站上显示的“21条”具体条目 (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两会”期间媒体能描述弥漫北京的雾霾问题吗?网上流传的一则似乎由中共中央宣传部下达的“21条”为中国媒体做了详细规定。《纽约时报》3月9日也报道了这一消息,并观察到,目前中国媒体对“两会”的报道基本上遵循了这些规定。“21条”内具体都禁止报道什么样的内容?

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中国数字时代”的网站近日披露一份疑似由中宣部发出的《关于今年(2016)两会报道的通知》。这份通知里包含21条规定,要求中国媒体在“两会” 期间不得报道医患纠纷、雾霾问题、代表委员个人财富、浙江拆除宗教场所以及西藏代表佩戴习近平像章等敏感问题。对于有关腐败、内蒙古呼格案以及涉台涉朝等问题,“21条”要求媒体按照新华社稿件进行报道,对于楼市、股市、号贩子、交通拥堵等问题则要求“不报负面报道”。“两会”期间曾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美女翻译”们也在不得报道的名单之内。

《纽约时报》的报道说,这份网上流传的“21条”是中共新闻管理之中固有的一部分,中共各级宣传部门都有可能下发这样的通知。《纽时》的报道还说,虽然读者们看新闻的“口味”不同,有的喜欢看医患纠纷的报道,有的想了解中国的国防预算,还有的对“两会”的幕后新闻感兴趣,但在“两会”期间,中共只想让民众有一种“口味”。

对于这份网上流传的“21条”,“中国数字时代”创办人、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研究生院兼职教授萧强表示这次的媒体报道规定比往年‘两会’期间的规定多,覆盖面更广,指令也更粗暴。

萧强对美国之音说:“实际上我们得到那个原样,也是一个披露出来的像笔记一样的东西。实际上它是有Title(标题),有打印错误,这样的错误我们以前也见到过。打印错误就是指它原来上头写的‘21条’,但是下面写(第)一二三四五的时候,下面有两个(第)十一,到了(第)十三又没有了。最后是二十一个(条目)。为什么说这个呢?是因为像这样比较完整的这种一系列的尺规,以前我们在‘两会’期间也见到过。但今年这个二十一条特别多,因为我记得以前像这种类似的有十条甚至十一二条,绝对没有超过十五条的。那就是已经很系统的把当前宣传部门不希望报道的或是需要加强报道的这种宣传指令形成一个集合了。所以‘21条’作为一个整体在‘两会’期间出现这件事在我看来是正常的,每年都这样,但是(这次的规定)比往年要长,覆盖面更广,而且有的条文更加广泛。某一个题材干脆就是不准报,没有更加详细的指令,而且很多非常泛的题材,这些都是覆盖面比以前更广、更粗暴。”

对于‘21条’的来源,萧强推测如果不是来自中宣部,那就可能是来自某个大省的宣传部门。他还表示即使是来自某个大省的宣传部,这种指令也不是它们自己下达的,也是来自中宣部的指示。

在“两会”期间,中共进一步加强对媒体的管控。中国体制内媒体财新传媒的一篇有关政协委员强调保障公民表达权利的报道近日被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以“非法内容” 为由删除。

“两会”期间中共对媒体的一系列压制活动是否表明中共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间段不希望听到任何刺耳的声音呢?这又反应了中共什么样的心态?

对此,萧强表示“两会”期间限制媒体报道是中共的常态,但是这一次,官方的各种媒体间的协调很混乱。

他说:“总的来说在‘两会’期间随着批评的声音或者是网络、民间的声音越来越多,它相应打压的措施也越来越多。这个每年都是这样的,可以说只有些具体不同。今年的两会可以说又有一些格外不同之处,刚才我说了‘21条’比往年的更加广泛、更加全面也更加粗暴。从删帖的情况看,有一些帖子就(被删的)很蹊跷,又是官方媒体或是半官方的新媒体,实际上背后都是官方的,然后发出的声音又和中央的或者跟中宣部的有所不一样,然后又被删掉,就显得它们不是很协调一致。是不是内部斗争不知道,但是至少这个协调看起来很混乱。”

值得注意的是,在“两会”召开前夕,在中纪委网站还刊登了题为《千人之诺诺,不如一人之谔谔》的文章,要求中共的各级干部小问题要有人提醒,大问题要有人批评,以防“酿成大错”。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