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官员自杀事件频发:宁见阎王不见老王


中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资料照片)

中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 (资料照片)

不知从何时起,坠楼、自缢、落水逐渐成为了仕途之路的必然终点,官员自杀的消息也不再是新鲜事。曾为不少官员做过辩护的陈有西律师说:“官员不是怕死才自杀,有比死更难的东西。”

3月24日,大连市公安局称,东北特殊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杨华在家中自缢身亡,具体原因正在调查中。前一天(3月22日晚),深圳原副市长陈迎春坠楼身亡,再次将舆论的目光引向官员自杀的问题上。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去年1月转发香港某研究者的统计数据称,中国中高级官员的自杀率比城镇居民总体自杀率高出约30%。去年初,中组部曾统计官员“非正常死亡”情况,但未对外公布结果。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的统计数据,2012年自杀官员12人,其中4人贪腐或涉嫌贪腐;2013年自杀官员7人,其中2人贪腐或涉嫌贪腐;2014年自杀官员陡然增加到39人,其中10人贪腐或涉嫌贪腐。《财新网》也盘点了2015年起至今的自杀官员,包括原央企监事会主席时希平、原国信证券总经理陈鸿桥、原神华集团副总裁王品刚、原澳门海关关长赖敏华、原中海油纪检组长张建伟、原广西柳州市长肖文荪等11人。

这一名单并不完整,如今年1月22日坠亡的原四川省万源市市委书记王成军就未出现在名单上。王成军去年10月卸任市委书记一职。他赴死前曾给一些好友群发自己写作的短诗《别万源》:“挥手别万源,步履多蹒跚。回首望乡亲,未语泪满眼。山高地瘠薄,成事何其艰。诸君力拼尽,事倍乃成半。莫道十年苦,为民苦也甘。从今夜夜思,梦里是巴山。”

“宁见阎王 不见老王”

官员为何多选择自杀?官方给的说法通常是“抑郁症”。人民网还曾专门发文谈《官员自杀的心理学分析》,文章引用一项对全国100多位干部的心理健康问题调查结果称,80%以上的干部、特别是基层干部普遍存在一定程度的“心里不平衡”、“心理疲劳”及“压抑”心理。文章还称,“贪欲太重的官员,心理最难健康。”

北京青年报也报道称,近三年因抑郁倾向就医的官员明显增多。但由于怕病情影响仕途,这些官员通常选择私人介绍的心理医生,不到医院诊治。

但是历史学者章立凡周五(3月25日)对美国之音表示,“抑郁症”这种解释是一种“委婉的粉饰”。他说:“我觉得实际上很多官员走上这条路可能是一种解脱。原来我想可能他们的思想负担都非常沉重,每个人都背负着一大堆包袱。那么可能这样一死的话,可以保护很多跟他的贪腐有关的人,也可能是上级,也可能是同僚,也可能是同谋这些,大家都解脱。”

陈有西律师也在网上撰文说,官员非正常死亡后,媒体报道一贯为“抑郁症”,民间解读一概为“贪腐”,而逝者好的一面、悲剧的一面、有可能被冤的一面却没有人去关注。他写道:“专权之下,法制化反腐越来越衰竭。所有指使这样做的有权官员,对法律程序都是不相信的,对法庭审判也是不相信的,对律师作用都是不相信的……所以,中国的有问题的官员,一旦事发,只要稍有勇气,都会选择自杀,而不愿接受公开审判。因为我们的审判已经太虚假了,太坚持不了公平正义了。”

也有这样一种理论,“压力山大”下,自杀官员都是好官员。而已过世的知名作家畅销书《天怒》作者陈放就这样认为。他生前对美国之音说:自杀的官员,都是好官员,都是要脸重名誉的官员。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去年1月为《金融时报》撰文谈《中国贪官自杀的成本收益分析》。他写道,由于国际上通行的人道主义原则逐渐被中国司法系统所接受,当前中国对于贪腐官员的刑罚,除非“情节特别严重”,极少判死刑。然而随着死刑的减少,官员自杀数却呈上升之势。他认为,官员自杀是一种出于理性的选择。聂辉华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说,贪官自杀的收益至少包括三方面:一,消除罪证,保护同僚;二,保护家属的部分既得利益;三,免受刑讯逼供或被他人栽赃被迫认罪。

“双规”——官员一听就腿软的噩梦

中国官场一直流传着一句话——宁见阎王,不见老王。“老王”指的是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经济学人》去年3月27日发表的文章《或鬼或王》(The devil, or Mr Wang)中写道,王岐山经常劝诫纪委人员要“令人恐惧”。这位手握“双规”重权的领导人,在有力推进反腐运动的同时,也被不少人指责其在调查过程中侵犯官员的人权。

“双规”是一种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时使用的特殊措施和调查手段,指“监察机关在案件调查中有权责令有关人员在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就监察事项涉及的问题作出解释和说明”。

近年来,有多名官员在双规期间非正常死亡,原湖北黄梅县地震局长钱国良就是其中之一。2013年,钱国良因涉经济问题于4月8日被黄梅县纪委“双规”,6月19日死亡。官方报道中,他的死因是呼吸衰竭,然而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的死者图片显示,钱身体枯瘦,身上布满了擦伤和割伤。钱的家属因此质疑纪委工作人员在“双规”期间对其进行刑讯逼供。原河南三门峡市法院官员贾九翔被“双规”11天后死亡,官方说法是心脏病突发,但其家人称贾的尸体肿胀瘀紫。

“官员是没有权利的。”章立凡说,“一旦进了中纪委,那就是被纪委的‘双规’,那生不如死。”他谈到,“双规”的痛苦程度可能还超过对一般犯罪嫌疑人的刑讯逼供。

章立凡认为,无论是官员自杀还是被“双规”,在现行体制下,这种现象很难得到改观。他说:“中共这种体制就是一种互害的体制,就是人人害我,我害人人。当初我拉你下水,你不下水,我们大家都贪不成……这个体制本身会不断的产生贪腐,然后它不断的以这种家法的形式而不是国法的形式打击贪腐。”章还谈到,反腐运动一方面暂时遏制了官员的贪欲,另一方面这种高压使得国家机器处于一种空转或停摆的状态,当前中国经济形势惨淡就是一个证明。

“过去是收钱办事,现在是不敢收钱也不办事,”章立凡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