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7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杜导正:胡陆接掌《炎黄春秋》有利于守住理念


胡德平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主办的座谈会上对大约200名企业界人士讲话(2013年8月9日)

胡德平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主办的座谈会上对大约200名企业界人士讲话(2013年8月9日)

被认为是中国共产党党内民主派舆论阵地的政论月刊《炎黄春秋》杂志社10月24日宣布,将由已故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出任杂志社社长,由已故前副总理陆定一的儿子陆德任常务副社长。执掌《炎黄春秋》近24年的创始社长、91岁高龄的杜导正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说,邀请胡、陆二人来《炎黄春秋》担任要职,意在为即将被划归文化部管辖的《炎黄春秋》增加政治筹码,以捍卫这份杂志多年来相对独立自由的编辑方针。

《炎黄春秋》杂志创刊于1991年,其编辑和作者多为昔日的中共高干和体制内学者,而杂志的内容却常常挑战中国共产党的对外口径,很多文章独家披露重要历史事件的内幕真相,评论敏感人物的历史功过,或者呼吁宪政民主。

习仲勋为炎黄春秋题词 (炎黄春秋网站)

习仲勋为炎黄春秋题词 (炎黄春秋网站)

今年9月,《炎黄春秋》突然收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通知,要求“转变主管、主办单位”,由目前的中国炎黄文化文化研究会划归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管辖。这项行政命令造成了杂志社上下对《炎黄春秋》未来的编辑独立性以及言论自由度的担忧。

*红二代说话有份量*

《炎黄春秋》多年的掌门人杜导正10月28日在北京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杂志社和主管单位之间还有一些谈判的空间,而杂志社邀请胡德平和陆德来出任杂志社正副社长,也是为了借由二人的政治关系和政治影响力,来为杂志社增加在这些谈判中的话语权,守住杂志的思想宗旨和编辑方针的底线。

杜导正说:“中国对退下来的高官,我们叫高级干部,特别是胡耀邦的儿子和陆定一的儿子,中国人更加尊重一点。从政治上来考虑他们的份量当然重。我们这边要出牌,出了一个陆德,出了一个胡德平,那份量和气氛就大不一样,同样的话,他们讲份量就更重,学者讲份量就轻。”

我们这边要出牌,出了一个陆德,出了一个胡德平,那份量和气氛就大不一样,同样的话,他们讲份量就更重,学者讲份量就轻。”

胡德平、陆德和习近平等人一样,被外界称为“红二代”。胡德平不仅是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还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等职,也是现任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外界称胡德平与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关系密切。陆定一的儿子陆德也曾担任过国家开发银行信息中心局局长和中国防卫科技学院副院长的职务。据杜导正介绍,陆德未来将更多地在杂志社承担实质性工作,而胡德平的职务则相对“虚”一些。

*不愿贴自由派标签*

谈到《炎黄春秋》所要坚守的思想理念,外界广泛称其为“中国大陆最具影响力的自由派刊物”,而杜导正则在采访中说,他不同意《炎黄春秋》是“自由派”杂志的说法。

他说:“《炎黄春秋》说得复杂一点,就是个坚决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也就是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时代路线的这么一个派别。也可以说是全面的体制改革,搞经济体制改革,也搞政治体制改革。另外,从思想上比较实事求是,是实事求是派,也可以叫我们民主法制派、全面体制改革派或者体制内改革派,不要叫我们什么自由派。”

杜导正认为目前国内对所谓的“自由派”的界定还很不清晰,“自由派”三个字还是个“贬词”,所以他不希望杂志被贴上“自由派”的标签。

虽然这位掌门人不喜欢这个标签,但《炎黄春秋》的自由派风格还是早已在党内外形成了共识,也使《炎黄春秋》从创刊伊始就生存于斗争之中。

杜导正说:“这本杂志是六四以后第一个替胡耀邦说公道话的杂志,一出来,中宣部就通报我们,叫我们停刊之类的,斗争就避免不了了。”

