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5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烧伤船员脱离性命危险 美救援天使称酷


直升飞机悬吊伤患和救援者(美国空军提供)

直升飞机悬吊伤患和救援者(美国空军提供)

在南加州治疗烧伤的两名中国船员已经没有性命危险,远赴重洋抢救他们的美国空军回顾了这个挑战性高的任务。
圣迭戈加州大学烧伤中心主任科因布拉(圣迭戈加大提供)

圣迭戈加州大学烧伤中心主任科因布拉(圣迭戈加大提供)


上星期五在太平洋遭遇船难的两名中国船员,星期一晚上被送进圣迭戈加州大学的烧伤中心,这是当地最专业的治疗烧伤的医疗单位。在观察十八小时后,中心主任科因布拉表示,两人的烧伤虽然严重,但并没有致命的危险。

*加护病房观察伤势变化*

科因布拉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一个伤患的身体百分之17到18的皮肤被烧伤,另外一个有百分之8,属于二级到三级的烧伤。"

科因布拉表示,烧伤的部位几乎都在四肢,但没有其他严重外伤,两人还可能因为吸进了烟雾而影响到呼吸系统。科因布拉指出,需要时间观察伤患对局部治疗的反应,才能决定下一个步骤。

科因布拉表示:"一种可能是对某些烧伤部位进行手术和移植皮肤,另一种可能是局部处理烧伤。"

他还表示,两人都在加护病房,至少还要待几天才可能会客,目前第一要务还是治疗。如果需要动手术,可能要在医院停留久些。

科因布拉表示,根据两个伤患过去几天停留在渔船里,无法接受完整的治疗看来,目前的情况已经非常好了。

*及时稳定伤势 避免病情恶化*
美国空军医官格雷(美国空军提供)

美国空军医官格雷(美国空军提供)


科因布拉的评估和几天前远赴重洋救援的美国空军医官拉塞尔·格雷的看法遥相呼应。格雷是第48救援中队的飞行医生,他表示:"在守护天使队跳伞登船的时候,伤患的情况相当严重,他们设法稳定病情,降低了严重的程度。如果没有他们介入治疗,伤患的性命都会有危险。"

美国空军上星期六派出两架飞机、三架直升机和将近五十名医疗救援人员,从亚利桑那州的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飞行十一小时,赶到墨西哥西面两千公里的海面,救援已经被一艘委内瑞拉籍渔船搭救的两名中国船员。据说中国渔船起火沉没,逃生的十一人有两人伤重死亡,遗体和没有受伤的七人被另外一艘中国船只接走,还有六人下落不明。

*天涯海角相救 不必多说*
施密特是六名跳伞救援的守护天使成员之一(美国空军提供)

施密特是六名跳伞救援的守护天使成员之一(美国空军提供)


空军的守护天使救援队的六个成员跳伞后登上委内瑞拉渔船,对两名伤患进行抢救。两人星期一晚上被送进圣迭戈加州大学医学院的烧伤中心后,多数救援人员已经返回基地,他们星期二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回顾了几天来和中国船员的遭遇。

他们表示,沟通是很大的挑战。施密特中尉是跳伞登船的六名守护天使救援人员之一。

施密特说:"他们只会说两个英文字,那就是谢谢。所以我也无法跟他们学两句普通话,只能坐在旁边,减轻他们的疼痛,帮他们补充适当的液体。"

他们怎么和伤患沟通呢?

施密特说:"我们用一系列的手势和脸部表情和伤患沟通,来满足他们的需要,食物、饮水、痛不痛,等等。两天下来我们建立了沟通系统,了解他们的需要,并提供适当的医疗。"

和委内瑞拉船员沟通就容易些,因为守护天使救援组里有人会说西班牙话,帮了大忙。

另外一个挑战是卫生条件,两名伤患在一个更衣室大小的空间里,要避免让烧伤患者感染最重要,在这样的环境处理伤口,两天下来,的确是个挑战。"

尽管这次救援任务距离遥远,难度也高,施密特的感觉却很棒。

施密特表示: "一旦我登上了渔船,那里有我们救援组的美国人,有搭救中国船员的委内瑞拉船员,一共三个国家,不过国籍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拯救人命。委内瑞拉船员非常关心中国伤患,在我们到达前,他们不断的为他们清洗,即便我们的守护天使接手后,他们还是在一旁看着我们治疗。尽管国籍不同,看到大家的关切之情,为拯救两条人命而不分彼此,感觉非常酷。"

*不愿曝光 可能是福建渔民*

两名中国伤患星期一被直升机从海上运到墨西哥西岸城市卡波·圣·卢卡斯,再转搭飞机来到南加州的圣迭戈,当晚进入烧伤中心接受治疗。

两名中国伤患都拒绝对外公布姓名,不过有报道说他们大约三十岁,是福建人,他们的渔船去年十二月从福建省出海。中国驻洛杉矶总领馆的人员星期一前往圣迭戈帮忙翻译和调查。一位领事表示,伤患的家属和雇主都已经得到通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