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4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费舍尔专访:习近平整治军队是大赌博


里查德•费舍尔,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资深研究员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里查德•费舍尔,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资深研究员接受美国之音专访.

随着中国军事力量的崛起,美国研究中国军事战略问题的专家越来越多。这些专家们观点各异,五花八门,但可以粗略地分为两大派。

一派认为,在各国相互联系日益密切、利益相关日益密切的当今世界,美国必须努力争取多方面与中国合作,其中包括与中国的军事合作,以共同应对两国所面临的那些涉及两国根本利益的世界性难题。这一派的观点依然是美国对华政策和美中军事交流所依据的正式的、官方的观点。

与此同时,在过去的几年里,随着中国军事力量的崛起,中国军方对美国军方的挑战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大胆,另一派的观点开始强盛起来。

持另一派观点的专家学者认为,坚持实行专制独裁的北京与力图推进自由民主的华盛顿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因此,在太多的时候、太多的事情上,美国争取与北京合作只是一厢情愿的白日梦,美国必须及早从这种白日梦中醒来,认清现实,这就是中共统治的中国一直在步步推进其战略谋划,力图瓦解和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所主导的世界和平秩序。

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的资深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D. Fisher)

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的资深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Richard D. Fisher)

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郊区的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的资深研究员理查德•费舍尔多年来可以说是这种“认清现实”派的成员。

在旧年过去、新年来临之际,费舍尔接受美国之音专访,讲述了他对中国军事战略的分析,以及中国的军事战略和军力发展对美国所构成的重大挑战,并对中共新领导人、中国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以肃清贪污的名义整治中国军队的前景进行了预测。

费舍尔指出,习近平正在对中国军队进行大清洗,但他“是否能迅速地成功完成清洗是一个挑战。假如他不能取得迅速的成功,从而错误地让那些广泛散布的愤懑情绪发展起来,为未来的反对派力量提供燃料,习就会遭遇失败。”

*PLA大目标与归属*

问:在过去的一年里,你觉得给你印象最深的中国军方的动态是什么?

答: 应当说,有好几个动态给人印象深刻。但我要说,在所有的这些动态当中,中国在军事上和战略上在继续推进,力图达到三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是获得一种能力水平来威慑和取代美国在亚洲的力量。再者,在2020年代早期到开始部署全球力量投射能力。与此同时,发展军事能力,以便使中国能够使军力投射能力延伸到外层空间。

问:也是在去年,一些观察家注意到中国军方在外交政策方面声音更大了。你有这样的观察么?

答:可能是有这种情况。但我们现在还不能恰当地了解或理解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在影响中共领导层制定中国外交政策方面的程度和方式。

我的看法是,中国军方的目标和战略是由中共领导层在听取许多方面、包括军方和情报部门和很多中共情报搜集部门的意见之后制定和批准的。中共一旦做出了决策,中国人民解放军就要执行决策,争取达到中共的决策目标。

我们常常听说中国军方在中国政府内部进行游说,主张军方采取更为咄咄逼人的进取态势。比如说,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地区针对日本采取这样的态势。但我不能肯定实际情况确实如此。我更相信实际情况是,中共决定政策目标,解放军执行决策。

因为假如有什么迹象显示解放军骚动不安或犯上作乱,我看中共就会坚决予以镇压,以消灭任何这类威胁或挑战。就像我们如今看到习近平进行所谓的反腐运动,其实是对中共党内和军队内习近平认为是构成威胁的派别的政治清洗。

*PLA的战略思想及对美军的挑战*

问:关于中国的战略思想,你在去年观测到有什么变化吗?

答:我没有看到什么变化。在我看来,人民解放军一直在追求我前面所说的那三个目标。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人民解放军坚持不懈地在追求那些目标。

假如你认为中国是有那三个目标,即在亚洲获得霸权、在一段时间之后在全球获得优势地位、控制地球和月球之间的空间,就可以相当好地解释我们所看到的这些发展。因此,在中国在2014年10月的珠海航空展展出新式机动固体燃料的空间发射运载工具的时候,这就让人容易理解了。

在很多观察家看来,由履带运载卡车运载的固体燃料的空间发射运载工具的出现是令人意外的。但是,从人民解放军的角度来看,他们被要求建立外层空间的主动和被动的战斗能力,固体燃料的空间发射运载工具的出现就是很有道理的了。

问:总起来说,你认为中国军方在过去的一年里对美军形成的挑战更大了吗?

