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1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队医揭露官方曾让运动员服禁药


中国参加伦敦奥运会的运动员7月25日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举行的欢迎仪式上.

中国参加伦敦奥运会的运动员7月25日在伦敦奥林匹克公园举行的欢迎仪式上.

在伦敦奥运会即将开幕之际,已退休的前中国体操队队医披露,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为成为体育强国,以东德为榜样,让很多运动员服食禁药,以取得好成绩。这是首次有体制内人公开反驳官方有关服用禁药是某些运动员和教练个人行为的说法。

*服药为“科学训练”组成部分*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星期五报导说,前体操队队医薛荫娴在接受该报采访时透露,1980年代,中国开始成为体育强国,官方以类固醇和人类生长激素作为“科学训练”的一部分。

薛女士说:“1980年代这种情况很猖獗,运动员不得不接受。”她说,选手往往不知道自己被注射禁药,拒绝参与的医护人员则遭边缘化。

她说,中国当时主管体育的官员在1978年10月的一次会议中说,提高运动成绩药物不过是新东西,只要适当了解,应当加以利用。

前中国体操队队医此次披露正值中国派出394人的庞大奥运代表团参加7月25号开幕的伦敦奥运会之际。

*官员:已走上正轨*

悉尼先驱晨报在同一篇报导中还说,中国一位反兴奋剂官员对该报说,1998年澳大利亚珀斯世界游泳锦标赛中国游泳队兴奋剂丑闻事件,促使中国采取了更严厉的措施,走上了“正常、严格和依法的轨道”,将兴奋剂检测机构从国家体育总局中分割出来,成为单独机构。

这位官员还说,目前担心的是,运动员若食用在中国普遍含有“瘦肉精”的肉类的话,会被查出阳性反应。

*中国媒体反思举国体制*

近年来,中国媒体对利用“举国体制”建设体育强国的做法有所反思。中国新闻周刊今年2月在“兴奋剂是举国体制的春药?”的报导中披露,1985年中国游泳队从东德引进洋医生,祭出所谓“科学”大旗,将兴奋剂引入中国。

中国新闻周刊的报导还说,“在中国体育刚刚开始起步的那个年代,用兴奋剂取得好成绩是国内体育圈的潜规则。据前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伍绍祖回忆,1989年体委开会讨论兴奋剂时,有人就明确在会上提出,过去对兴奋剂的方针是‘有用、无害、查不出’。不是反兴奋剂而是利用兴奋剂,只不过提醒别用那些对身体有害的,用那些查不出来的。国家体委内部甚至有干部私下参与贩卖研究所的兴奋剂”。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