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中国公民在泰国 难民之路不平坦


有些中国大陆持不同政见人士,因不堪打压而流亡到了泰国。他们最终希望以泰国为中转前往第三国,但是,他们在泰国遇到重重困难,申请庇护的机会渺茫,他们感到非常沮丧。他们当中,有少数得到庇护被送到美国。但多数仍在泰国“过一天算一天”。

来自沈阳的李斌就是一个。他大学毕业后到沈阳一家国企工作,和单位发生矛盾,上访又遭到殴打,最后只好利用旅游机会来到泰国申请避难。这位八零后周末给美国之音打电话,希望能得到关注。

联合国難民署(UNHCR)驻泰国机构网站显示,2012年1月泰国境内希望申请难民身份或者寻求避难的人有70多万人,有一些是中国大陆人士。根据海外民运组织的估计,这些人,积极活动经常“发声”者有几十人。每到六四,总有泰国异议人士举行各种活动,以示“纪念”。

*八零后大学生流亡泰国*

来自山西的李斌今年30岁。他大学毕业后到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工作,担任设计员,后来同单位发生矛盾,上访又遭到殴打。为此,他把事情登到网上,又遭到警方威胁。有报道说,他还试图到德国使馆避难,但被武警抓获,后来,单位将其领回并开除了他。2010年,他到泰国旅游,顺便“黑”了下来,申请政治避难。现在已进入第三年。他的愿望是,离开泰国前往第三国。

他对美国之音说:“我在中国因为政治言论和迫害没有办法待,所以就出来了。我要去其他国家,重新建立一个生活。我什么苦都能吃,去教中文,念个博士,或者自己开公司。”

不过,这条路并不好走。这些年来,有许多中国大陆异议人士,都在泰国“搁浅”。好多人在其申请遭到联合国难民署拒绝后,成为“黑人”,受到泰国当局拘捕。李斌接受采访时,正被关押在警察局。他说:“我已在监狱里被关10天了,不知道以后放不放我。我去泰国皇家警察局报案,因为有人打我,结果反被抓起来,联合国难民署那边也不管我。(记者: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我是在曼谷的警方拘留所。”

*一旦出国申庇就没有退路?*

有一些在泰国的中国人说,他们提出难民申请后,遭到中国方面的压力。李斌也对美国之音说,他到泰国后继续受到中国方面的压力。外出谨慎小心,生怕被人发现后告密。他还说,中方买通泰国人员,发现他这类中国访民或者异议人士便会进行打压。另外,他说,联合国机构以及一些西方国家的官僚作风甚至推诿令其很失望。但是他说“不可能返回大陆,也不能在泰国呆着,没有退路。”

李仲荣是李斌的父亲,他在得知儿子目前在曼谷困境后对美国之音说:“我的心情当然很沉痛,当然很担心啦,但是我会继续支持他,这是他的选择。我很沉痛,我没有办法啊!叫他克服困难吧!”

*林大军:联合国审批严格,是怕后续影响*

林大军是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委员会主席,熟悉在泰国的中国难民状况。他对美国之音说:“泰国和美国以及欧洲不一样,因为从中国出来比较方便,可以通过缅甸和越南过来。如果联合国难民机构对任何一个申请的人都给予(难民身份)的话,那末就可能造成来的人越来越多,成千上万,因此审批就比较严格一点,但是严格并不等于拒绝那些有条件的难民。”

联合国难民机构驻泰办事处网站说,2012年1月该机构为15万7千440人提供了帮助,这个数字约占当月70万零8千人总数的四分之一。2012年12月至2013年1月计划还将为15万余人提供援助。

去年和今年接受难民署安置到美国的旅泰中国异议人士包括河北资深民运人士吕洪来、广西作家曾节明和80多岁的国民党老军人孙树才等。

*中国难民在联合国机构前静坐*

不过,也有一些中国难民和政治异见人士,抱怨联合国难民署驻泰机构无视他们的难民和避难申请个案。申请遭拒的中国政治流亡人士郭庆海和庞晶,2010年10月曾在泰国联合国高级专员公署前,手举“人权机构,勿罔顾人权”等标语静坐示威。郭庆海也接受过美国之音采访,谈他到泰国后的遭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