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中国旅游项目迫使柬埔寨村民搬迁(续)


柬埔寨戈公省为了给一个大型中国项目让路,成千上万的居民已经,或者即将被迫搬迁。可是一部分搬走的人又回到了原来的村庄,他们说,安置地的生活太艰难。

被迫搬迁到戈公省山区后,淳西兰一家的生活更加艰难了。

她说,原先她全家住在离这里几十公里的沿海村庄,她有4公顷半的腰果林,她的丈夫则以打渔为生。

可是为了给中国联合发展集团让路,修建大型沿海旅游点,她和1100多个家庭被迫搬迁到这些新的村庄,她说,现在的生活更加困难了。

柬埔寨村民淳西兰说:“这里找不到工作,生活很艰难。有时,我们被雇去清除森林,可是我们常常拿不到钱和吃的。”

和淳西兰一样,很多来到这里的家庭说,由于生活条件太艰苦,他们考虑搬回原来的村庄。有些人已经搬了回去。

赛昆是渔民,他有7个孩子。在他乡住了一段时间后,他决定返回家乡博屯姆萨区查姆隆村。

赛昆说:“看到其他村民还留在家乡,我就回来和他们一起住,因为在高原地区,我找不到工作。我习惯在渔船上捕鱼,所以不会干其他事,我要养活很多孩子。”

在查姆隆村的基恩图地区,几十户人家留了下来,抵制中国公司的强迫搬迁。柬埔寨政府把原先博屯姆萨国家公园保护区里的3万6000公顷的土地租赁给中国公司99年。

林松是查姆隆村祠庙的僧侣,他说: “40多家留下来的家庭渴望合法土地所有权证书,渴望回到原来的社区。像我这样已经60多岁了,如果我搬到新的地方,我要问,我要多久才能种植新的椰子树?我不会活着看到它们吗?所以我不会离开这里,我宁愿死在自己的椰子树下。”

权益组织说,公司给受影响村民提供的赔偿计划是不公平的。

恩公其是戈公省利卡多地区的人权观察员。

恩公其说:“以新的房屋和一无所有的土地,来换取人们的家和已经结果实的农田是不公平的。”

在政府的允许下,中国公司根据土地条件,给受影响的村民每家每公顷几百到8000美元的赔偿。

每个重新安置的家庭还会得到一座新木屋,和2公顷半的土地供他们生活。

目前,中国公司正忙于建造这个38亿美元的项目,根据计划,这个渡假村包括饭店、赌场、高尔夫球场和港口。

这个省的权益人士说,迫使留下的家庭搬走,还不如让他们如愿以偿地生活在原有村庄。

倪恩•博拉迪诺是戈公省的另一位人权观察员。

倪恩•博拉迪诺说:“人民希望住在原有村庄,是因为他们认为住在这里有很多好处,所以柬埔寨政府、地方政府和公司应该执行‘圈地政策’,把原有村庄的土地留给他们。”

记者无法联系到中国公司的柬埔寨代表李志旋(音),他的一名在金边的柬埔寨助手说,李志旋一直在国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接受采访。

不过当地政府说,不可能把现有村庄留给村民,他们必须搬走。

博屯姆萨区区长洪非莱说: “根据原则,我们可以让他们留下来,当然我们可以执行虎皮政策,可是在这个地区我们不能这样做,因为和橡胶、玉米或者木薯种植地不同,这里是旅游区,必须有公路,供水系统和高楼大厦,因此我们不能让人们分散地居住在里面。”

他还说: “可是,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和平地离开还是强迫离开。我们的工作小组和跨部门工作组一定会解决这个问题,让公司顺利发展,这也有利于我国拥有一个大型渡假村。”

在谈到受影响村民补偿不公平的问题时,洪非莱区长说: “这是发展政策。你知道为了这个项目,我损失了多少土地吗?我在沿海地区曾经有10多公顷土地,我热爱那里,希望拥有自己的种植园,可是当发展需要的时候,我怎能阻止发展呢?如果我想要回来,我会被撤职,因为我是执法者。”

可是,被迫搬迁的宋西塔等村民说,他们不愿离开自己的家和农田。

宋西塔是农民,也是渔民,有5个孩子的他说,如果有机会,他最终只有一个问题要问洪森总理。

宋西塔说:“如果有机会见到洪森,我想问他,是不是可以把土地和农田留给以此为生的村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