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2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当局严防任何纪念六四活动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中)六四前被旅游。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中)六四前被旅游。

中国当局严控任何民间对六四天安门事件的纪念活动。包括前中共领导人赵紫阳的秘书鲍彤、人权活动人士胡佳在内的很多人士,不是“被旅游”,就是被控制在家中。

据报道,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5月30日从北京家中被国保带走,强制旅游。由于鲍彤已年过82岁,所以他的孙女得以随行照顾。鲍彤的妻子蒋宗曹女士6月4日对美国之音表示,至今也没有他的音信,不知道被带往何处。她说,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已经习以为常。

蒋宗曹说:“没有信儿,因为我们家里有人跟着去。我跟孙女讲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她告诉我。看样子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他们从来就是这样,一来时间也不告诉,还有到什么地方也是绝对不会说的。我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

去年,鲍彤被带回老家浙江,一直到六四过后几天才得以返回北京。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鲍彤被撤职逮捕,随后以“泄露国家秘密” 和“反革命宣传煽动”两项罪名被判刑7年,1996年5月刑满释放后,一直生活在被严控或软禁之中,但他一直坚持为六四发声。

此外,每到敏感日期都会“被维稳”的欧盟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也被要求离开北京。胡佳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他6月1日被国保要求离开北京,但没有限制他能去的地点,所以他到了四川乐山,希望拜佛,祈求六四死难者安息及家人平安。他说,期间一直都有国保相随监控。

胡佳说:“从北京出来到四川乐山,这边有个峨眉山嘛,佛教胜地。过去12年,从2004年我到天安门广场鲜花之后,每一年的5月28到6月的8号左右,我都是在这种拘禁中,这真的其实就是人形成的一种牢狱嘛。就在你身边,而且还是身材高大的警察。”

“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发起人之一的丁子霖女士近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透露,警察从5月31日晚上就开始准备24小时监控。丁子霖曾经是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副教授。1989年6月3日晚,她17岁的儿子蒋捷连在北京木樨地被前往天安门广场镇压的解放军的子弹击中丧生。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其他成员也遭到监视,但预计部分成员星期四会有国保部门派出的车辆,接送到北京万安公墓拜祭死难者。

另据报道,西安异见人士、原西安电视台记者、编辑马晓明的家星期二被公安登门上岗。西安人权活动家杨海5月29日上午被强制旅游。据悉,湖南邵阳有20多名活跃人士被监视居住或者被失踪。湖南绥宁异议人士欧阳经华因呼吁湖南人权捍卫者在“六四”周年日当天相约长沙,被当地国保带走。6月1日,湖南民运人士李赞民倡议在长沙纪念“被离奇死亡”的“六四”英雄李旺阳,也被国保抓走。

四川成都“秋雨之福”归正教会的王怡牧师,6月4日早7点左右被成都市武侯公安分局警察手持“寻衅滋事”传唤证带走,据悉与六四祈祷纪念有关。

民生观察工作室称,珠海维权人士甄江华周一被当地公安“吃晚饭”。甄江华说,警方要确认对他进行“旅游”还是软禁,作出选择。东莞维权人士胡海波也称,公安要他每天报告行踪,并保证在敏感期“不搞事”。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几十位成员,近日都被当局软禁和失踪。在广西,10多名维权人士从周三下午开始,绝食24小时,悼念六四的死难者。

据报道,当局近日在天安门广场及其四周采取了严密的监控措施,北京地铁近日也通过微博通报,木樨地地铁站其中两个出站口已从星期二晚起封闭,直到6月4日晚末班车为止,但公告没有说明出口封闭的原因。

在北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三重申,在上世纪80年代末发生的政治风波,中国的党和政府早已给予明确的结论,而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和成功,充分证明中国选择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也得到全体中国人民的真心拥护。

有西班牙记者问华春莹,中国要求日本正视历史,以免重蹈覆辙,中国何时才能正视六四事的历史。华春莹批评记者的提问有逻辑问题。她说,日本70年前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国际社会早有公论,两件事性质完全不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