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美国专家看中国军队


红旗-9导弹在中共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亮相

红旗-9导弹在中共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亮相

日前在美国国会访问者中心举办一个新书介绍和讨论会上,美国的一些中国军事问题专家结合他们各自为《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人民解放军》一书撰写的章节,分析了胡锦涛的军事遗产、中国另类的核威慑、解放军的信息化作战能力、以及中国军方是否绑架了外交等关于解放军的一些重要方面。以下是四位撰写《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人民解放军》一书有关篇章的研究者对自己的研究介绍,以及美国之音记者与他们的问答。

*中国是党国、党军*

丹尼尔•哈特奈特是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近郊阿灵顿的战略研究机构CNA公司的中国军队战略问题专家。他为《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人民解放军》一书撰写了第二章,题目是:

“‘新的历史使命’:反思胡锦涛的军事遗产”

中国军队所谓的新的历史使命是在2004年12月24日中国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提出使命,总共有四项:

1)“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
2)“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
3)“为维护国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
4)“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哈特奈特指出,在胡锦涛当政时期,中国军队在执行上述四项使命的时候展示出一些新的趋势,其中包括,a)强化解放军对中共的忠诚;2)强化解放军保卫中国海上领土权益的能力。

问:你认为在中国共产党不放弃一党独裁的情况下,中国有可能实现西方军队的那种国家化专业化吗?

答:这是没有可能的,因为中国是党国,中国军队是党军,因此(只要中共不放弃一党独裁)就只能是一仍其旧。除非中共最终宣布放弃对权力的控制,它不可能让中国军队自由。这是一个死结。中共没办法找到军队国家化专业化的理由。这就是说,必须先有政治上的变动,中国军队是党军的情况才能发生变动。

*中国另类的核威慑*

迈克尔•蔡斯是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圣莫尼卡的政策和战略研究机构兰德公司的中国战略导弹问题专家。他为《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人民解放军》一书撰写了第八章,题目是:

“胡锦涛时代的第二炮兵:方针与能力”

蔡斯指出,在胡锦涛当政时期,中国战略导弹部队解放军第二炮兵在战略方针发展、军力现代化和训练方面取得明显进步,成为中国日益增长的军力拱顶石;解放军出版了多卷重要书籍,详细解说了它的导弹力量威慑的行动方针;解放军第二炮兵部署了可以陆地移动的洲际弹道导弹,摆脱了几十年来因不能移动而易受攻击的境地,加强了导弹部队的生存能力,强化了中国战略核威慑的可信度。

问:几年前,中国军队一位著名的将领发出豪言:为了阻止台湾独立,中国不惜牺牲西安以东的所有城市跟美国打一场核战争。你认为这位将领说这种话是因为嘴巴没把门,说话离谱,还是他所表达的这种思想在中国军事战略规划人员当中很有市场?

答:有时候,中国军队将领所表达的是他们的个人观点,不一定代表军方的政策。有时候,他们发表这种言论是为了威慑。这很难一概而论,需要个案研究。

在2013年中国出版的一本军事战略学刊物中,有一个部分专讲核威慑,说是核问题是涉及国家政策的敏感问题,有人主张需要高层就重要的政策问题发出一种统一的声音,但在另一方面,也有人主张在某种限度之内需要一种更为自由的环境,让人可以在这样的问题上畅所欲言。

这本书可以说既是一种祝福,也是一种诅咒。这本书的这种说法有可能成问题,因为有人会说一些有可能跟中国军事战略政策不相符的话。但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也有可能增强中国的威慑,因为这种局面可以在对手的头脑中制造更大的不确定性,让对手不能确定中国在某种情况下会做出什么军事反应。这本书也说,这在某些情况下或许是一种好事。

*分散与集中的矛盾*

乔•麦克雷诺兹是总部设在华盛顿郊区维吉尼亚州维也纳镇的智库防务集团公司中国军队信息化问题专家。他与另一位中国军事问题专家一起为《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人民解放军》一书撰写了第六章,题目是:

“胡锦涛当政时期信息化在解放军中扮演的角色”

麦克雷诺兹介绍说,在胡锦涛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期间,人民解放军全力拥抱信息化,并将信息化作为军事理论和战略方针的中心指导原则,用信息化将解放军有关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革命、合成军作战、军民统合、系统战等构想联系起来。

但是,麦克雷诺兹认为,在解放军的这种理论上的精深的背后,是明显的运作欠缺;假如没有配套的现代化人员和组织结构,解放军近来在技术方面取得的进展便不会产生世界级的作战能力。

问:至少在美国的情况是,说起信息化,通常是强调信息的扩散,强调信息的非中心化,信息的分享,但中国却强调信息的中心化,集中化,信息的控制。在这种情况下,你认为中国军队的信息化是否会有障碍?

答:中国军队的信息化以实现多军种联合行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现在在中国军队信息化的过程中有一种张力。正在展开的信息化可以用于来自下面的主动行动,也可以用于从上头对下面实施巨细无遗的管理管制。

中国军方喜欢抽象地谈论信息化有助于来自下面的主动性,自主性,但在实际上却更可能利用信息化对下面进行更多的巨细无遗的管制管理。

这有时候会造成问题。比如,在有一次演习中,有一个指挥官束手无策了,因为他要发命令,让番号为18的部队向山头开火。但大部队里有5支部队番号都是18。本来它们都是彼此有别的。但信息集中化之后,一下子就来了问题,让指挥官束手无策了。这种事情他们正在摸索解决。

*中国军方与中国外交*

肯尼斯•艾伦也是智库防务集团公司中国军事问题专家。他的研究领域是中国军队外事问题。他为《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人民解放军》一书撰写了第十一章,题目是:“胡锦涛当政时期解放军在国际事务中的走向趋势”

中国军队在过去的10年里越来越多地参与国际事务,对外发言。艾伦报告说,在胡锦涛当政时期,中国军方的外交活动范围明显扩大,在国际间吸引了更多的注意,从而显示了中国军方更好地影响了外国对中国军队的看法以及跟中国军队的互动。

问:海外的中文媒体有报道说,中国的外交被中国军方劫持了。这种报道提出的一个例证是,几个月前,中国和越南发生海洋权益纠纷,越南抗议中国的一个石油钻探平台在越南的专属经济区内钻探。就在中国中央政府声言要跟越南谈判之际,中国军方发言人说,我们的钻井平台将继续留在那里直到完成任务。这被认为是中国外交被军方劫持的例证。你如何看?

答:说起中国外交被中国军方劫持的说法,我是不相信的。我的看法是,中国的解放军是一支党军,有中央军委、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管着它,它不可能脱离控制自行其是。我的看法是,在中国的政治体制中,有人给解放军下命令让它做什么,不做什么。

《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人民解放军》一书是美国智囊机构全国亚洲研究局、美国陆军战争学院战略研究所和美军太平洋司令部联合出版的。尽管原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已经卸任,但中国军队在胡锦涛在任时所开启的许多政策依然在发展或推行中。因此,评估胡锦涛时代的中国军队并不是单纯历史或学术的问题。而是在中共新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时代也有重大现实意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