答:应当说是在过去的几年里,尤其是在中国追求接掌的领域更是如此。在南中国海,在东中国海,人民解放军能够维持一种力量、一种军事打击潜力的存在。这是让美国非常不安的。

美国在全球各地有承诺。美国设立目标,美军部署到许多地方进行活动,是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利益,也是为了代表美国在道义和政治上的着重之处。这些着重之处也是我们的盟国和大多数朋友所共有的。

因此,我们在伊拉克跟伊斯兰国战斗,我们的战斗对象不仅与伊拉克人民和美国为敌,而且与所有的爱好自由的人民和国家为敌。

而中国只是需要控制非常靠近中国、非常接近中国军力的战略要害地带。因此,中国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有一种优势。我想,这是让美国非常不安的,因为我们很快就会达到那种境界,这就是,由于美国在世界很多其他地方有承诺,我们将没有富余的足够军力在那些地区威慑中国。

*习近平整治军队的大冒险*

问:你如何看习近平国家主席跟中国军方的关系?

答:习近平正在玩弄一种危险的游戏。我们不应当想当然地以为,他是一个地位安全稳固的领导人。他正在领导进行一场清洗,清洗一些人民解放军内有权有势的派系。这些人会反咬他。

他们可能会做一些出乎我们意料的事情,比如,把他放倒。中共的派系政治斗争是不讲规则,不讲法律的。 参与者所遵循的唯一制约是对其他参与者的恐惧。这种情况只能导致内在的不稳定性。

现在,中共试图在权力交接、以取得领导层权力转移的问题上发展规矩,发展惯例。但这些都没有可以凭借的确定的规则或法律让所有的参与者都必须遵守。一切都要由最高领导人来决定,要由他来计算他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一意孤行,他必须提升谁,必须压制谁,他要奖赏谁。

这种计算其实所有的参与者都要做。他们都要计算,“我就究竟能做什么来击败敌手,究竟不能做什么。”假如他做得过分了,由此遭遇反击,政治动态就很容易失控。我们在中国的漫长历史中,以及在中共党史中已经无数次看到这种情况。

这也是一种众所周知的动态。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对有关国家的人民是高度灾难性的。例如,斯大林在1920年代和30年代的大清洗,毛泽东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进行的政治压制和大清洗对前苏联人民、中国人民都非常具有灾难性的。

问:简而言之,你认为习近平所发动的反贪运动削弱了而不是增强了他跟中国军队的关系了吗?

答:两种动态都存在。通过清洗一个派别,习近平就树了敌。那些在清洗中侥幸残存的人以及他们的朋友会视习近平为敌人。但在另外一方面,支持习那些的人的权位会得到加强,他们会得到提升,他们的命运会得到改进。

习近平是否能迅速地成功完成清洗是一个挑战。假如他不能取得迅速的成功,从而错误地让那些广泛散布的愤懑情绪发展起来,为未来的反对派力量提供燃料,习就会遭遇失败。

因此,对习近平来说,眼下的清洗是一种大赌博。假如他没能展开清洗,他可能会非常危险。但他现在展开了清洗,清洗就必须取得成功,必须彻底,必须足够强有力,能够阻遏足够多的被清洗派系的人的朋友,让他们不敢谋划未来的反对派活动。

问:假如你做出一个大胆的或谨慎的猜测,你认为习近平有可能在这方面取得成功吗?

答:你在中国总是可以杀掉足够的对手。毕竟这是中国领导人要保住自己的权位必须做的事情,这就是,要杀掉足够多的对手,以便吓住任何潜在的对手。

但习近平的问题是,为暴力的清洗所付出的代价有可能在政治上要高得多。这是因为现在信息不能像二三十、三四十年前那样,像毛时代那样封锁起来。

因此,习近平必须要采取行动,而且要行动迅速。他必须坚决果断,他必须有更多的人力物力,必须向他中意的派系提供更多的贿赂,更多的官阶提升,才能巩固清洗的成果。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