*一路风雨走过来*

近年来,《炎黄春秋》杂志社多次受到当局的压力。据报道,2008年11月,由于《炎黄春秋》多次刊登涉及因“六四”事件被罢黜的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的文章,引起了江泽民不满,要求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宣传大主管的李长春严肃处置。文化部以年龄过大为由劝杜导正退休。后在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干预下,杜导正才得以留任。《炎黄春秋》的网站更是多次被封,2013年,《炎黄春秋》发表了倡导“宪政”的新年献辞,随后其网站突然被注销关闭,两周之后才得以恢复。

我们冲破了教科书多年的约束,讲了很多真实的历史情况。保守的人也用了这样一种说法,就是‘灭其国先灭其史’。这种说法很荒谬......”

​《炎黄春秋》杂志社副社长、曾任新华社高级记者并撰写过《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一书的杨继绳说,中共党内对《炎黄春秋》杂志的争议也体现了对改革的态度的不同,有的党内人士更开明,而有的党内人士则更为保守。保守的批评人士认为《炎黄春秋》对历史事件的探索,尤其是公布了一些跟官方教科书内容有出入的东西是很危险的。

杨继绳10月28日在北京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教科书主要是从政治上考虑,没有讲一些真相,讲的也不是真话。我们冲破了教科书多年的约束,讲了很多真实的历史情况。保守的人也用了这样一种说法,就是‘灭其国先灭其史’。这种说法很荒谬,历史是消灭不了的,是客观存在的,我们如实地反映它,正视它,这样我们今后的路子可能走得正一些,免的犯错误。对于那些不愿意揭开历史的伤疤,不愿意承认历史的错误,掩盖着,以为这是保护共产党,实际上这是害了共产党。”

不过,《炎黄春秋》事实上还是享受到了当局不曾给予其他媒体的对于“不同声音”的宽容。有分析人士认为,这是因为该杂志曾在党内受到了一些高层领导人的支持,其中就包括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

近平同志,作为主要领导同志,我想他内心也是支持我们这个杂志的。”

​对于党内的支持,杜导正说:“离退休的高级干部支持这个杂志的人,我个人冒昧地估计,是大多数,而且支持的比例越来越大,现任的高层领导干部当中支持我们的情况就不好说了,中国情况很特殊,有的人嘴里这么说,心里那么想,有的人表面上不支持,心里很支持,有的人在会上不支持,回到家里就支持。既然能存在23年多,说明江泽民、胡锦涛时代还是宽容我们这个杂志的,不然早把你关掉了嘛。中央宣传部丁关根、徐惟诚他们想关我们好多次,没有关成嘛。”

杨继绳认为中国共产党对《炎黄春秋》的宽容也与改革开放的大环境有关。他说:“自从改革开放以来,对言论的宽容度当然跟毛时代大不一样了,因为这个开放的大环境,《炎黄春秋》才能存在20多年。”

*习近平上台后舆论收紧*

但是杨继绳也同时观察到,最近一年来,中国共产党对国内舆论的管控更收紧了一些,这次对《炎黄春秋》突然袭击式的管辖变更就是迹象之一。

他说:“可能国家面临的问题太多吧,习近平上台以后想干事情,过去这些年国内积累的问题很多,他想干事情,怕我们说话分散社会的力量,影响他干事情,可能是这么考虑的吧。”

杨继绳说,杂志归文化部管辖已经不可逆转了。外界形容这是被收编,但杜导正笑着说,“不能算收编吧”。

突如其来的管辖权变更曾让91岁高龄的杜导正在焦急与忙碌中突发高血压住院,但他依然对《炎黄春秋》的未来保持乐观。

他说:“中国的情况很复杂,也有支持我们的,也有反对我们的,也有旁观的,现在看来支持我们的力量大。就是领导上,我预测也有很多人在支持这个杂志。近平同志,作为主要领导同志,我想他内心也是支持我们这个杂志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