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一批法学家声援炎黄春秋杂志维权


中国法律专家举行炎黄春秋诉中国艺术研究院案专家论证会 (网络图片/炎黄春秋杂志授权使用 )

中国法律专家举行炎黄春秋诉中国艺术研究院案专家论证会 (网络图片/炎黄春秋杂志授权使用 )

引发海内外舆论强烈关注的中国改革派标杆性杂志炎黄春秋被强占及停刊事件,近日持续发酵。炎黄春秋委托的律所星期二在北京举行起诉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专家论证会,包括四大法学家在内的十多位知名法律专家与会。同时,炎黄春秋发表与艺研院脱离“主管主办”关系的声明,坚持诉讼到底,维护杂志社的合法权益。

有中国四大法学家之称的原中国法学杂志总编郭道晖、前政法大学校长、人大法委会副主任江平、原社科院法学所法理研究室主任李步云、全国人大法工委研究室原主任高锴,以及其他知名法律专家熊文钊、何兵、张千帆、徐昕等十多人,8月2日参加了由炎黄春秋的法律代理北京莫少平律所主办的“炎黄春秋杂志社诉中国艺术研究院案专家研讨会”。

炎黄春秋杂志的副社长胡德华、总编辑徐庆全、副总编王彦君,以及莫少平律师也参加由中央财经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中国法学会案例研究会秘书长李轩教授主持的论证会,并对案情做了说明。

违法违宪

据悉,与会专家从宪法、民法、行政法、诉讼程序法、法学理论等角度,对炎黄春秋杂志社起诉艺研院违约撕毁协议案进行了探讨,并给出法律意见。会议将形成由到会专家签字的专家意见书,提供给司法机关参考,并向全社会公布。

曾担任人大法工委研究室副主任、中国法学会研究部主任的郭道晖,在会上发表《对〔炎黄春秋〕被非法夺权事件的法理评议》的文章。郭道晖表示,文化部下属的事业单位艺研院,不经双方协商,用非法行政命令手段,单方面撕毁与另一个社会文化组织炎黄春秋杂志社订立的协议并强占,令人感到文革某些现象在回潮,而与炎黄杂志属于平等合作关系,并非行政隶属关系的艺研院,单方撕毁双方必须遵守的协议,既违法,又违宪,既违法,也失德,不仅无效,理应受到法律追究。

此前,炎黄春秋委托莫少平律所向北京朝阳区法院提出诉讼,指艺研院单方面破坏协议,要求法院颁令艺研院擅自撤换杂志社领导层的行为无效,但不获受理立案,法院指纠纷涉及内部管理事宜,而非法律上平等个体。

炎黄春秋发表声明反驳说,艺研院只是业务上有讨论和指导职责,并非上下级关系,彼此人事和财务独立,互不干涉。杂志社认为,法院没有着眼于原告和被告的法律关系,反而在非法律关系上兜圈子,令人不解。

莫少平律师星期三中午对美国之音表示,律所准备代理炎黄春秋对朝阳法院不立案的裁定提出上诉,因此先听听法学界专家的建议。

他说:“专家支持炎黄春秋从法律角度讲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原则上都表态。第二,朝阳区人民法院不予受理的裁定,大家还是认为,所依据的理由不能成立,站不住脚,应该受理,应该进行审理。”

依法维权

近期从国外返回担起炎黄春秋杂志社维权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三子胡德华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炎黄春秋会依法维权到底,凡是还是要按照法律办理。

他说:“现在在倡导依法治国。如果是讲道理讲不通,就要诉诸法律。我们对我们国家的法律还是抱有极大的信心的,还是维护正义的。所以我们用法律作我们维权的武器。如果说我们不走法律,走别的路子,比如说找更大的官,那么这就不是一个法治社会的做法。”

艺研院近日要求炎黄春秋社交出公章,在被拒后采用炎黄春秋声明所说的“非法手段”,“私刻”了炎黄春秋的公章、财务章、合同章等7枚公章,并在被艺研院“窃取”的炎黄春秋官网上发出“公告”。炎黄春秋随后表示强烈抗议,申明原有公章、财务章等印鉴仍然合法有效。

脱离合作关系

炎黄春秋7月31日还发表了与艺研院脱离“主管主办”关系的声明,在简述炎黄春秋杂志的“挂靠历史”,以及今年7月13日艺研院单方面终止协议,强行撤换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层,并派人强占办公场所,违法搜身等过程后,宣布

艺研院7月13日单方面撕毁协议之日起,不再是炎黄春秋社的“主管主办”单位,也丧失审计财务状况的资格。

声明强调,虽然已宣布停刊,但炎黄春秋社仍合法持有杂志的刊名、刊号,艺研院无权盗用,而杂志社由杜导正为社长的社委会领导机构不变,事业法人地位和法定代表人不变,除暂时不能正常出刊外,工作秩序不变。

声明还表示,社委会决定致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请求撤销“新广出审〔2014〕1226号”批复,让炎黄杂志社重由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主管,或在杂志社接受的前提下,重新考虑“主管主办单位”的安排。

禁止媒体报道

炎黄春秋副总编辑王彦君星期三中午对美国之音表示,除了述诸法律手段外,炎黄春秋社希望获得舆论的支持,但是当局管控严密,国内媒体不见报道,一些社媒上流传的消息也常常遭删除。

他说:“一定要穷尽法律手段,要跟艺术研究院抗争到底。现在是两条线同时启动,一个是法律,一个就是舆论,但是我们现在舆论的手段非常有限,也只能够通过手机、微信。国内所有的媒体都被他们打了招呼,让他们不要炒作炎黄春秋人士变更,实际上就是根本不让见报。”

此外,中国文学界两位元老作家、炎黄春秋杂志的编委邵燕祥和袁鹰,近日发表《给文化部艺研院的公开信》,支持杜导正早前公布的炎黄春秋的停刊声明和依法维权,要求艺研院除名他们的编委,否则将追究侵权行为。稍早,中国知名作家、炎黄春秋的另一位编委笑蜀写的一篇声援炎黄春秋的长文,也在网上流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