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媒体观察:从李克强望美媒更客观报道中国看新闻自由


中国总理李克强会见美国新闻集团总裁汤姆森,希望国际媒体能更全面客观报道中国;新华社记者实名举报将设在香港的中国窗口公司华润集团老总拉下马;新华网发表专栏文章题目是:我们有名嘴,但缺少奥普拉。北大教授胡泳说:斯诺登事件报道获普利策奖凸显了普利策奖评委会的绝对独立性。

今天的这个话题,和新闻自由有关。新闻有什么特点和属性?中国总理李克强4月17日对美国新闻界人士说:希望国际媒体能更全面客观报道中国。李克强是在中南海会见美国新闻集团总裁汤姆森时讲这番话的。中国政府网援引李克强的原话是:希望国际媒体全面、客观报道中国,为增进中外相互认知、促进友好合作发挥积极和建设性作用。

*媒体到底是歌功颂德传声筒还是监督者吹哨人?*

汤姆森的新闻集团是美国公司,当然李克强所说的“国际媒体”是指美国媒体。那么,“希望全面客观报道中国”言下之意就是:以前你们没有很好地把握这个标准和尺度,在全面客观报道中国方面有明显不足。

长期以来,中国政府一些官员、媒体和学者一直抨击美国新闻界在妖魔化中国:对华报道报忧不报喜,甚至造谣污蔑、不顾是非颠倒黑白。这涉及一个新闻基本问题和理论:新闻到底是报喜报忧?还是不论喜忧只管事实?新闻界是传声筒还是对政府起监督作用的吹哨人(whisle blower)或看门狗(watch dog)?美国和西方新闻界认为是后者。

在今天的中国,特别是在互联网大发展、公民记者开始兴旺发达的中国,有一些“率先吃螃蟹”的记者开始认为:中国新闻界也应是后者。新华社记者王文志就是其中一人。

*新华社记者实名举报中纪委拉副部级干部下马*

王文志4月15日(周二)再度向中纪委实名举报宋林“贪腐”,但其微博不久被删。就在微博被删后不久,新华网发出报道说:宋林开始接受组织调查。在中国,“接受组织调查”就是双规和下马的代词,如果不说是被“审判”的代名词。

新华社经济参考报写调查报道的记者王文志去年7月就在其报上发表文章谈宋林的贪腐事件,遭到宋林的“反击”。这次王文志再度发出举报,宋林马上再回击,在华润网站上发表声明,指责王文志捏造和恶意中伤。但是,宋林的话音还没落,中纪委的尚方宝剑和“狗头铡”就下来,将其“拿下”。

在中国新闻史上,张季鸾、徐铸成、范长江、储安平、陆铿、刘宾雁、胡绩伟、王若水、戴晴等都应占有一席之地,王文志大概也能记上一笔。还有调查报道记者王克勤、实名举报刘铁男的罗昌平。罗昌平虽然举报成功,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铁男已被下课,但罗昌平基本和王克勤一样,属于“惨胜”,前景并不看好。

中国新闻史上,还应写进“完败”的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和刘虎。

陈永洲是广州新快报记者, 2013年10月19日,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企业商誉罪将其逮捕。陈永洲曾实名举报并发表了10篇有关设在长沙的中联重科的批评性报道,中联重科向长沙警方报案,后者跨省将陈“捉拿归案”。中联重科表示,中纪委中宣部已介入关注案件。

刘虎也是新快报记者,实名举报国家工商局副局长马正其贪腐。2013年8月23日,刘虎在其重庆家中被北京警方逮捕,涉嫌罪名是造谣传谣和诽谤。陈永洲和刘虎被捕是2013年中国新闻界大事,在政界新闻界掀起不小波澜。

针对王文志VS宋林事件,环球时报18日发表社评说:陈永洲是个反例。“记者实名举报贪腐的威望在经历从成功推倒贪官到自陷丑闻的复杂洗礼;最新的事实是,王文志为记者的这项声誉新添了一分。不过,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17日发表评论员单仁平文章说:互联网举报产生了特殊的震慑力,对反腐具有正面意义。“但由于这类举报同时都演变成冲击力很强的公共事件,它们的大量其他效应值得探讨。”

*胡泳:斯诺登事件报道获普利策奖凸显评委会独立性*

4月16日,北京媒体人、北大传播学教授胡泳发表文章题目是:揭发者的伟大时刻,副标题是:评斯诺登泄密报道获普利策新闻头奖。胡泳说,华盛顿邮报和英国卫报因揭露美国政府实施大规模监控的报道获得2014年度普利策奖。

文章说:在斯诺登被当作美国的国家敌人和卖国贼的当口,如此大奖凸显了普利策评委会的绝对独立性,以及公共利益高于政府利益的伟大价值观。胡泳引用获奖者柏翠思的话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人决定要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提供这些信息,我们没人会在这里领奖。所以这个奖真的是颁给爱德华.斯诺登的。

胡泳还说:斯诺登永久地改写了全球互联网权利与政策的版图格局,为此,他不仅应当获得普利策奖,甚至获得诺贝尔奖也是名至实归。胡泳这篇文章得到了媒体人鄢烈山等的高度称赞。

*陈方:中国有名嘴,但无奥普拉*

4月18日,新华网发表了陈方的专栏文章题目是:我们有名嘴,但缺少奥普拉。文章从CCTV主持人董卿“告别央视”说到了中国的电视名嘴们。文章说,央视名嘴们告别总会引发热议。但名嘴告别只是一个人的告别,不用多久,惋惜和祝福都会消于无影。文章说,央视走了那么多名嘴,几乎没一人的告别能像当年奥普拉的告别那么有影响。“我们有名嘴,但我们没有奥普拉”。

陈方的文章说,一档脱口秀节目能存活25年,拥有7千万家庭收看,连续16年排在全球同类节目之首,无论如何这是个奇迹。文章说,奥普拉这个名字已经成为美国的一种品牌和力量。陈方说,中国的电视访谈节目主持人,基本都长着一副“精英脸”,观众难以感受到泥土般亲切感。“当然,这并不全是主持人的错,深层次的病灶还是发生在中国电视整体生态上。”

文章说:央视培养了那么多名嘴,什么时候能培养出中国的奥普拉?

陈方的文章没有提到的是:央视的名嘴,只是中国特色的名嘴,在中国特殊国情下的名嘴,和西方的名嘴基本没有很大的可比性。美国的名嘴,是英文世界的名嘴,中国的名嘴,顶多可跨界成为朝鲜或拥有同样文化、具有同样意识形态的华人世界的名嘴。至于“深层病灶”问题,恐怕更深层的病灶还在于整个社会的大环境问题,而不仅仅在于电视界的生态问题。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