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0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宪政学者吹响民间宪政改革动员号


83岁高龄的许医农(右)与姐姐参加去年的一场读书会(网络图片/网友拍摄)

83岁高龄的许医农(右)与姐姐参加去年的一场读书会(网络图片/网友拍摄)

中国资深编辑、宪政学者许医农近日从北京通过电邮向许多自由派文化精英转发13篇“要宪政不要党天下”的学术政论文章,意在联合自由思想者共同呼吁宪政改革,重启公民社会建设。

在中国学界享有盛誉的许医农女士8月13日向许多文化界朋友集中转发了13篇讨论宪政和公民社会的政论文章,包括《习近平的尴尬》、》、《胡德平: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辛子陵:政改兴邦脱苏入美》、《莫斯科满城尽是真男儿》、《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全文版本)》等。

80多岁高龄的许医农女士在转发说明中感言道,她对“国运民瘼的那份关注无法割舍”,“当下大中国正处在一个非同寻常的历史抉择的交叉口,何去何从?关系亿万炎黄子孙和浩瀚中华山河国土的命运安危!令人揪心的是:政局诡谲,历史的欠负太沉,高层权斗正酣…举目望神州,不胜惶惑,痛感百无一用是书生,自己不过旁观一看客而已,而已!”。

20多年前,许医农因编辑出版“传统与变革丛书”、《山坳上的中国》而享誉学界。她编辑的“宪政译丛”等上百种学术著作也是影响深远。

有评论说,许医农的行动无异于“逼习改革”,经过朋友之间的转发,传阅者不计其数,堪称一次新时期的“公车上书”。

许医农女士星期四下午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不想太多谈论转发这些宪政论述的事情,只是将看到的转发给朋友,本身就是表达她的观点。

她说:“我看到的、我认可的东西我就转发了,这就是我的观点。我都八十几岁的高龄,就是丢不下这份关注,一句话。我所见到的、联系的、关注的还是有很多朋友,不管是在海外还是国内,他们始终还是保持着内心的那个血性,始终没有丢掉。”

有分析说,在近来官方喉舌及一些左派文人纷纷攻击宪政“姓资”,是“邪路”,而民间,尤其是开明知识界对新领导人习近平是否有意愿推动宪政感到非常失望之际,许医农女士的举动是吹响了民间推动宪政改革的集结号。

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已故中共改革派总书记赵紫阳的生前好友姚监复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许医农老人一向心系国家、社会前途,直言敢言,令人敬佩。

他说:“许医农如果把这麽多意见归纳起来,我想也就反映了知识分子的一种心态,就是原来对你(习近平)抱希望的,虽然你出来这文件(中办9号文件-七不准),但是我们还是有些人希望你讲宪政。提出来这麽多意见,我觉得这是好事。”

中国问题学者、北京理工大学教授胡星斗表示,现在网上传阅许多有关宪政的好文章,而他也经常收到许医农女士转发的支持宪政和公民社会建设的文章。

他说:“许医农女士平时经常转发一些好的文章到我的信箱。他是一位敢于直言的女士,敢说话,有思想,是非常敬佩的。现在很多人在转发这个宪政的文章。”

许医农女士表示,中国政治腐败发展到如此程度她并不感到奇怪,是体制造成的,只是让她感到非常痛心,因此她要疾呼。

她说:“真是的,中国的现实让人很,很,哎。不能说绝望吧,总是,尤其像我。说实话,所有这些事情,在我看来,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这是必然的。中国走到现在这个权力的既得利益者,岂肯轻易放下他们的利益。从官场,从中央到地方,现在现实是个什麽状况,真是!”
中国资深编辑、宪政学者许医农(网络图片/网友拍摄)

中国资深编辑、宪政学者许医农(网络图片/网友拍摄)


许医农女士转发的第一篇文章是署名清流浦的《习近平的尴尬》,全文近7千字,今年6月12日由海外参与网站首发,博讯网站首转。文章揭示的习近平的困境在于,面对全民强烈要求宪政的大环境与高官要专制保私利的小环境,习近平重小环境而轻大环境。然而,“习近平现在所有的动作只是在局部缓和,延缓爆发,但大势已不可避免,……在民间,变革时间现在已经进入启动状态。不是三五年是否会发生大变革的问题,而是明天是否会发生危机的问题。”

而前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之子、改革派代表人物胡德平今年8月9日在经济观察报上发表《破解‘旧制度与大革命’之问》,警告中国没有宪政可能会爆发革命。胡德平在文章中说:“有宪法必有宪政,无宪政,宪法也不神圣。这是惨痛经验的总结。”文章最后用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话来警示说,今天掌权不等于永远掌权。

胡德平的长文被中国媒体纷纷转载,被认为是胡德平加入目前有关宪政大论战的檄文。不过,几天后,胡德平的文章被从各大网站上删除。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