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网民人肉搜索扳倒南京贪官


备受中国网民关注的原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受贿案日前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周久耕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周久耕是中国草根网民利用互联网人肉搜索扳倒的又一个贪官。专家指出,在中国传统媒体被共产党宣传部门严密控制的情况下,互联网成为中国公民监督政府官员表达不满的唯一空间。

*天价烟局长被判刑*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10月10号下午一审判决原南京市江宁区房产管理局局长周久耕犯有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20万元。

从表面看起来,周久耕受贿案并没有太大的新闻价值。周久耕的官职不够高,贪污的钱财和动辄上亿的其他贪官相比,如小巫见大巫。

然而,这条新闻却引起海外媒体,包括著名的美国时代周刊的关注。

时代周刊报导说,一名中国的政府官员由于他对高级香烟和豪华轿车的品味引起中国网民的愤怒,最终导致他因腐败罪被送进监狱。

*网民扳倒贪官*

有观察家认为,周久耕事件是中国网民扳倒贪官的典型案例,这是中国网民利用互联网进行草根反腐和民间舆论监督政府官员的成功尝试。有了互联网,很多中国贪官有了忌讳,不敢那样张狂。

周久耕事件发生于去年12月。他参加南京国土局会议的一张官方照片开始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中国网民对这张照片仔细查看之后发现,照片上的官员--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手上带着一只进口的价值为10万元人民币的名表“江诗丹顿”,他抽的烟是1500元一条的“南京95至尊”,是南京市场上价格最贵的豪华香烟,他开的车是美国豪华车卡迪拉克。

有网民为他算了一笔账:“以周的烟瘾看,一天要两包,那么就是360元,一个月就过万,显然不是一个月薪只有4000多元,即使年终奖算上也不过年薪10万元的人能消费起的。”

显然周久耕的消费远远超过了他的合法工资的支付水平。周久耕在中国互联网上被称为“天价烟局长”。

美国时代周刊报导说,周久耕的判决被证明,在所有其他的媒体都被这个国家的宣传部门的“满大人”(西方人昔日对清朝官吏的称谓)严密控制和审查的国家,互联网在中国作为一个公开辩论的论坛的日益重要性。

*第四权力*

美国时代周刊援引中国互联网专家耶利米戈德科恩的话说:“互联网是中国最接近第四权力的。它是中国公民表达不满的唯一平台。它正越来越多地发挥监察政府的腐败和渎职行为的一部分。”

美国实行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立制度。与此同时,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人民的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被称为三权之外的第四权力。

*唇亡齿寒*

不过,中国公民表达不满的唯一平台面积越来越小,控制也越来越紧。南京周久耕事件被互联网曝光后不久,江苏省人大便通过《徐州市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该条例禁止在徐州市进行所谓“人肉搜索”,明确规定,未经允许,擅自散布他人隐私或在网上提供或公开他人的信息资料,对发布者、传播者等违法行为人,最多可罚款5000元。

这条消息立刻在中国互联网上引起激愤的反应。河南大河网发表文章认为,徐州禁止“人肉搜索”是在全国带了一个坏头。大河网分析说,将人肉搜索一刀切划为违法行列,这就让人反感了;侵犯他人隐私是违法行为,但监督权力却是为了公共利益。大河网说,如此立法,干涉民众网络问政,打击民众网络监督,难道本身不是违法吗?更不用说,网络的无疆界让徐州的立法本身就毫无意义,除非全国人大通过立法禁止在全国进行人肉搜索反腐。

中国独立政治评论员、《中国实话报》筹备人昝爱宗呼吁中国政府在网络监督方面应该更加开放。

昝爱宗说:“现在腐败太多了。网民随便扔一个砖头就能够砸倒好几个腐败分子。周久耕不过是抽了一盒香烟,(网民)就揭发他是一个腐败分子,没想到一查,确实是个腐败分子。就是说,网民的监督,比纪委的监督,反贪局,比监察,审计的监督更有效。如果中国真的开放互联网对官员进行监督,我认为成批成批的周久耕都会倒下来。关键是现在网民监督的力度还不够。”

*且慢庆祝胜利*

南方都市报发表评论文章《周久耕获刑并非网络监督的胜利》。文章说,人肉搜索充其量不过是个药引子,真正起作用的还是监管部门下了真药、动了真刀;如果监管部门不想动他,调查走个过场应付一下,网民们又能怎样呢?

有中国网民也在中国大陆互联网论坛上发表评论:在反腐方面,“大陆的组织机构不可谓不健全,组织部、纪委、监察部、检察院、反贪局、预防腐败局、人大、政协等等,不一而足。如此多叠床架屋的组织机构不但不能预防腐败,也完全不能发现揭露腐败。反而要靠业余反腐爱好者--网民,来揭露和发现腐败。这是什么道理呢?道理很简单,在没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社会,再多的反腐机构也枉然”。

关键词:中国,互联网,人肉搜索,周久耕,腐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