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1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走上印度购药之旅


印度班加罗尔的一家医院。(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月26日)

印度班加罗尔的一家医院。(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1月26日)

去年年底,记者正在印度旅行采访时,接到居住在云南大理的朋友刘女士发来的微信,询问是否能够帮忙从印度代买一些药品。刘女士刚刚被检查出患有丙肝,急需一个疗程的抗丙肝病毒药索非布韦(sofosbuvir)。得知记者还要前往斯里兰卡、印尼、马来西亚等国,半年之后才能将药品带到中国时,刘女士无奈,只好求助于网上的专业代购人士。

索非布韦是由美国制药公司吉利德(Gilead Sciences)于2013年推上市场的抗丙肝药,对各型丙肝治愈率高达95%以上,且副作用轻微。索非布韦在美国一个疗程的药价是84000美元。而这种药物在中国市场上的售价则更是极为昂贵,刘女士说:“一个疗程的费用大约需要60万元人民币。我在网上一些病友的论坛里看到,印度有一种同样的药物,价格要低廉得多。”

刘女士请人代购的印度产索非布韦,代购价格约为印度当地价的一倍。(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5月22日)

刘女士请人代购的印度产索非布韦,代购价格约为印度当地价的一倍。(美国之音朱诺拍摄,2016年5月22日)

索非布韦在美国上市10个月后,印度的制药公司就开始进行仿制。由于对专利保护的不同法律环境,对于一些治疗重大病症的急需性药物,印度在国家专利法的修正案中,增加了“强制许可”的条例,允许本土企业在第一时间仿制国外医药巨头的原研药,以保障国内患者在可以负担得起的条件下得到救治。印度本土企业推出的索非布韦一个疗程的价格相当于6000多元人民币,只有美国药价的1%,而且疗效显著,在药物成份和生产工艺上与美国原研药几无差别。

同样与欧美原研药有着巨大价格差异、且疗效相似的印度仿制药还有用于白血病、肺癌等抗癌性药物,这种差价使得在中国境内出现了众多的印度药品代购机构和个人。长期在印度工作的朋友艾伦告诉记者,一个月之内,他就被国内的亲友要求代购了三次印度仿制药。然而,按照中国法律规定,没有在中国办理注册的药品都算假药,不允许其在正规渠道中流通。2013年,江苏无锡的慢粒白血病患者陆勇,因帮助上千名病友购买印度廉价抗癌药而被称为中国“抗癌药代购第一人”。因名声过大,他遭到当局的抓捕和起诉,并在网友和媒体的声援下,使检察院撤回了起诉,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

由于药品代购渠道被官方认定为“非法”,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采取自由行的方式,前往印度采购药物。陆勇就是其中的先行者之一,他在被释放后表示,自己将停止为病友代购的业务,但是会继续帮助国内的患者赴印度买药和进行治疗。与此同时,旨在帮助患者赴印的中介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其中,以春雨国际和云天慈航等几家较为有名。

云天慈航由曾经从事癌症纳米生物技术的印度博士白倪星和几名中国合伙人创建,他们的业务不仅有组织中国患者或家属赴印采购药物,还帮助患者联系印度的私立医院,使患者直接在印度接受治疗。据印度《经济时报》(The Economic Times)报道,由于现今的医疗设施、相对低廉的价格,印度医疗行业越来越受到全球范围内的认可,已成为全球五大医疗旅游目的地之一。

而相对于印度,中国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其专利法中没有“强制许可”的条款,因而在进口药品时受制于国外医药公司的价格垄断。中国的仿制药企业虽然也生产了大量专利过期的仿制药,但在生产工艺上良莠不齐,众多的药品质量得不到保证。加上最近发生的、轰动全国的魏则西事件,使得中国患者对于国内医药行业产生了巨大的不信任感。这些都成为越来越多的中国患者赴印买药或接受治疗的直接动因。实际上,很多患者都表示,前往印度的治疗费用加上来回机票和食宿费用,依然比在国内被强制购买欧美高价进口药来得便宜。

云南大理的刘女士最终经朋友的介绍,请人代购了印度生产的索非布韦,并在一个疗程之后进行的体检中,身体各项指标恢复到了生病前的正常水平。她向记者表示:“请人代购的价格是一万多人民币一个疗程(三个月),虽然比在印度直接买药贵了将近一倍,但是确实治好了我的病。如果将来有复发的情况,我会自己亲自到印度去走一趟,也正好实现我一直想去看看那个文明古国的梦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